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看我一挑三(2)

    司马不斋看了一眼司马少,问道:“这一战,你觉得谁能胜?”

    司马少看着场上的吴非走着奇怪的步法,向金太羊冲去,但冲了两次都没能接近,而金太康则趁着两位兄弟的掩护,用阵法石在地上飞快地布阵,道:“林非法器犀利,但他修为略低,若是一对一,应该必胜,但一对三,孙儿觉得不可能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哼了一声,道:“十招之内,金家兄弟必败!”

    司马少啊了一声,满腹狐疑,眼前的场面明明是金家兄弟占优,怎么爷爷说吴非会赢?

    台上空间狭小,金太羊追着吴非连珠箭发,与此同时,金太岁也是一轮急射,他不相信吴非可以轻松闪避。

    只见吴非身子连转,却忽然一停,金太羊和金太岁如何能错过这个机会,刷刷刷数箭齐发,但吴非一个金刚铁板桥,本来攻击他的箭光全部射向金太康。

    “不好——”

    金太羊大叫一声,他突然醒悟到吴非刚才一直在寻找自己箭矢的落点,他闪避的位置,正好是背对着金太康,自己这一轮激射,只顾追逐吴非的身形,没想到中了对方的算计。

    金太康正在布置隐匿阵,他阵法即将建成,只要阵法完成,他们三兄弟就可立于不败之地,但没想到这个时刻吴非引来金太羊的箭矢。

    吴非真正的目的,就是要先拿下金太康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金太康向边上闪去,他们兄弟平常练箭,这样的闪避练得并不少,本以为可以闪过,但陡然间一道白光跟着箭光一起射到,金太康身子猛地一滞,那排箭矢噗噗地全射在身上,其中一箭正中心口。

    金太康脸上戴着惊讶的表情,身子慢慢软倒。

    陈春梅双拳紧握,跳起来叫道:“好,先干掉第二丑的!”

    金太羊睚呲欲裂,叫道:“二弟,我们给你报仇!”他身子忽然飞起,刷刷刷七箭连发,这是他最犀利的攻击,叫做七星赶月,这一箭的威能,是先将对手锁定,它的厉害之处,是锁定后的爆裂,而引发爆裂,则是金太岁发出最后的一击。

    此时金太岁身子一跃而起,嘶吼声中,一道金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,这显然是生死一击。

    啪地一声,只见一片云帆忽然在台上张开,吴非好像突然消失在台上,那道金光射中云帆,烧了一个大洞,而金太羊的七箭穿过云帆,忽然一个盘旋射向空中。

    金太羊暗叫一声不好,他这七星赶月乃是锁定目标后爆裂,现在它们失去锁定,就会四下飞散,这七枝箭头相当于七枚爆炎弹,威力是相当恐怖。

    “快闪——”

    金太羊大叫一声,只听轰轰之声响起,结界内七个红色光球一一爆裂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骇然退后,这样的爆裂根本躲不开,就算有法镜预判爆裂点,也来不及闪避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,两条人影跌落下来,也不知是谁。

    结界内的烟雾慢慢散去,只见台中间那片云帆边上出现了一物,那是一个长长的黑匣子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脸上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司马少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回事,那林非呢?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哼了一声,道:“脱壳术,这小子学得还真快!”

    台中间长长的黑匣子是一口棺材,那棺材上被炸裂开不少口子,却并没被炸裂,因为金太羊的七星赶月失去目标后立即散开,反而炸裂的位置不是吴非藏身的棺材。

    棺盖一动,被推到一边,只见一条人影坐了起来,那人正是吴非,他伸手一抓,云帆回到手中变成一块云石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显然吴非在刻不容缓之际,钻进了棺材,这棺材中一定有屏蔽锁定的结界,所以金太羊、金太岁的最后一击落空。

    吴非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容,上午他看见钮长老使用脱壳术逃走过一次,于是央求冰山长老教他,想不到学而致用,下午就用上。当然吴非在和金家兄弟对战前就已经想到这个结果,以金家兄弟的攻击特点,到最后一定会使用两败俱伤的打法。

    金太羊和金太岁躺在台上,浑身是血,也不知道伤得到底多重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两人身旁,淡淡道:“虽然我还没有出手,但是你们输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挣扎着坐起,叫道:“你杀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吴非看到金太羊一只眼睛被炸瞎,一张脸早已丑陋不堪,而金太岁两条腿被炸断,身子也被洞穿几处,他一只手拍了拍两人,道:“我没有要你们命的打算,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,现在你们杀不了我,可以滚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身子一震,只觉灵穴在瞬间溃散,刚才吴非竟是一掌废了他和金太岁的修为,让他们彻底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皮志千惊道:“这小子不是一般的厉害啊,他完全没有出手,金家兄弟自己就把自己弄成废人!”

    倪成不屑地道:“那是金家兄弟笨,他们的修为比这小子高,直接上去靠修为压制铁定会赢,偏偏要用什么弓箭!”他是信口胡说,金太羊在玄女山中被吴非打耳光,就是因为距离太近。

    陈春梅鼓掌大笑,道:“三个丑八怪全部干掉了,好,叫你们看不起我家林非!”

    霍东飞一头黑线,暗道:“什么就你家林非?”

    吴非又看了一眼金太康,金太康心口中箭,身子萎缩成一团,就算不死,这修为肯定也废了,他转身朝司马长老抱拳道:“弟子的处置已经完毕,请司马长老示下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点点头,道:“很好,既然你已经处置,那长老会就不再追究汗古国的这件事,但是李吉伪造年龄,储存修为之罪另当别论,还是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有人上来将金家兄弟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司马不斋最后看向缩在一边的管长老,冷冷道:“管晋荪,你是长老会指定的裁判监管,本应主持公平公正的比试,却暗中搬弄是非,煽风点火,企图置比试弟子于死地,按照长老会的规矩,该当处死!”

    管长老挣扎着,一脸惊惶,他连废除修为都做不到,这条命算是交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