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小雪之地 (1)

    凤娅琪若有所思,道:“这块小雪之地,在三个国家的交界处,乃是一块凶险之地,这里没有小贼,只有劫掠的盗修,难道这七人不是商队,是想对我们下手的盗修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身后已经传来呼喝声,有人高声叫道:“两位,这是要往哪里去啊?”

    泽儿一回头,就看见二十条雪狼犬在雪地上拖着一道弧线向他们追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头戴棉帽的四旬中年汉子,他修为是第三层筑基境,显然也是这七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泽儿淡淡道:“我们要去阿布崖国,那里有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汉子一声呼喝,雪橇停在泽儿两人的身前,雪橇上坐了六个精壮汉子,虽然修为都不是很高,但射来的目光十分犀利,显然都是老江湖。

    泽儿见到那些雪狼犬一条条十分健壮,尤其领头那条,脖子上挂着一颗精致的玉铃铛,迎风抖动,发出叮叮之声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打量着两人,目光中满是惊诧,这对少年实在奇怪,男的修为低,女的是个凡人,他想了想,终于开口道:“如果两位要去阿布崖国,在下奉劝一句,最好改道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问道:“为什么要改道?”

    那汉子面色凝重,道:“因为经过小雪之地去阿布崖国的修炼者,第四层以下,已经一个月无人能够抵达了!”

    凤娅琪惊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道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说,小雪之地或许出现了厉害的盗修,凡是去阿布崖国的,都被他杀了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那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略一迟疑,道:“我们也是要去阿布崖国,但现在要去的是高双国,等到了高双国,再改道别的路去阿布崖国!”

    凤娅琪哦了一声,那中年汉子双手抱拳道:“在下秋芽城胡可玮,特此提醒两位,两位如何选择自己定夺吧,就此告辞!”说完他扬起手中的雪橇鞭在空中抽了声响,二十条血狼犬精神一振,就此向前冲出。

    等到雪橇走远,魔君问道:“怎么,心软了,不愿下手了?”

    泽儿回望着旷野中雪橇留下的褶印,道:“魔君大人,您刚才说错了,那个叫胡可玮的人不错,他并不是对我们起意,他是特地绕个圈来告诉我们前面有危险,这样的人,你怎么可以下手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是啊,我们总不能青红不分吧?”

    魔君哼道:“本君承认看走了眼,但那七人已是死人,早死晚死都是死!”

    泽儿一呆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本君能够感觉,有一道很强的气息始终锁定着他们,他们跑不出这块小雪之地,哪怕插上翅膀!”

    泽儿一呆,忽然一跺脚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,追!”说完运足灵气,拉着凤娅琪朝胡可玮等人的雪橇追去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魔君有些糊涂,他禁不住问道:“你想干吗,你要去救那七个家伙吗?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笑道:“我去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什么人呀,人家好心提醒了我们,我们不提醒也就罢了,居然去看热闹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看热闹,捡便宜!”

    雪橇上的胡可玮感觉到了泽儿两人追来,他停下雪橇,回头道:“两位,改变主意了么?”

    泽儿作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,道:“多谢胡前辈提醒,我们确实改变主意了,想跟你们先去高双国,再去阿布崖国,不知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胡可玮哈哈一笑,道:“方便是方便,不过我这雪橇可不是白坐的,两位如果肯出十块银石,那搭上一程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十块银石并不算贵,泽儿道:“好说,这价格公道,胡前辈真是大好人!”他说完掏出十块银石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可玮接过银石,朝雪橇最后两个位置一指,道:“你们就坐那里吧,记住,万一碰到盗匪,我下命令跑,你们就朝右后跑,不许跑错!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道:“胡前辈真是有经验,我们四散而逃,总有几个能逃脱吧?”

    胡可玮扬鞭催动血狼犬赶路,口中道:“是啊,人多目标散。”

    坐在泽儿前排的是一个中等个子的年轻人,他二十几许的年纪,浓眉大眼、长相英武,那年轻人回头一笑,露出两颗虎牙,道:“小兄弟怎么称呼,我叫阿豪,两位还是第一次经过这种危险之地吧?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暗笑,连玄女山他都进去过,小雪之地连禁地都算不上,但口中却道:“你叫我泽儿吧,是啊,我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最近魔道偷袭雪国,刚刚打完仗,你们是不是从雪国那边逃出来的?”阿豪信口问道。

    泽儿本来想说是,又一想自己明明往佛国去绕了一圈,于是转开话题道:“我听说了,怎么雪国那边逃出来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阿豪道:“是啊,现在阿布崖国、高双国都逃来了很多人,连我们秋芽城也逃来很多雪国的凡人。”

    泽儿嗯了一声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那阿豪又有些得意地道:“我逃过两次,最危险的一次,五个同伴死了三个!”

    凤娅琪担忧地道:“这么危险,你打算干多久?”

    阿豪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,道:“我要弄到几滴云海净水,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他心里猜测到,这阿豪一定有一位心仪的女修,他要的云海净水应该是聘礼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云海净水很贵吗?”

    阿豪摇摇头,道:“对我们散修来说,当然很贵,但对你们有师承或门派中的人来说,也许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有师承或门派的?”

    阿豪笑道:“一出手就是十块银石,还说价格公道的,散修根本做不到。”他悄悄对凤娅琪低声道:“我心仪的那位,也是个凡人!”

    凤娅琪一呆,阿豪已经转过头去,凤娅琪知道,在天行大陆上,凡是愿意娶凡人女子为妻的修炼者,一般都没什么前途,他们不敢对别人说,也不敢带自己的妻子出门,因为怕别人取笑自己,阿豪之所以对凤娅琪说,是因为他以为泽儿和他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