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跟我去秋芽城 (2)

    秋甸国与阿布崖国乃是邻国,中间只隔了那片小雪之地。

    阿豪有些摸不着头脑,道:“不错,在下有点印象,我是从秋甸国来的。”

    长相甜美的少女道:“这位大哥,你秋甸国去得多么?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在下住在秋芽城,您说多不多?”

    清秀的少女喜道:“太好了,那秋芽城的缙公子你一定知道和认识吧?”

    凤娅琪一听,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,不由撇撇嘴。

    阿豪哈哈一笑,道:“真是巧了,在下和缙公子有过一面之缘,他当日还教过我一套七搧拳呢!”

    当日吴非路过秋芽城,和泰朿公主一起误闯缙公子的聚会,缙公子为了表现,教阿豪七搧拳,自己又用蝴蝶穿花的身法闪避,后来缙公子想要亲近泰朿公主,结果被吴非打败,出了个大洋相。

    清秀少女看着阿豪,突然想了起来,道:“你,你就是上次在缙公子聚会上,上台出丑的豪哥!”

    阿豪不好意思地笑笑,道:“原来两位姑娘也在呀,不错,正是在下,那天我确实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清秀的少女道:“我叫琴梵,这位是我姐姐,她叫琴萱。”

    阿豪诧异地道:“原来你们就是琴家的二位小姐,久仰,我说怎么好像哪里见过,不知现在找在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那琴梵脸上带着忧色,道:“你要是回去,能不能见到缙公子?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缙公子乃是秋甸国修炼之家明家的公子,我一个寻常的修炼者,一般可是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琴萱问道:“一般见不到,但想想办法还是见得到吧?”

    阿豪点头道:“不错,秋芽城要是有什么重大的拍卖或比试,缙公子还是经常会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琴梵脸上露出欢喜之色,道:“豪哥,你能不能帮我带一句话给缙公子?”

    阿豪点头道:“没问题,在下只要回秋芽城,一定想办法当面带到,但我要在这里关两三个月,那么晚带信过去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琴萱噘嘴道:“来得及,我们两姐妹被禁足了,修为不能突破一阶就出不去,谁知道还要多久。”

    琴梵脸色一红,取出一块红色的玉片递给阿豪,她要带的话就存在这玉片中。

    阿豪接过玉片道:“好的,等在下回去,一定带到!”

    琴梵取出一个玉盒递给阿豪,道:“这个是缙公子之物,若是缙公子不肯见你,你拿这个给他便是!”

    阿豪收好玉盒,道:“姑娘放心,阿豪一定带到!”

    琴梵又取出一个宝囊递给阿豪,道:“这是给你的酬劳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阿豪并不接手,道:“不必感谢,倒是胡老大这次带的货物,琴家已经收下,能不能麻烦姑娘说一声,等此间事了,我们的报酬,还请琴家按数支付!”

    琴萱拍拍胸口,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爹爹和隼叔叔刚刚安排人在验收,等清点完毕没有问题,你们的运费保证分文不少。”

    阿豪大喜道:“太好了,多谢两位姑娘告诉我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一怔,暗道:“这两个丫头是琴家家主的女儿,琴梵喜欢那个什么缙公子,难道他们两人心生爱慕、暗通款曲?”她倒是觉得琴萱比琴梵要可爱许多,尤其脸上的酒窝十分招人爱。

    阿豪推辞一番,还是收下了琴梵的宝囊。

    琴梵关照道:“我们琴家和明家不相往来,虽然算不上深仇大恨,但见面彼此也没有好脸色,我让你带的东西,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了!”

    阿豪苦笑一声,道:“是,我一定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泽儿刚刚吸收的是三脸蛇魔的妖晶,灵气正运行得舒畅,不想被两个丫头打扰,十分不悦,这时他开口道:“你们运送的是什么破东西,搞得这么神秘,还不许我们走?”

    琴萱诧异地道:“你不知道这次运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堆破石头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!”泽儿哼道。

    琴萱嘿嘿一笑,道:“你是哪块泥地里钻出来的,竟然说云石是破石头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道:“原来是云石啊,这么多云石,可以炼多少云精?”

    琴萱冷笑道:“没见识,偏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!”泽儿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琴萱噘嘴道:“就是稀罕,要不怎么可能关你三个月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是因为你们琴家的人有病!”

    琴萱瞪着泽儿道:“本姑娘不跟你斗嘴,你们两个听好了,我和妹妹来过这里,谁也不要说,走的时候,本姑娘自会给你们好处的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那缙公子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琴梵顿时脸上出现愠色。

    琴萱见妹妹生气,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提缙公子的名字!”其实她见过缙公子,缙公子对琴萱更为殷勤,只是琴萱知道妹妹喜欢他,也就跟他保持距离,不敢有其他念想。

    泽儿冷冷道:“缙公子是明家的人,明家又是什么东西,他叫明缙么?哪天让他给我欧阳济泽提鞋子好了!”

    琴萱怒不可遏,指着泽儿鼻子骂道:“小子,你是找死么!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道:“琴梵姑娘要传什么话,我没听见也能猜到,不过,我劝你还是省省,那个缙公子就算真的喜欢你,也不会跟你私奔!”

    琴梵身子一晃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泽儿不屑的道:“不为什么,这种事,本少用脚都能想明白!”

    琴萱大怒,呼地一巴掌抽过来,泽儿身子一闪,出现在琴萱身后,琴萱一怔,想不到泽儿身法这么快,她身子一转,狠狠一脚朝泽儿小腹踹来,这一脚带足了灵力,若是被踢中泽儿必然重伤。

    泽儿身形一转,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。

    琴萱一呆,她从没见过身法这么快的修炼者,连父亲都好像做不到,忽然后心一凉,身后传来泽儿冷冷的声音:“你再动手,信不信我废了你!”

    琴萱身子一抖,骇然道:“你,你这是什么身法?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吗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不是修炼魔道的修炼者?”

    “什么神道、魔道,我想修炼啥就修炼啥,三个字——我喜欢!”

    琴梵拉住琴萱,眼中露出浓浓的戒备之色,道:“你修炼什么我们不管,但今日之事,谁都不可以说出去!”

    魔道和神道各自生产的物品不同,神道出产丹药、法器,魔道出产灵兽、妖晶,魔修有一小撮会冒险穿越空间裂缝到神道来,进行一些私下交易,他们只要隐藏身份不做坏事,也不会遭到追杀,实际上也有少数神道修炼者悄悄跑去魔道去做交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