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跟我去秋芽城 (3)

    泽儿摆摆手,道:“这种事,我才懒得说!”

    琴梵松了口气,对泽儿幽幽道:“你刚才问明家是什么,我告诉你,明家是秋芽城的一个修炼之家,以前他家在我们阿布崖国,不知为什么迁到秋芽城,听说以前他们家是隐神根,到近六十年才突然崛起,现在在秋甸国举足轻重,很有份量,只是和我们琴家一直有罅隙。”

    泽儿哦了一声,道:“这么说来,琴家和明家有恩怨,但还算不上是世仇?”

    琴梵点点头,若两家是世仇,怕是她跟缙公子根本不可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泽儿若有所思,琴梵见他不语,拉着琴萱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俩人刚走到门口,忽然大地咚地震动了一下,发出嗡嗡的晃动。

    琴梵和琴萱脸色大变,琴梵惊道:“不好,有人攻击我们家的防护大阵!”

    外面一阵骚动,不少人跑了出去,琴萱和琴梵相顾失色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你们逃不了的!”一个悠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下面人家,能做主的出来一个!”另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泽儿脸色一变,道:“第一个是文芮大师!”

    琴萱惊道:“天上那人是个药修?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震惊,想不到文芮大师这么快就追来了,他口中说道:“不是,这个大师,是佛国八大金刚的称呼,不是药修!”

    琴萱惊慌地道:“佛国,他们不是很少和其他国家交流么,跑到我们阿布崖国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不去理会,走到凤娅琪身旁,低声道:“那个文芮大师又来了,我们要离开啦!”

    琴梵推开大门,只见空中一道云头上,正站着三条人影。

    地上有两人破空而出,其中一人正是琴隼,只听琴隼对防护阵中的人传音道:“大家不要慌,都给我呆在原地!”

    琴梵颤声道:“爹爹和叔叔出去了!”

    琴家家主名叫琴翼,他的修为是结丹境高阶,不但是硕城第一人,在阿布崖国也算得上人物。

    琴翼来到半空,遥遥行礼道:“琴家家主琴翼在此,不知三位前辈光临,还请恕罪!”

    云头上站着三人,两高一矮,中间那人生得短小精悍,唇上三缕短须,正是文芮大师,他身旁两人穿的是露肩的僧袍,形象十分凶恶。

    文芮大师傲然道:“你们是这一家之主?”

    琴翼恭敬地道:“不错,在下硕城琴家家主琴翼,不知三位前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哼道:“我们是什么人,你等不必知道,我们在追踪一个器灵魔魂修炼的大魔童,现在她逃到你家,请立刻打开防护阵,让我们下去缉拿凶手!”

    上次文芮大师在瑾松城放跑泽儿,回去后被音了狠狠责罚一番,因为萨都剌死在玄女山,三人不敢单独追击,此时乃是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琴翼犹疑地道:“我们琴家怎可能有大魔童?”他心中紧张这三人是冲着琴家新得到的云石而来。

    文芮大师瞥了一眼琴翼,冷冷道:“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琴翼一怔,道:“什么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琴隼却是一惊,他想起泽儿说的话,问道:“是不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?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琴隼,道:“哦,你见过了?”

    琴隼恭敬地道:“不错,老朽是见过两个少年人,但他们未必是什么大魔童。”

    文芮大师身后的碧允大师露出不耐之色,他脸上凶光闪现,道:“打开防护阵,不然,让你琴家立刻化作瓦砾之地!”

    琴翼和琴隼互相对望一眼,琴翼施礼道:“三位前辈少安毋躁,请问我们琴家倘若交出那两人,三位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?”

    这时屋内的琴萱对泽儿惊道:“你是大魔童?”

    泽儿冷冷道:“我不是,你打算将我交出去么?”

    琴萱道:“这事由爹爹和叔叔的决定,我做不得主。”

    泽儿冷哼一声,背起背篓,扶着凤娅琪走到挖开地砖的位置,道:“我现在要走了,你们跟我一起走么?”

    琴梵身子一跃,出现在泽儿身前,道:“你们不能走,你们走了,我们琴家会被害惨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琴萱也挡在身前,道:“原来你早有打算,存心害我们琴家!”

    泽儿冷笑道:“我话早说在前面,你们琴家的人害怕云石的事情被人知道,非要扣留我们,现在自食其果!”

    泽儿沉声道:“我数三,你们再不让开,本少可要下杀手了!”

    琴梵拉着琴萱身子退后两步,道:“你们走不了的,这间屋子的禁制虽然不在地下,但我们琴家的防护阵却在地下也有,不信你试试!”

    泽儿一惊,他右手按在传送石上念出传送的咒语,一圈红光闪过,他身子向后猛地被震出两步,却没有传送走。

    琴萱冷笑道:“怎么样,走不了吧?”

    泽儿瞥了一眼门外,道:“只要你爹爹打开防护阵,让那三个家伙下来,我就可以逃走!”他说完又掏出数枚爆炎弹丢在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琴萱惊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狠狠道:“我们若是逃不走,就炸死自己!”

    其实泽儿并非要炸死自己,要知道启途珠追踪的是魔君的气息,泽儿若不消除自己的痕迹,那文芮大师他们追踪他就要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琴萱傻傻道:“炸死自己有用吗?”

    泽儿冷笑道:“我死了,也好过落在他们手里被炼魂!”

    琴萱道:“那我们琴家呢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你们琴家么,有可能被那三个家伙灭门!”他口中这么说,心里倒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琴梵惊道:“你说什么,为何我们琴家会被灭门?”

    泽儿拉开衣襟露出颈项上的那串佛珠,对蹲在门口的阿豪道:“你现在告诉他们吧,我是什么身份!”

    阿豪恭敬地道:“这位泽儿兄弟,乃是佛国的转世小佛主,天上那三个,是佛国篡位佛主派来追杀他们的杀手!”

    琴萱和琴梵惊得目瞪口呆,琴萱身躯剧震,道:“你,你为何一开始不告诉我叔叔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种事,不到万不得已,怎么可以说?”

    此时天上忽然咚的一声巨响,接着大地剧震,琴梵几人站立不稳,跌得东倒西歪,屋内的神龛被震得跌落下来,那张方琴震得掉在地上,连墙壁都裂开了数道缝隙。

    阿豪惊道:“不好,那三人下手了,正在攻击防护大阵!”话音刚落,又是一道剧震传来,琴梵叫道:“我爹爹他们怎样?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那三个家伙突然出手,你爹爹受伤掉了下来,你,你叔叔他只怕不行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