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九婴和大羿 (4)

    落日弓的背面,弓胎上出现了一行绿豆般细小的小篆,吴非惊喜交加,这样的小篆,只有他能看懂,天行大陆上的修炼者,不可能懂这样的文字,他对着那行字迹念道:“日乌阳炎羲,阳炎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落日弓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吴非双眉一挑,欢喜道:“是了,这一定是落日弓的咒语,现在落日弓还没有完全激活,不知道霸王犀妖晶融合进去会有什么样的惊喜?”

    “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吴非一惊,收起落日弓等物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林兮涵的声音。

    吴非急忙开门,门一开,林兮涵娇小的身子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都半夜了,你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想来看看你,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兮涵怯生生地说着,她的双眼红肿,显然刚刚哭过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兮涵身上,似乎带着一丝怪异的气息,他摸了摸林兮涵的额头,道:“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的额头冰凉,并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“非儿,你还记得我和你有个约定吗?”

    林兮涵仰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记得,那是我和你从荆棘山出来,你要我答应帮你完成一件事,跟谁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我告诉你,这件事取消,以后永远都不用做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道:“你怎么了,你当初想要我做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兮涵扑入吴非怀中哭道:“我错了,我要你娶我,我要你这一生,只爱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神一荡,道:“这是当然了,要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把你从萧逸手中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抽泣片刻,轻轻推开吴非,脸色露出笑颜来,道:“我来这里就是跟你说,我们之间的那个约定取消,以后你要呵护我,不让任何人欺负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被林兮涵弄得莫名其妙,但还是十分感动,点头道:“好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!”他心里还有两件大事要办,一是完成林之羽的嘱托,去青潇派完成任务,二是去魔神殿,把蓝月光从密宗大轮里拿回来,这两件事做完,他就能安心地和涵儿厮守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兮涵扑在吴非怀里,两人轻轻吻着,浑忘了世间的纷扰。

    世间最美好的事,莫过于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一声咳嗽响起,那是清笛长老的声音,吴非清醒过来,心里暗道:“怎么清笛长老这么晚了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该走了,我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依依不舍地松开手,吴非送她走门口,林兮涵忍不住又回身抱住吴非和他热吻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兮涵以往种种的阴郁之色已经扫去,现在只有美好。

    “能拥有现在,我已经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这样想着,但他们没有注意的是,此刻屋中的黑暗角落,一道虚影沾在那里,他冷冷地盯着吴非和林兮涵,那虚影的模样不是别人,正是林子焕,林子焕咬牙切齿,身子颤抖,如果恨意可以杀人,他已将吴非杀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两人终于依依不舍地分开,吴非痴痴地站在门口,唇齿余香,仿佛林兮涵还在怀中。

    虚影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站了一刻,吴非这才想起之前没有完成的落日弓,便取出那块霸王犀妖晶,打开隔离罩,按照器灵融合之法对落日弓融合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上次进行器灵的融合是将黑白棋子中的越空鸳鸯转移进蓝月光,这一回他有了经验,先将霸王犀牛妖晶用灵力解封,约摸一炷香后,一头体型巨大的犀牛虚影将吴非笼罩住。

    融合器灵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,吴非已做好消耗时间的准备,谁知他刚将一道灵气注入落日弓,咒语一出口,那巨犀庞大的虚影像抽空的气囊一样迅速瘪了下去,转眼间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吴非惊疑道:“难道落日弓的器灵融合这么简单?”他这么想着,伸手去抓那张落日弓,手一触及,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腹中一道冰冷的寒气牵着他的灵魂,仿佛出窍一般游荡出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吴非好像来到了彩云之上,远处一驾凤辇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八个衣袂飘飘、云鬓高挽的古装女子守护在凤辇前后,她们各自冰肌玉肤,冷艳高贵,美得不带一丝烟火气。

    那凤辇的车架用钻石、金丝、彩贝和白玉缀着,车顶飘扬着一面彩旗,彩旗上绣着一只巨大的九头金乌。

    凤辇之中坐着一个身覆轻纱的女子,吴非虽然看不清她的容颜,但只看那八个古装女子的艳容,就可以猜测辇中女子一定有倾国绝色,天上地下、举世无双。

    蓦地,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嘶鸣,凤辇四周的彩云顿时被惊散,凤辇旁守护的八个女子身子一动,一起围在凤辇四周,身上的薄纱玉带飞扬,似乎要将整个世界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凤辇中的女子发出一声叹息,道:“他又追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守护的女子上前道:“女王陛下,我们可以施展乌阳炎的仙术将他再次甩掉,为何要停下来?”

    凤辇中的女子慵懒的道:“他追了我一万年,难道要一直逃下去?”

    守护的女子脸上现出焦虑之色,道:“一万年都逃了,那就继续逃好了,他是要杀陛下您啊!”

    凤辇中的女子淡淡道:“我想和他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吴非向后望去,只见一条高大的人影骑在一头神牛背上,踏着云霞出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人影近了,可以看见这是一个身高数丈的巨人,一头蓬散的棕黑色长发在身后飘扬,他轮廓分明,脸上胸口都长着须毛,一对眼睛炯炯有神,仿佛要刺穿世间万物,让吴非震撼的是,这巨人上身**着,虬结的古铜色肌肉有一种喷勃而出的力量,一只手挎着神牛,一只手上握着一张赤红色的大弓。

    凤辇中的女子身形飘飘,来在车下,她拉下半截面纱,露出一对迷离的大眼,遥遥向追来的那巨人望去,她举手投足,无一不美好到极致。

    吴非喃喃道:“只这一双眼,就教人甘心为她做任何事,想来这天上人间最美的仙女,也不过如此吧,我若心里没有涵儿,一定会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