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泽儿的婚礼(5)

    里索族族长神情有些郁闷,他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在这里住了几十年,想不到也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古思彼一怔,问道:“族长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阿鲁族族长反而奇怪起来,道:“你们不知道意思,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们这里不能住凡人了?”

    古思彼十分奇怪,难道明克苏仑族这么厉害,不但霸占了这片地方,连原来定居这里的其他凡人也要全部赶走?便问道:“是和我们一起从雪国迁徙来的明克苏仑族么,他们原来是要求我们天亮前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阿鲁族族长也诧异起来,道:“明克苏仑族?我们不知道啊,我还以为你们要在搬走前办一次婚礼。”

    凤宏琪惊问道:“这里为什么不能住凡人了,难道这块地方被哪位道君看上了?”

    里索族族长点头道:“不错,有一位道君大人看上这块地方,要在这里修建洞府,让我们全部搬走。”

    凤宏琪啊了一声,道:“我说怎么明克苏仑族不来找麻烦了,原来他们看上这里,这里又被别人看上了。”

    里索族族长摇头道:“明克苏仑族我们不了解,但那位叶上师却不是我们可以开罪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交谈一番后,古思彼和凤宏琪才明白过来,原来里索族和阿鲁族的族长并不是专心前来贺喜,而是想和他们商议要被赶走的事,以里索族和阿鲁族的实力想要对抗叶上师完全不可能,因为他们族人中,只有两个半神根的修炼者,两位族长来这里的目的,是看看鄂雅族能不能和他们联手对付叶上师。

    古思彼皱眉道:“我们原来以为是明克苏仑族赶我们走,那位叶上师是什么人,他不知道这里离北山禁地很近吗,就不怕那位北山女巫找他麻烦?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阿鲁族族长叹息一声,无奈地道:“那位叶上师是一位药修,此地虽然离北山禁地很近,但他只要不进入禁地,应该还是没有危险,反正我们凡人就是这样,总被赶来赶去。”

    古思彼沉吟道:“若是这样,我们也只有再次迁走,只是不知道哪里还有安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凤宏琪忽然一皱眉道:“叶上师?这名号我好像听过,啊,他,他就是明克苏仑族的靠山!”

    凤宏琪话音未落,忽然头顶远远地传来一声嗤笑,有人开口道:“谁在背后说明克苏仑族的坏话?”

    那声音十分刺耳,像针一样刺入每个人的耳中,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泽儿在台上眉头一皱,道:“你等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,只见天上一片云彩落下,从云中走出六人,这六人四男两女,当先一人是个中年胖子,他年纪在四十上下,一对鱼泡眼,双下巴十分明显,头上挽着一个发髻,其余头发扎成一束披在脑后,唇上留着两撇短须,身上的衣服是一件黑白格子的大袍,看上去倒是有些道行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中年胖子的身后跟着两个女子,两人长相相似,连身材都一样略显臃肿,本来不算难看,但脸上涂的脂粉太重,让人看不出实际年纪,以她们的身材,应该是三十左右。

    三人身后是一个老者和两个年轻男子,那老者五十开外,身形魁伟,红脸膛,上身是玄色的皮袍,下身围裙长靴,三缕长须,一对桃花眼,眼神似醉非醉,只是此刻满脸郁闷。

    那两个年轻人,一个壮实,一个干瘦,壮实那人眉宇间带着一股煞气,显然是个凶悍之徒,而干瘦那人长相十分猥琐,最让人觉得丑陋的是,他人中位置还长了一颗豆大的黑痣,黑痣上一撮短毛飘荡,让人感觉吞了一只苍蝇,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六人,为首的胖子名叫胡叶,乃是一位筑基境修为的修炼者,他就是刚才众人议论的叶上师,药修分为初师、次师、大师、宗师和师圣,那位胡胖子的药修级别是次师,他觉得叫次师不好听,于是自称上师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子是一对孪生姐妹,是叶上师的神奴,后面三人中的老者乃是明克苏仑族的族长松长恩,那两个年轻人都是他儿子,壮实的那人叫松今丹,干瘦的叫松德姆,小时候欺负过凤娅琪的正是那干瘦的松德姆。

    这小河的地段实在太好,虽然灵气并不充裕,但此地既可以在两岸放牧,又可以去对面森林伐猎,松长恩一时欢喜起了贪念,他想连里索族和阿鲁族一起赶走,经过调查,松长恩发现里索族和阿鲁族虽然有些靠山,但并不强大,所以请叶上师亲自出马,想不到叶上师一来这里,竟然喜欢上此地,要在这里修建洞府,于是连明克苏仑族也要迁到下游去。

    凤娅琪一把抓住盖头扯下,她看清落下的六人,冷笑道:“不错,是明克苏仑族族长,还有他的两个流氓儿子!”

    其实小时候欺负凤娅琪的是松德姆,松今丹是松德姆的哥哥,也被凤娅琪划到流氓一类而已,实际上这两人是明克苏仑族最骁勇善战的两个战士。

    泽儿看到凤娅琪揭开盖头,她长发梳得整整齐齐,头上除了鄂雅族特有的发饰外,还插了一支凤钗,她小脸如玉、大眼灼灼,那双唇微微翘起,竟是说不出的感性和妩媚,一时不由痴了,喃喃道:“琪儿,你打扮出来真好看!”

    凤娅琪的肌肤其实十分白皙,但她防人之心甚浓,从小涂黑脂养成习惯,大部分时间并不以真面目示人,即使和泽儿在一起,也没有装扮过,但现在举行婚礼,自然打扮得高贵美丽。而且,她头上的凤钗是泽儿从大明带来,和那个长命锁本是一对,可惜长命锁在佛国金河寺,被萨都剌一箭射坏,到现在还未修复。

    看到泽儿丢魂般的模样,凤娅琪灿烂一笑,接着又嘻嘻一笑道:“我平时怕被坏人注意,所以总是才弄得丑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真好看。”泽儿由衷地道:“以后我来保护你,你就漂漂亮亮地走出去,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,我欧阳济泽的妻子,是天下最美的女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