歌第一章一 燕歌行(1)

    时光荏苒,岁月无声。

    一月之后。

    天行大陆,燕宵国,燕歌城。

    燕歌城在燕宵国西部,是燕宵国的第二大城,燕宵国与橘谷接壤,坐拥天行大陆第一险关云山关,与魔道隔关对望,其国力强大,号称天行大陆第一国,其地域广阔,绵延万里。

    燕歌城人流如织,此时一个青衫少年走在街上,一副寥落的神情,仿佛城里的繁华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那少年走到这条街最大的一间铺面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这间店铺大门十分宽敞,有四层高,门上挂着一块牌匾,写着映月阁三字,门口除了一个长相端正的青年伙计,没有什么客人进出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君,请问需要什么,本阁各种法器丹药齐全。”

    店铺门口的伙计对少年招呼道,说是招呼,隐隐却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请问,此处就是映月阁总店吗,请问阁主大人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道君,您找我们阁主干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想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伙计上下打量了少年一眼,觉得他衣着实在朴素,不像个买得起贵重物品之人,不过还是客气地道:“拜访就不必了,您有什么可以问我,我们阁主今天有大事,一早就出门了,您来得真是不巧。”

    少年点点头,有些遗憾地道:“我听说青潇派招弟子的考试在本城进行,不知在哪里?”

    伙计狐疑地看了一眼少年,眼中顿时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君,您问错地方了吧,我们映月阁是燕歌城最大的店铺,不是青潇派招收弟子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,在下只想见一下阁主,询问他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道君,您不用问了,青潇派招弟子的事,上个月已经结束,您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露出失望之色,朝映月阁楼上望了一眼,掏出一块玉牌递给伙计,道:“既然这样,麻烦将此物转交给立生阁主,就说小竹林的林非已经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接过玉牌一怔,道:“道君,您,您认识我们阁主,您和他约过吗?”

    少年挥挥手,道:“没有,但我不知道来晚了,所以麻烦跟他说一声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伙计拿着玉牌,低头一看,吃了一惊,这一块玉牌是映月阁顶级客人的玉牌,他这个级别还没资格接待,必须引见给掌柜,想不到这少年竟被自己赶走了,不由又急又恼,想要去追少年,却已不见他人。

    “不必追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蓝衣中年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伙计身旁。

    “阁,阁主大人——”

    伙计看见身旁的蓝衣人,顿时露出惊慌之色,他害怕自己赶走了贵客,阁主生气。

    蓝衣人手一伸,玉牌抓到他掌中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修为还不够啊,想进青潇派,难,只有找三个人才有用,一个是燕子尚,一个是常春子,还有一个是介素真人,有他们三个点头,才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青潇派掌门燕子尚身兼两个身份,一是燕宵国国主,二是青潇派掌门,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,乃是长老会的第二长老,地位之高,还在司马家的司马不斋之上,而青潇派第一长老常春子则是长老会的第四长老,身份也不低。

    伙计惊疑不定,问道“这少年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蓝衣人看着玉牌,道:“他呀,是一位老友的传人,那位老友说,他的修为刚刚突破到第三层筑基境,在青潇派,筑基境是刚刚起步,他去极客门或许还有机会,青潇派吗,本阁主觉得完全没指望。”

    伙计点点头,道:“是呀,阁主您再有本事,也不能推荐没本事的修炼者进青潇派。”

    蓝衣人呵呵一笑,道:“其实,进青潇派也不难,他若愿意做个杂役,管理些青潇派的日常杂务,倒也不是没机会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吐了吐舌头,道:“让一个筑基境的修炼者去做杂役,这青潇派也真够牛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叫强者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阁主您今天不是要去参加龙家和拾柴家的开鉴么,怎么还在阁中?”

    蓝衣人望了一眼伙计,那伙计猛然想起阁主平时教训的话,立刻抽了自己一巴掌,道:“不该问的别问,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蓝衣人自语似地道:“龙家和拾柴家今日开鉴,两家都是我的金主,我每年都要想尽办法找借口不去参加,今年找什么借口呢?”

    这时那伙计道:“阁主,小的贱内今天生产,若是没什么事,想找个人替半天,明天再补回来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蓝衣人眉毛一挑,道:“很好,借口有了,让你老婆到我家去生产!”

    那伙计一呆,随即明白过来,鞠躬道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一阵轻风吹起,街角有落叶飞舞。

    那位刚刚离去的少年,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痛失林兮涵,这段时间他埋头苦修以减轻心中痛楚,终于在半月之前突破到第三层,吴非破关出来,立刻找到林之羽,要求来青潇派完成任务,林之羽权衡再三,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    燕歌城的建筑很多是方方正正,大开大合,与舒城的精致相比,完全不同,这里人的服饰也大都是宽衣长袖,没有舒城的雕花锦绣,城里的修炼者进出不少,看来此地是个交通便利之地。

    现在吴非走在街上,心里有些郁闷,那青潇派招收弟子的考试已过,自己这趟怕是白来了,正想着要不要去青潇派找浩轩长老,忽然前面发出一片喧闹之声。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只见一间茶楼下围着一圈人,当先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青年,他手捧一件玉如意向楼上道:“那位姑娘,在下燕歌城龙少君,刚才与姑娘擦肩而过,一见倾心,劳烦移驾一见,莫让龙某一片相思付诸流水。”

    这自称龙少君的年轻人是一个筑基境中阶的修炼者,他长相倒也俊美,只是眉宇间带了轻佻之色,吴非觉得他与缙公子有些相像,但花心的样子还要胜过多多。

    只听楼上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喝道:“你这人有毛病,快走,我根本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接着,啪的一声,一个花瓶丢下来,碎了一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