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晦冥百绝转生瓶(1)

    泽儿搂着凤娅琪光洁的肩头,苦笑道:“哪有那么快,就算以那天的修炼速度,也要个把月才能修炼到筑基境!”他自从吞服了三脸蛇魔的妖晶后,一直有一种想要修炼的冲动,现在他觉得十分放松,欧阳丁香虽然将他们幽禁,但正好给他修炼的条件。

    凤娅琪没有穿泽儿给她的衣服,只是依偎在泽儿怀中,脸上无限温柔。

    泽儿取出一截花草的草茎,郑重地道:“别撒娇了,这是我们在玄女山里找到的紫茎神根草,我想,你现在也要开始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相信那位北山女巫的话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没有理由不信,而且,我深深怀疑,我就是魔君转生的天变魔体!”

    凤娅琪惊道:“那怎么办,要破除天变魔体,将魔君的木雕佛像毁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不行,如果那样,你就会死,这一切,都是魔君的布局,而我们不小心陷入局中!”

    凤娅琪惶然道:“那怎么办,我们只能期待魔君永远不要醒来了?”

    泽儿点头道:“希望魔君沉睡的时间越长越好,昨天北山女巫说的三个条件,你要破解魔童之身,必须成为修炼者,而且要修炼到凝气境以上,那样你才可以使用换心石和飞天还魂丹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时间上来得及吗,魔君沉睡前,好像说半年就可以醒来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最好你争取在它醒来前修炼到凝气境!”

    凤娅琪苦笑道:“这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取出几个瓷瓶,道:“我们抓紧吧,雪国三老和魔尊者的宝贝都在我身上,有这么多灵丹妙药,一定能赶在魔君醒来前修炼到的!”

    凤娅琪看着泽儿坚定的眼神,点点头道:“好,我们一起来破这个局!”

    看着凤娅琪将紫茎神根草一口一口吃下去,泽儿在心里想道:“飞天还魂丹我要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凤娅琪看到泽儿出神,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在想,我师兄能不能帮我?”

    凤娅琪哦了一声,道:“你是说那个吴非吗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是啊,他是个药修,不像我完全不懂药,他和我还有一个约定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那你跟他联络一下看看,愿不愿帮我们?”

    泽儿看了看周围,道:“我相信非师兄会帮我的,他应该是天行大陆上,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吧,只是这里不知道能不能发信息出去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泽儿掏出他和吴非联络的那块极品玉牌,这玉牌是可以传送文字讯息的,他在上面写道:“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玉牌上光芒一闪,随即熄灭,泽儿连试了三次,都没有回应,他叹了口气,道:“我师兄不是没收到,就是没看到。”他在玉牌上写道:“我要飞天还魂丹,拜托!”

    两人并不知道这石窟极深,当吴非收到这条信息,已在大半年之后。

    当泽儿和凤娅琪开始在北山的冰窟小屋修炼,天行大陆的另一端,吴非还未从九婴和大羿的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小竹林,笃宁山。

    一个山洞中,轻烟缭绕。

    吴非一个人躺在山洞中,此刻,他觉得自己四周黑暗混沌,九婴的身子已经不见,眼前只有漫天落叶,落叶的背景是沉沉的黑夜。

    黑暗中,吴非觉得有人在对面矗立着,却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对立着,像两座山峰相拱。

    这景象很是奇异,仿佛只有灵魂存在,而身体不知何物,如果没有什么打破僵局,一切都仿佛还要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吴非身外也十分安静,他床头放着一个黑黑的小丹炉,还有两把长剑。

    一个容颜清绝的少女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那少女抓起吴非一只手贴在自己脸上,泪水已无声滑落,这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的心爱之人林兮涵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,你偷偷炼器被器灵反噬,要是再过一个月还不醒,只怕永远都醒不来了,非儿,你,你快点醒吧!”

    林兮涵口中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丹炉,是师傅特意给你炼制的,她用了你自己的一滴血,她说,你用这个丹炉炼丹,品质会提升许多,以后跟人开鉴,胜率会大大提高!”

    林兮涵轻轻说着,吴非还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帮你把无忧古剑复制一柄,我已经完成了,你看看,完全看不出差别呢!”

    林兮涵在吴非耳边不停地轻语,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“叽叽——”

    洞外忽然传来几声鸟鸣,林兮涵轻轻放下吴非的手,来到洞外,洞外的草地上各色野花竞相开放,其中一朵色彩斑斓的菊花吸引了林兮涵的注意,她走到菊花边上,身子微微蹲下,奇道:“这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菊香暗送,这朵菊花的花瓣上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九色,林兮涵忽然心头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非儿种活的那株神隐九色菊!”

    林兮涵猛地伸手,将那株菊花拔了出来,只见菊花根上长着两段粗壮的根茎,林子焕曾跟她说过,这神隐九色菊是他送给他们的礼物。

    小竹林的典籍上有记载,神隐九色菊的根茎可以挤汁喝,是极品的灵药,林兮涵高兴得跳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回到洞中。

    来到床头,林兮涵将神隐九色菊的根茎切了一根,挤汁到吴非口中,想起林子焕的虚影曾经关照她,这个药汁要和冰灵丹同服,于是取出那枚冰灵丹喂到吴非口中,又用灵气慢慢推入到吴非丹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吴非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,林兮涵欢喜地低呼一声,加大了灵气的输入,她想让吴非的冰灵丹和神隐九色菊吸收得更快。

    此刻,吴非在混沌中霍地一震,因为他看见漫天的落叶已经凋零,一条人影正在朦胧中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你!”

    黑暗中走来一位少年,他青衣长衫,头戴方巾,竟是明朝书生的打扮。

    吴非骇然道:“不,你不是我,我也不是你!”他已经猜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,这将比他以往面对任何对手都要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