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北山女巫(5)

    明夫人眉头一皱,目光望向远方,不知道太鲁长老有没有追到李木客他们,她觉得鱼儿姑娘既然有了缙儿的血肉,应该还是会回心转意,只不过以查夫人的脾气,一定会要出口恶气,说不得自己只好认栽了。

    泽儿对琴萱道:“其实,明缙若是亲自追去道歉,说上一番后悔的话,也未必没有转机,但他太听母亲的话,让人觉得心寒!”

    琴萱白了泽儿一眼,道:“这次你总算说了点正经话,不过,你说鱼儿姑娘会不会回来?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我觉得不会,刚才明家那样对待人家,换了我是不可能回心转意的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,你是只为自己着想的那种人,我觉得鱼儿姑娘肚子里已经有了明家骨血,应该还是会借机下台的!”

    琴萱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这时湖面又是一道波澜掠起,片刻后三条人影落在天台上,正是刚刚离去黄衣查夫人和那蓝衣鱼儿姑娘,他们身后跟着太鲁长老,却没看见瑾松城城主李木客。

    查夫人脸上带着嘲讽的眼神,明夫人和她目光一触,不由心虚地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鱼儿姑娘脸上带着泪痕,她看见缙公子脸上闪烁着欣喜之色,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缙哥哥——”说完就要朝缙公子扑去,查夫人一把拖住她喝道:“站住,你就那么作践自己!”

    琴萱哼一声,对泽儿道:“看见了吧,她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查夫人拉着鱼儿姑娘站在那里,冷冷看着明夫人和缙公子,明夫人有些尴尬,她推了推缙公子,缙公子醒悟过来,几步来到鱼儿姑娘面前扑通跪下。

    明夫人嗫嚅了半天,才道:“查夫人,鱼儿姑娘,刚,刚才是我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查夫人目光冷冷扫来,道:“刚才是谁说的,哪个不要脸的女人,想赖上我家缙儿?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明夫人心中恼火,却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查夫人紧逼着问道:“那我们刚才是不是来胡搅蛮缠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是我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明夫人咬牙回答。

    查夫人提高声音,又道:“是不是我们李家不好好管教女儿,让人占了便宜,要赖上你们明家?”

    这些是刚才明夫人斥责查夫人和鱼儿姑娘的话,现在全被查夫人反问回来,明夫人心中郁闷,但也只能接受,谦卑地笑道:“查夫人说笑了,这些都是气话,当不得真,夫人和鱼儿姑娘既然肯回来,那我们还是坐下好好商量吧?”

    查夫人叹了一声,道:“但是,刚才最后的鉴别不是没有结果吗?”

    明夫人尴尬地笑道:“刚,刚才没办法,不是有达日家的人在,缙儿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查夫人道:“原来我们李家只能捡漏,达日家不要了,才轮到我家鱼儿?”

    明夫人依然赔笑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都是明家做事不周全,得罪了大家,请多多担待!”

    查夫人冷笑着道:“好啊,要我担待,那请明夫人在这里跪下给我家鱼儿和我磕三个响头,说三声我错了!”

    明夫人脸上一阵红白,查夫人这个要求实在太过,好歹她也是有身份地位之人,明夫人心中暗道:“缙儿已经给她跪下,若是让我也给她跪,实在丢人丢得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明太能一言不发,他觉得自己儿子一直被他母亲宠坏,在外面逢场作戏、不负责任,这个时刻让她受点教训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缙公子叫了一声母亲大人,明夫人咬咬牙,心想:“今日我且让你得意,以后找到机会,再把场子找回来!”想到这里,她上前撩衣跪倒,连磕三个响头道:“都是我的错,请查夫人和鱼儿姑娘原谅!”

    查夫人不去看明夫人,一直不做声,明夫人那么跪着,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缙公子忍不住道:“查夫人,鱼儿姑娘,我娘都跪了半天了,你们倒是说句话呀。”

    查夫人这才点点头道:“好,大家都看见了,既然明家认错,那我们李家就担待一回好了!”

    众人松了口气,以为接下来明家会继续办婚礼,只不过新娘换成了瑾松城李家的姑娘。

    谁知查夫人拉着鱼儿姑娘的手,瞥了一眼缙公子,道:“既然明家承认了一切都是你们的错,那我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,各位,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明夫人一呆,猛然跳起来道:“查夫人,你什么意思,我们赔礼也赔了,道歉也道了,你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查夫人冷哼道:“没怎样,我们李家一没有要你们赔偿,二没有对你们责罚,而且,大家都看见了,我刚才已经表示了担待,难道我们走还不行?”

    明夫人竟然结巴起来,道:“可,可是鱼儿姑娘腹中有我家缙儿的骨血啊!”

    查夫人冷冷道:“我们就当被狗咬了一口,这孽种,我们回去就打掉,不会再给你们明家添麻烦的!”

    明夫人和缙公子闻言目瞪口呆,这查夫人回来,只是为了出一口气,完全不是为了给鱼儿姑娘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鱼儿眼泪又流了下来,哀求道:“娘,娘,您就让我和缙哥哥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查夫人严厉地道:“今天这场婚礼,他是为达日家准备的,我们李家再下贱,也不能如此屈就答应,就算真要原谅,也要这小子带上厚礼来瑾松城隆重求亲,到时你爹爹肯接受,再安排日子结婚,否则想也别想!”

    鱼儿哭哭啼啼对缙公子道:“我,我今天先跟娘回去了,你要是真的心中有我,过两天要来瑾松城求亲啊!”

    缙公子张口结舌,道:“鱼儿,我,我——”他我了半天,看着明夫人竟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泽儿摇摇头,暗道:“缙公子没有自己的主见,他身份再尊贵,家庭条件再好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眼看查夫人带着鱼儿姑娘转身离开,缙公子有些沮丧,道:“娘,娘,孩儿今日成不了亲了吧?”

    明夫人咬牙切齿,恨恨道:“瑾松城李家,你们给我等着!”回头对缙公子道:“你急个什么,实在不行,在我们秋芽城附近找个凡人也要让你今日成亲,反正不能让你去北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