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九婴和大羿 (5)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从那巨人身前射来,金光一出,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周围的云彩瞬间消退数十里,八个护卫的仙女同时失色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力量到了凤辇女子身前,忽然凝聚成一个金点,噗地射中凤辇女子,她身子一晃,左心口多了一支金色的羽箭。

    数百里内云海翻涌,一层层红云裹挟而来,似乎要将那巨汉吞没。

    轻纱飘动,凤辇女子仿佛没有感觉,她只是幽怨地望着对方,一个字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八个护卫的仙女,身子一飘拦在凤辇女子身前,凤辇女子妙目一转,轻叱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“嗖、嗖——”又是两道金光射出,金光化作两个金点,一点射在凤辇女子右胸,一点正中她眉心。

    吴非睚呲欲裂,他想要上前去阻拦,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身体,他的手、脚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凤辇女子目光中充满讶异,道:“你追了我一万年,还是要取我的性命?”

    巨人目光如炬般一扫,终于开口道:“九婴,你知道的,我杀不了你,我的族人全部会死光!”

    原来这凤辇女子叫作九婴,难怪她凤辇上的彩旗上绣着一个九字。

    九婴凄然一笑,叹息道:“大羿,你错了,这一万年的时间,你的族人早死过数百次!”

    那巨人大羿大声道:“我哪里错了!”说完又是“嗖、嗖、嗖——”三道金光发出。

    那金光的威能,令周围云海翻腾,吴非看见火红的云层绵延万里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九婴身上已经插了六枝金箭,她的身子有些颤抖,道:“你知道么,我若彻底死了,你的族人也会全死!”

    大羿摇头道:“我不信,你的仙术太恐怖,因为你,我们大地干裂;因为你,我们水源枯竭;因为你,我们森林尽毁,因为你,我们家破人亡!”

    九婴的眼神带着无尽的悲哀,道:“你知道么,没有我,也一样没有你的族人!”

    大羿摇摇头,道:“我还是不信!”说着再次举起那张弓,八位仙女身子一闪一起扑向大羿,九婴娇叱道:“回来!”

    “嗖、嗖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又是两道金光射出,九婴身子一震,慢慢坐倒在地,她的身上,已经插了八枝金箭。

    天地变得昏暗,那层层席卷的红云,仿佛在顷刻间失去了颜色。

    九婴跌坐在地上,脸上的白纱轻轻脱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天地骤然失色。

    吴非只看见九婴的背影,她跌坐在地,依然像一朵盛开的莲花,让人感觉到那无与伦比的高贵。

    大羿拉开弓,嗖地又射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吴非惊得呆了,后羿射日,不是只射了八箭吗,怎么还有一箭,难道传说的并不真实?

    九婴的身子飘了起来,她的双手张开,时间就停滞凝固在那一瞬间,大翌射出的金光来到九婴的面前,忽然像空气般融化消失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空气一阵波动,九婴身边那八个仙女的身子也飘然而起,化作一片尘雾消失。

    大翌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他看着胯下,胯下的神牛也慢慢化作一片尘雾消失,然后大翌的身子也变得透明,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四周风云旋转,九婴的身子像一片落叶,在混沌中飘摇着飞起,那铺天盖地的黑暗席卷大地,世界在一片混沌中消逝。

    吴非一阵虚脱,觉得灵魂和身体越来越远,他陷入到深深的混沌中。

    黑云沉沉压下。

    雪地。

    旷野。

    有人蓦地在晨曦中惊醒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极其辽阔的旷野,千里之内被白雪覆盖,一望无边。这片旷野有一个名字,叫做小雪之地,它位于阿布崖国和另外两个小国之间,是一块三不管的地域。

    此刻在小雪之地的一角,一顶白色帐篷中走出一股灰衣少年,这少年脸上带着惶恐,仿佛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师弟欧阳济泽。

    泽儿走出帐篷,一股寒风迎面吹来,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魔君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。

    泽儿站在风里,惊惧的道:“我,我做了一场噩梦,梦见被许多阴灵游魂追杀,他们要吸干我的精血,让我下地狱!”

    远处一层乌云压来,将刚刚出现的晨曦又拉上帷幕。

    魔君沉默了片刻,道:“你的心,还没从玄女山出来”

    泽儿摇摇头,他从宝囊在取出那把金剑,道:“不是,是这把剑,是这把极上魂之剑,你说它是极品神器,可是,它需要不断地吸取修炼者的魂魄,自从有了它,我就没有一个晚上能睡好!”

    魔君道:“你错了,那是你的心理感觉,你不能睡好觉不是因为吸取了魂魄,而是你不能克制杂念,所以到现在,你一直不能把修为突破到淬体境!”

    泽儿怒道:“不,不是的,你在骗我,分明就是这把剑,它是一件邪器,我若修炼下去,一定会走火入魔,最后将自己的魂魄陷落进去!”他说完一扬手,一道金光飞出,极上魂之剑被远远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魔君叹息一声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帐篷的帘子一挑,凤娅琪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淡淡道:“哪有吸取自己主人魂魄的法器,你若是真的想丢弃,就将它毁掉,不过那样,你自己也会重病一场!”

    泽儿霍地回头,大声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受了他的指使,故意这样说?”

    凤娅琪拢了拢长发,道:“你现在对谁都怀疑,总是疑神疑鬼,我能说什么,反正你觉得这把剑不好,就毁了它,不要这样对我发脾气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哪里发脾气了,你根本不知道一个人整晚被噩梦折磨的痛苦!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虽然我不是修炼者,但我知道,像你这样心中充满杂念,就算没有极上魂之剑,也修炼不下去,你到底心里有什么结没有解开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有什么结,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的未来在哪里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怎么不知道,你现在是佛主的转世,也可以修炼成这世上最厉害的修炼者,难道这还不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