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不会给他们求情(5)

    司马不斋叫道:“掌下留人,抓活的!”说话间身子也已在半空,他手指轻弹,数点光矢射出,追着刚才冰山长老落掌处射去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嘴角抽动了一下,暗道:“你让我掌下留人,自己却是下的杀手!”他早就神识锁定,但这钮大汝还真了得,他的遁术是结合了脱壳术一起,只要将身上的衣物脱去,别人对他的锁定也就失效。

    但冰山长老自然不会只在他衣物上做锁定,钮大汝身子刚出现在空中的一个传送点,还没来得及第二次遁走,就被冰山长老击中。

    众人向远处望去,只见空中有几朵灰黑之物正在飘飘下坠,不时爆出一两点火光,显然有人在两大高手的合击之下,化成飞灰。

    吴非看得心惊,钮大汝那家伙必然早有准备,他发动传送或是遁术,依然不能在第九层高手的锁定下逃脱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叹息一声,道:“钮大汝这家伙真是个败类,只可惜现在烧成灰烬,连魂魄都不能保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点头道:“是啊,也不知道他的背后有没有人指使?”

    两人身子一动,轻飘飘落在天芓台上。

    伊诺吓得魂不附体,跪在地上不住发抖,管长老扑通一下跪在司马不斋和冰山长老面前,连连磕头,道:“管某失察,受了钮大汝的蒙蔽,请两位长老责罚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心中冷笑,暗道:“你果真是受蒙蔽么,上午钮大汝就针对小竹林弟子林非,刚刚又继续针对,这分明就是不置人死地不罢休!”但他没有开口,只是冷冷地站着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没有理会管长老,他走到斑人部落的三人面前,对伊诺道:“除了钮大汝,还有谁和你们勾结在一起?”

    伊诺身子发抖,牙关发颤,道:“弟,弟子不知,钮长老只、只说有大人物关照,让,让我放心办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冷冷道:“是什么大人物?”

    伊诺只觉得心底发寒,仿佛有一支冰剑正抵在他咽喉上,自己只要说错一个字就穿喉而过,怔了半天,才道:“我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穆狼和另一个长老脸色难看之极,他们斑人部落第一次参加精英弟子比试,本以为取得了傲人的战绩,谁知族中弟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,不但前功尽弃,还要被人在背后辱骂。

    这时台下有个女子的声音叫道:“这家伙,也是钮长老的帮凶,刚才一直在起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条人影被抛了上来,吴非听声音知道是赤霞夫人,定睛一瞧,抛上来的那人他居然认识,乃是汗古国金家兄弟的老三金太岁。

    金太岁被抛到台上,挣扎着站了起来,道:“胡说八道,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长老!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道:“是他,就是他,一直鼓动我们起哄,说小竹林的那小子就该死!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说话的又是霍东飞,不禁暗笑道:“一报还一报。”他转眼一瞥,发现金太羊和金太康缩进人群,显然刚才他们没有像金太岁这么张狂,没有被发现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对金太岁扫了一眼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为何要煽动大家起哄?”

    金太岁心中一寒,他看了看台上众人,看到管长老时,略微一顿,但口中依然嘴硬,道:“我,我叫金太岁,来自汗古国,那个林非本来就没本事,他若不是靠歪门邪道取胜,怎么可能站在这里,我就是看他不惯!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听到汗古国,都发出一片心领神会的嘘声。

    金太岁怒道:“嘘什么嘘,我们汗古国顶天立地,这次没有进前十六而已,精英弟子的比试,哪次我们不是常客?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伸出一只手掌按在金太岁头顶,问道:“你认不认识钮长老?”

    金太岁双眼一翻,道:“不认识。”忽然头顶一道寒气直贯而入,身子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道:“你可以不回答接下来的问题,但是如果答错,不要怪本长老手下无情!”他说完,看着司马不斋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脸色有些难看,但此时他不得不继续下去,于是开口道:“你在下面起哄,有没有受人指使?”

    金太岁双眼翻白,他此时身上经脉全部封闭,他知道只要自己只要答错,这一身修为就废了,当下咬紧牙关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忽然对管长老噢一声,装作在传音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金太岁猛地双眼一睁,道:“是管长老指使我们干的,他说这次对我们汗古国宽容处置,我们应该有所回报!”

    管长老气得霍地站起,怒道:“你血口喷人,我哪个字指使过你们!”

    金太岁冷笑道:“你没有指使我们么,那你中午召集我们,跟我们说那么多小竹林的坏话,还不就是要我们在下面说风凉话,好借机杀了那小子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寒芒扫过管长老,冷冷道:“裁判监管长老,私自散布对比试弟子的偏见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管长老跪在地上连连磕头,道:“是钮长老蒙蔽老朽,管某该死,管某该死!”司马不斋转头又问金太岁道:“你说的你们,有几个人,是谁?”

    金太岁既然说开,也就一股脑倒了出来,道:“管长老找了三个人,除了我之外,还有被林非打败的李吉和一个女的,那女的我不知道是谁,好像是什么东岭派的,她对小竹林恨得咬牙切齿。”

    吴非撇撇嘴,心里猜测道:“管长老找了你就等于找了你家三兄弟,那女的必然是小魔女童青,这丫头一直恨我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对着台下冷冷道:“谁受了姓管的指使,自己走上来!”

    台下人群涌动,有两人被推搡出来,正是李吉和童青,吴非看见金太羊和金太康低着头,一直在后退,不由连连冷笑。

    童青一上台,就跪倒在地,哭道:“请司马长老替小女做主,我如果不照管长老的指示做,他就要对我不利,您瞧,这块咒玉就是他让我下的咒,如果不照做,就死于非命!”

    管长老气得发抖,道:“你这妖女,完全血口喷人,这块咒玉是你自己说对起哄的事守口如瓶,我根本没有让你下咒!”他这么一说,显然就是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