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跟我去秋芽城 (1)

    阿豪吓了一跳,道:“小兄弟,您,您真的是转世小佛主?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道:“不错,音了那厮是杀了老佛主篡位的,所以现在全力追杀我!”

    阿豪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朝泽儿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,道:“阿豪参见佛主大人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算了,我现在算什么佛主,连小命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阿豪焦急的道:“这么说来,传说是真的了,琴家现在很危险?”

    泽儿哼道:“琴家危不危险我不知道,但他们是自找的,那些破石头有什么要紧,看得跟宝贝似的,对了,说半天,你到底跟不跟我走?”

    阿豪为难的道:“我若走了,胡老大他们收入就拿不到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逃命,再说,你以为验货完毕,琴家会奉上报酬?我看不杀了我们灭口就算好的!”

    阿豪摇头道:“这点不会,我们又不是魔道人,琴家虽然小气,但答应的事,还是不会反悔!”

    泽儿拉过一个垫子坐下,他拍着地上的砖,脸上露出轻松之色,道:“我们只要逃走,就会连累你,你不走,他们也不一定会付给你报酬。”

    阿豪脸上露出坚毅之色,道:“他们不给,是他们的权力,我不走,是我的原则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道:“好吧,你要这么迂腐,我也不强迫,这样吧,我们走了之后,也不用过三天,你直接告诉琴家人我俩的身份,让他们害怕去吧!”

    阿豪尊敬的朝泽儿又拜了一拜,道:“多谢小佛主!”

    泽儿哈哈一笑,道:“你这么称呼,我一点都不习惯,要不你叫我泽儿吧,我现在还不是佛主呢!”

    阿豪恭敬的道:“是,没有外人的情况下,我还是称您为佛主吧。”

    泽儿无奈的道:“随便你,反正现在时间还早,我们先休息一下。”说完,他从宝囊中取出水和食物,对凤娅琪道:“要不要我喂你?”

    阿豪刚才已把泽儿当成小佛主,可他一转头居然说出这么肉麻的话,让阿豪实在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凤娅琪脸上一红,她伸伸手脚,瞥了一眼阿豪,道:“没关系,我吃东西还是可以动。”泽儿道:“那好,你先抓紧时间吃点东西,晚上说不定我们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阿豪有些奇怪,这间屋子布置了厉害的禁制,泽儿怎么一副笃定的样子,好像想走就能走?

    凤娅琪点头,抓起一个水果啃了起来,泽儿则取出一个铲子,在地上挖起一块地砖,将一块黑色的石头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阿豪惊异的道:“简易传送阵?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没有这个东西,我敢来琴家?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从我们出了小雪之地到这里,大概是六七十里,你觉得传送出去,就能逃走?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道:“六七十里还不够么,我再使用一次定向传送符,到最近一个城的传送阵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阿豪连连摇头,道:“不成,你是不知道像硕城、皮尤城的规矩,他们晚上是不开启传送的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现在走,我明天要抽完琴家人的耳光再走!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您要是现在逃出去,必须使用五次传送符,应该能逃出去两百里,那佛国的八大金刚都是元神境修为吧,我想是追不到了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是啊,现在我要恢复灵力,白天那一战,我整个都虚脱了。”说完打开防护罩,在一个垫子上打坐起来。

    阿豪不敢打扰,他看见凤娅琪趴在两个垫子上瞌睡,便也静坐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泽儿灵气运转了两周,气息慢慢平和下来,灵力也恢复了一大半,他悄悄掏出巨蜥额头的那块绿色晶石来看。

    那块晶石的一面已被吸收融化,剩下一面也有消融的迹象,泽儿放在口中舔了舔,只觉满口苦涩,暗道:“这东西居然能被我口水化开,看来能吃,魔君说它十分珍稀,要好好保存,可我要被萨都剌那样的坏人抓住,岂不白白浪费?”

    这么想着,泽儿忽然觉得腹中一片温暖,身上的灵气运行十分柔和,往日那种躁郁的感觉似乎一扫而空,他有些惊异,刚才自己不过是舔了一下那块绿色晶石,就有这样的效果,要是整块服下,岂不作用更大?这念头一产生,泽儿不由自主将那块绿晶含在口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泽儿觉得身子如沐春风,灵气运转也比之前轻快许多,他在第一层之后的桎梏,居然不知不觉中突破了,现在淬体境好像随时可破。

    等到灵气又运转了两周,泽儿咂咂嘴,发现口中的晶石已经消融不见,只剩下满口苦涩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二更时分,忽然大门吱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,两个少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十**岁的少女,都是淬体境修为,她们个头一般高,眉眼颇为相似,但身材却是一个微胖一个清瘦,清瘦的那少女肤色雪白,略显青涩。

    凤娅琪本来就没有睡着,她一下便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琴家男子大多穿着灰布袍,差别主要是腰带,这两个少女却是一个穿青衣,一个穿紫衣,她们的衣服质地不凡,显然她们两个在琴家的地位并不一般。

    凤娅琪惊异地道:“两位姑娘是谁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两个少女带进一阵香风,她们长相有六七分相似,一看就是一对亲姐妹,略胖的那少女长相甜美,清瘦的少女清秀,倒也春兰秋菊各有所擅。

    长相甜美的少女脸上两个酒窝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两人进来后并不理会凤娅琪,而是盯着阿豪和泽儿看,长相甜美的少女向身后望了一眼,轻轻关好门,清秀的那少女则迈步朝阿豪走去。

    凤娅琪眉头皱起,阿豪长相英武她是知道的,这两个丫头虽不是绝色,但绝不会看上阿豪这样的人,她们到底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阿豪停止吐纳,他收功站起,拱手道:“两位姑娘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清秀的少女盯看着阿豪看了一会,问道:“我们是不是见过,你是从秋甸国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