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琴家的囚徒 (6)

    约摸飞行了半炷香的时刻,五人来到城门口降落下来,这硕城并不大,城中的景象还有些破败,似乎不久前有过一场大乱,一些凡人搬运着石块在修缮建筑。

    琴隼看到泽儿眼中的疑惑,嘿嘿一笑,道:“我们硕城上月忽然下了一场大雪,不少凡人的房子被积雪压塌了!”

    阿豪哦了一声道:“什么雪这么大?”

    琴隼道:“百年难遇,反正很奇怪,也许是小雪之地的气候发生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暗暗冷笑道:“还不是那巨蜥造的孽,它在小雪之地造禁地,硕城受到波动而已,一个月之内,进出那里的修炼者都死于非命,硕城受点损失算什么?”他忽然又想道:“我夺下巨蜥头上的那块绿色晶石,莫非是极品的冰属性妖晶,如果是,可要小心保管了!”

    五人进了城,泽儿看到街头有一些服饰奇异的外乡人,他们三三两两靠在一起,身后搭着简易的棚架,泽儿估计这些人就是阿豪所说逃难来的,不知道凤娅琪的族人到了哪里,会不会也逃到附近?

    琴隼带着泽儿他们来到一间大宅的偏门处停下脚步,道:“这便是我们琴家了,三位请!”

    泽儿打量着这间大宅,只见大宅外面是红砖砌成,有几处还有破损,完全没有布置守护阵法,凡人也可以出入,他有些奇怪,这琴家到底修炼之家还是凡人修炼者的混居之地?

    琴隼见泽儿站在那里出神,有些不悦,加重了语气道:“这位小友,请!”

    泽儿一转头,脸色冰冷地道:“在下再警告前辈一次,我若进去了,给你们琴家带来什么危机,可不要后悔!”

    琴隼一怔,道:“什么危机,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背着凤娅琪迈步向大门走去,阿豪看了一眼琴隼,他知道泽儿自称是小佛主转世,但自己既然答应了泽儿,这个时候他决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迈进大门,泽儿就觉得一股威压之气扑面而来,一抬头,就看见院子正中,围着第二道院墙,这第二道院墙高大厚实,完全没有破损的痕迹,显然第二道院墙内是琴家修炼者的居住地,这里不但布置了阵法,还设置了机关。

    给琴家打杂做事的人不少,他们看见琴隼,纷纷让路。

    进了第二道院门,琴隼似乎松了口气,他对身边的中年人吩咐道:“你带三位去聆音阁休息,老朽这就去见家主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躬了躬身,道:“是。”说完,琴隼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内院之中人并不多,泽儿看到来来往往的,修为大多是淬体境上下,也有佣人打扮的凡人,有个凡人小丫头还朝泽儿上下打量,一副好奇的样子,泽儿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,这就是琴家的上宾之礼?”

    中年人脸色露出不屑之色,暗道:“凭这点修为,不把你们关起来,已经是礼遇了,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宾?”他带着三人来到一排杂楼前,打开一间屋子道:“我们琴家对不同修为有不同的上宾之礼,三位暂且住下,什么时候送你们走,在下自会再通知。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不悦,暗道:“你是说我这修为,就配住这样的地方?”口中道:“怎么回事,要我们三个一间屋?”

    中年人傲慢的道:“你们在这里修炼便是,这位凡人女子,按理是不能进入我们琴家内院的,现在让她进来已经是非常礼遇了。”

    这间聆音阁的小屋外面看起来不大,走进去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进了屋,四下有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。这小屋十分简洁,简洁得连窗户都没有一扇,除了最里面朝南的一面供着一个神龛,地上放的四个垫子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泽儿冷笑着进了屋,他四下一望,小心地放下凤娅琪,道:“很好,看来我到琴家来,也不算很错。”他说着,又回头对那中年人道:“麻烦给我们拿点水和吃的来,我们累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不耐的道:“你们宝囊中难道没有带这些么,要是实在没有了,等明天再说吧!”说完他手一招,屋门随手而关。

    泽儿推了推门,发现门上已被阵法锁住,若不破坏掉,根本出不去。

    凤娅琪嘟哝道:“这什么上宾之礼,分明是关囚徒!”

    等到那中年人走远,阿豪这才疑惑的对凤娅琪道:“前辈,您为何要隐藏修为,您要是亮出您的真实实力,这琴家的家主都怕是当场会给您跪下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哼了一声,道:“我和那巨蜥一战,受了重伤,现在跟一个真正的凡人也没区别。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是,等您伤好恢复了,一定让这帮不长眼的家伙给您跪下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凤娅琪笑道:“我要让他们给我跪下来抽自己耳光。”

    泽儿在屋中转了一圈,发现这间屋子的墙壁和窗户都布置了禁制,自己想要逃走,一定会惊动其他人,他冷冷一笑道:“这个不难,不用你恢复,我明天恢复过来,就可以帮你抽他们耳光!”泽儿现在是修炼魔道功法,神道三四层的修炼者并不放在眼里,他在玄女山大开杀戒,还真没把杀人当回事。

    阿豪吓了一跳,道:“怎么,您真的要出手?”他知道那些修为高的修炼者最不能忍受侮辱和怠慢,他们一旦报复,就算杀人灭门也做得出。

    屋中神龛的位置并没有放佛像,而是放了一张琴,这琴方方正正,模样有些古怪,上面一共有十一根琴弦,还积了厚厚的一层灰,应该是长久没人来弹。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一边拍着墙,一边道:“小小的琴家,本少还根本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阿豪忙道:“是,是,您身份尊贵,怎么和琴家这种人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泽儿忽然停止拍墙,回头道:“阿豪,今晚你跟我们一起走吧,留在这里会很危险!”

    阿豪问道:“是不是有人在追杀你们,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道:“不瞒你说,追杀我们的是佛国的八大金刚,他们出来了四个,被我们杀了一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