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北山石门外(1)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上师狞笑着道:“这位小友,为凡人的这点破事,我们至于生死相搏吗?”

    泽儿呵呵一声道:“因为你长得太丑,我觉得你活在这个世上没什么意义,不快点滚,实在讨厌!”

    叶上师终于忍耐不住,暴怒道:“好,本上师就接受你的挑战,我倒要看看,你有几条命可以拿来冒险,你说,我们在哪里对决?”

    泽儿目光一扫,冰冷地道:“就在这里,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所有人呼啦一下退了开去,瞬间腾出一块方圆四五丈的空地,凤娅琪轻轻在泽儿额头一吻,道:“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道:“小心什么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不要让这死胖子跑了!”

    叶上师哼了一声,暗道:“等下我杀了这小子,非要收了你做我的神奴,明克苏仑的这两个婆娘,跟这丫头完全不能比,嘿嘿,等下到晚上才要你知道本上师的厉害!”

    凤娅琪慢慢退了开去,泽儿朝众人道:“为了大家安全,请再退出去十丈!”众人闻言,再次退后。

    叶上师脸上横肉一颤,他刷地从宝囊中抽出一柄长刀,这长刀足有六尺长,银光闪烁,显得十分灵动。

    泽儿哼了一声,道:“想不到你这种修炼者,还有一件这样的法器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有品阶的法器,就算大门派的弟子,也不一定能拥有!”

    叶上师说着,脸上不无得意。

    泽儿摸着宝囊,淡淡道:“你的法器在我眼里,连渣都不如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现在滚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这时远远观战的凤宏琪担忧地道:“妹妹,这个泽儿是在吓唬叶上师吗?”他这么问,边上的古思彼、里索族和阿鲁族族长都投来疑惑的眼神,要知道修炼者之间的战斗一旦没有结果,他们这些凡人可是会遭殃。

    凤娅琪信心满满地道:“我要是能亲自出手就好了!”她这话说得边上几人一头雾水,凤宏琪当然不知道,凤娅琪已是大魔童的身份,若是魔君不陷入昏睡,她要取叶上师的性命,也就是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叶上师嘿嘿笑着,道:“小子,本上师真是怕死了,现在我也给你一个机会,你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,将你的新娘子送给我做神奴,我或许考虑放你一马!”其实就算泽儿真的这样做,他也不会饶过泽儿。

    泽儿摇摇脑袋,缓缓从宝囊中抽出他的极上魂之剑,一股幽冷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叶上师望着泽儿的那把剑,脸上顿时变色,他怔了片刻,骇然道:“这剑上附带阴魂,你,你这是什么剑?”

    泽儿手指一弹剑面,发出叮的一声,他无情地道:“不错,但是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!”话音一落,他身子蓦地消失在原地,随即一道剑影在叶上师胸前出现,这一剑十分诡异,完全没有征兆。

    叶上师脸上带着古怪,身子忽然烟雾一般消散,原来他一发觉不对,就已经移形换位,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泽儿一剑刺空,略微出乎意料,想不到这叶上师也有奇异的身法,随即听到身侧有风声袭来,他身子一闪,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,又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叶上师一刀劈空,脸色变得无比凝重,想不到这少年的身法如此奇异,看来他就算不是魔修,仅凭这身法就足以和他抗衡,难怪这小子之前说话那么狂妄,原来倚仗的就是身法和法器。

    泽儿并不着急,只要叶上师移形换位一出现,立刻闪到他身后就是一剑,叶上师打得毛骨悚然,他的移形换位只能在一丈的范围内使用,不像泽儿可以大范围的遁形,这么打下去,他只怕连摆脱都摆脱不了。

    上次和吴非一战,泽儿也有领悟,他不再是一味强攻,要知道泽儿的修炼已经改为魔道,灵力上并不弱于叶上师,只是把握机会的能力稍逊一筹,所以这次他打得很有耐心,泽儿不相信找不到叶上师移形换位的规律。

    叶上师心里叫苦不迭,修炼者的对战,修为是一道鸿沟,他无法破解泽儿身法的玄妙,除非他也有魔影遁形的能力,而且就算他是筑基境修为,面对极上魂之剑的攻击,也不见得防护罩就能抵御。叶上师此时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完全想不到会遇到这样一场对战,他此时宝囊中很多宝贝都用不出来,只要自己一停留,就可能被泽儿一剑穿心,看来这次真是八十老娘倒崩孩儿,栽到家了。

    远远众人看得清楚,都是惊诧万分,他们都以为泽儿不可能是叶上师的对手,就算泽儿再厉害,最多也是有什么技法,可以在关键时刻逃脱,对于修炼者来说,若是为凡人拼命,大多时候是发现不妙,立刻遁走。

    观战人中,脸色最难看的是明克苏仑族族长松长恩,他朝两个女子低声道:“你们姐妹有没有办法帮助一下主人,他若死了,你们也活不成!”

    原来那对孪生姐妹也是松长恩的女儿,两人十八岁那年跟了叶上师,松长恩正是借此当上了明克苏仑族的族长,那两个女子哭丧着脸,姐姐道:“主人一开始没有和我们灵气通感,现在上也是白上!”

    七八次移形换位后,叶上师险象环生,有两次泽儿的魂之剑就贴着他的面颊擦过,他的左肩胛还负了伤,被泽儿一剑洞穿,不禁惊叫道:“我认栽,我认栽啦!”

    泽儿哼了一声,道:“现在才认栽,晚了!”他一开口,叶上师找到间隙,一把从宝囊中掏出数件东西,劈手朝四周甩出,只听轰轰数声,围观人群再次退后,而叶上师双手闪电般结印,在他身周,出现了一张光网,像个笼子一般将自己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叶上师喘息着吞下一枚回复丹,脸上露出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叶上师狞笑起来,得意地道:“小子,你是很厉害,不过,现在你已经没有胜算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泽儿脸色依然冷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