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九婴和大羿 (6)

    泽儿抓住自己的头发蹲了下来,痛苦地道:“可是,我觉得好孤单,除了你们两个,我没有朋友,没有说话的人,剩下的人对我全是敌意,我觉得一点都不快乐,就算修炼成为这世上最厉害的修炼者又如何?”在泽儿的心底,觉得吴非或许能帮他,但吴非知道他的遭遇吗,以他的能力,又怎么可能帮他?

    凤娅琪蹲下来,柔声道:“怎么没有,六公主泰朿不是你的朋友吗,那个永明方丈也算吧,还有那个哑僧?”

    泽儿沮丧的道:“可是,可是他们都死了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正因他们死了,你活下去,提高修为才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泽儿一时无语,凤娅琪又道:“其实很多人都需要你,譬如我,我就很想你带我回一趟雪国。”

    泽儿有些诧异,道:“回雪国去干吗,找你的族人么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遥望着天边,道:“是啊,我完全不知道他们的生死!”

    泽儿点头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,有牵挂真好,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回雪国一趟吧,反正我现在也满心杂念,无法修炼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拉着泽儿站了起来,在他额头轻轻一吻,道:“在我心里,只要你好,那就比什么都好!”

    泽儿摸着脸颊,道:“看来,我必须战胜心魔,才能更进一步!”

    魔君的声音道:“心魔其实是一个人失去了信念和目标,你要去一趟雪国也无所谓,但一定要记住,修炼贵在坚持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其实也不是我不坚持,是我转修你教我的吐气之法后,总觉得胸中郁闷难消,以前我修炼神道功法,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!”

    魔君恍然道:“难怪,我说你怎么突破第一层修为后就停滞了,应该是功法转换带来的问题,这么说来,我们去一趟雪国也是很好的,这个月你就找些适意丹来吃吧,应该不久之后就可以调养过来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适意丹好像不好买,要去哪里弄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我们到离这里最近的那个城去瞧瞧,不管怎么说,要弄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时天空中一只白鸟飞过,泽儿一怔,道:“这是什么鸟,这么早飞到旷野中来,难道是觅食的?”

    魔君哼了一声,道:“这恐怕是过路商队的探路鸟,看看这片地区有没有危险!”

    泽儿奇道:“那探路鸟很厉害么,它可以看穿我们的修为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对于灵兽来说,修为很难看的,但是它们可以感觉危险,虽然不是百分百准确,但总能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泽儿撇撇嘴,道:“我们一个凡人,一个第一层修炼者,它们会不会感觉危险?”

    天上那只白鸟在泽儿和凤娅琪头顶盘旋了两圈,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魔君戏谑的道:“他们现在应该觉得,对我们来说,他们是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泽儿嘿嘿一笑,道:“那我们收拾一下,去看看来的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魔君冷冷道:“要真的是商队,我们不妨干一笔杀人越货的买卖!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这里不是玄女山,我们也不能滥杀无辜吧?”

    魔君哼道:“滥杀无辜?滥杀的就是无辜!”

    泽儿对凤娅琪招手道:“我们走吧,这里有人要来了!”

    两人收拾好帐篷,天空中的云层慢慢消散,天已大亮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刻,身后出现了一行黑点,魔君道:“他们一共七个人,坐在一张二十条雪狼犬拉的雪橇上,修为最高的是第三层,其余都是第二层修为!”

    泽儿问道:“他们运送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魔君有些糊涂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你不是说他们是商队吗,难道他们雪橇上的东西包裹得很严,看不出端倪和份量?”

    凤娅琪轻笑一声,道:“除了神兽队,我从没听说修炼者的商队要车马来拉,他们的货物一定是藏在宝囊中,只要人过去了,东西也就送到了,倒是七个人中,有六个人身上的宝囊说不定是空的!”

    泽儿明白过来,道:“原来这样,一旦出现危险,他们四散而逃,至少有一半的可能逃走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看来你要学的还不少,那你说说,他们运送的东西会藏在哪个人身上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还用说,肯定是修为最高的那个!”

    凤娅琪摇头道:“不一定,也许是最会跑的那个,修为最高的反而容易成为目标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么说来,魔道和神道交战,一旦战局陷入僵持,都不用运粮队了,我要是想截断粮草,完全行不通?”

    凤娅琪呵呵笑道:“你的想法真是有趣,既然有了宝囊,每个战士带上一年的粮食都不是问题,你去干那劳什子的截粮草?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是啊,本君记得我打得最艰苦的一次,是打一个小国,打了七年,对方依靠一个奇异的法阵作顽强的抵抗,他们大概有三千多修炼者,全缩在法阵中,没有任何补给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不是每个战士只能带一年的粮食,怎么还能打七年?”

    魔君玩味地道:“战士死一半,他们宝囊中的粮食就可以让剩下的人多活一年,你算算活七年,最后剩下的是多少人?”

    泽儿惊道:“这么算起来,活下来的不到五分之一?”

    魔君有些郁闷,道:“你的计算能力很差,第一年死一半,粮食也只能维持一年半,实际上那一战,打到最后,他们只剩下几十人!”

    泽儿扳着手指数,却是数不过来,凤娅琪笑道:“你不知方法,一半一半去除是不对的,反正你要是想等到敌人粮绝而败,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这时两人身后的黑点已经渐渐接近,远远已经可以听见雪狼犬的吠叫之声,魔君忽然道:“我看,他们要运送的货物,只怕装在某只雪狼犬身上也不一定!”

    凤娅琪咬着嘴唇道:“我们真的要对他们动手么?”

    魔君哈哈一笑,道:“想动手就动手,反正我们要的是适意丹,不过,就算我们不动手,也会有别人动手!”

    泽儿一怔,道:“别人动手,还有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