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北山石门外(2)

    “不信可以试试,不过,就算你刚才对本上师无礼,我还是可以放你一马!”叶上师似乎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“哦?”泽儿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叶上师威胁地道:“你小子还有什么倚仗,现在立刻放下手中法器,乖乖给本上师滴血认师,以后听凭我的调遣,本上师可以不计前嫌,收你为徒。”他说的滴血认师,其实是一种邪法,那是要抽取认师者的一缕魂魄进行封印,一旦认师者有不轨之念,叶上师动一动念就可以杀死他。

    除了滴血认师,泽儿还知道飞天境第九层的修炼者可以收修炼者为血奴,就算是元神境的修炼者,也可能成为血奴。

    叶上师说完这话,抛过来一个银色瓷瓶,泽儿一掌劈出,瓷瓶在空中粉碎,叶上师哼道:“给脸不要!”说完,一刀挥出,一道白光直劈泽儿头顶。

    泽儿瞬息闪开,他的脸色依旧冷漠,每次他的灵气进入这把极上魂之剑,就感觉自己像换了一个人,一种强烈的噬血**让他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你认栽,我也不会放你走!”

    泽儿的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到现在你还敢讲这话?”

    叶上师眼中杀气毕现,他双手连点,数十道黑光射出,落在泽儿身周的地上,这是叶上师最得意的对战阵法,叫做困兽阵,泽儿一旦触发,就会被束缚住,他的神奇身法就再也不能施展,叶上师是一个药修,像阵石这种转败为胜之物,身上收集得不少,况且泽儿的魂之剑和闪电身法都是千金难得,叶上师觉得泽儿的价值比找个好洞府要大得多,他现在的心思已经不是夺取此地,而是觊觎泽儿身上的宝物。

    泽儿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微笑,他回头望了一眼远处观战的众人,看到松德姆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,不禁哼了一声,道:“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叶上师冷笑道:“你说笑话么!”

    泽儿摇着头,抬腿朝叶上师的光网走去,他一迈步,叶上师口中念决,啪的一声,一团黑雾在泽儿脚底爆裂,泽儿身子一滞,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,叶上师一记刀光劈去,泽儿身子一矮,避开这道刀光,这次他没有使出魔影遁形的身法,因为动作慢,衣服上被刀气割开一道口子,肩上鲜血瞬间茵湿一片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两声爆裂,泽儿的双脚再次踩破两团黑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上师的光网像气泡一般破灭,他整个人和那柄长刀一起化作一道灰影,朝泽儿扑到,泽儿身子一挺,想要施展魔影遁形的身法,但身子好像陷入泥潭,完全不能幻化。

    只听嚓地一声,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只见鲜血飞溅,一条人影被拦腰劈为两段。

    叶上师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,喝道:“谁的死期到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——”

    泽儿的声音忽然从叶上师身后传来,他猛地心底一寒,再想移形换位,忽然发觉身上已经完全失去灵气,低头一瞧,只见左胸口透出一截剑尖,他浑身冰凉,绝望地道:“难,难道你有,有传说中的换,换心石?”

    松长恩听到那惨叫声,忽然心底一颤,一转头,刚才站在他身旁的松德姆原地消失,突然不知去向,再向场中一看,身子晃两下,一下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场中被劈为两截之人,正是松德姆,此刻他惨嚎着,半截身子还在颤动,显然他还未死绝,形状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松长恩身旁的那对孪生姐妹几乎同时喷出一口鲜血,随即两人脸色煞白地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在出手之前,泽儿就已经将神念锁定在松德姆身上,昨天他刚刚对尸魂用过这招,不过昨天他是把身子跟魔君的木像调换,今天是对松德姆使用,果然一击奏效。

    叶上师脸上肌肉抽搐,他哀求地道:“道,道友饶命,小的知道错了,请放在下一马,在下马上就滚!”

    泽儿本来要用极上魂之剑将叶上师魂魄抽出,闻言一怔,他看到叶上师心口已被扎透,暗道:“这家伙明明已经死定,还要我饶他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的心脏可以再生,还是根本不在左边?”想到这点,泽儿猛然一惊,如果叶上师的心脏不在左边,那现在他就还没有最后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只见叶上师口中喷血,他忽然咬断舌尖念出一句咒语,双手骤然反转,一颗硕大的头颅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,一下和泽儿变成面对面,他双手死死抱住泽儿,咒骂道:“小子,你以为自己赢定了么,你可以换身子,我就不能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邪术修炼者?”

    泽儿怒发冲冠,他知道某些修炼邪术的修炼者非常可怕,像有一种翻转的邪术,可以将身子翻转一次,这样他刚才明明刺中左胸,也可以伤在右胸。

    叶上师双手掐住泽儿的脖子使劲用力,他狞笑着道:“你才知道么,可惜晚了,你应该也收几个神奴的,而不是娶妻!”

    泽儿恍然道:“原来阁下不但会翻转,还会使用神奴替身,这是邪恶的邪术!”

    神奴替身术是修炼者对自己的神奴或魔童使用的法术,叶上师的翻转术并没有学完整,他翻转之后,还是伤在心脏,但是他调换了一个神奴的心脏,所以才能够做到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松长恩边上的一个女子惊呼一声,身子骤然一挺,再也不动,她口鼻中都溢出鲜血,头发和肌肤瞬间苍白干瘪,眼眼睁睁看着变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泽儿冷冷一笑,道:“我看你能换身几次!”他忽然一把抽出极上魂之剑,一剑捅在叶上师左胸上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叶上师脸上带着惊愕之色,他不相信一个第一层的修炼者可以在他全力之下运用自如,除非他是个魔修,在修为上也丝毫不弱于自己。

    泽儿一剑刺入叶上师的胸口,这才分出手来去扳他双手,叶上师大叫一声,脸上露出骇然和惊恐之色,他身子再次翻转,拔脚就向人群冲去,在这一瞬间,叶上师再次使用了神奴替身,将自己的心脏换成另一个神奴的心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