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不会给他们求情(4)

    台下有人正要起哄,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,那声音冷冷道:“你再捣乱,老娘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!”

    那人一回头,看见一个红衣妇人正冷冷看着他,那妇人的修为是第五层,一脸霸气,那人哼了一声,嘀咕着道:“管得真宽!”

    钮长老道:“什么证据,有就拿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证据就在钮长老您手上,麻烦您把您的右手举起来!”

    钮长老伸出右掌狐疑的道:“我手上什么都没有,哪有证据?”忽然间他面色微变,想缩回手掌,蓝野长老喝道:“住手,你的手指怎么黑了!”

    不少人刚才就看见钮长老伸出的右手两根手指变得漆黑,好像两根黑炭。

    吴非戏谑的道:“你以为我只在那块道法石上刻了名字?除了名字之外,我还埋入一个小小的墨囊,阁下刚才抹去我的名字,也弄破了墨囊,所以手才会变黑!”

    钮长老有些莫名其妙,道:“什么是墨囊?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颗黑豆,轻轻一挤,墨水流出,手指顿时黑了,然后才道:“这是我家乡用来写字的墨汁,我塞了一颗在道法石中间,钮长老刚才匆忙抹去在下刻着的名字,自然就弄破了,现在很清楚,想要害我的幕后之人,就是您,钮长老!”

    钮长老气得跳脚,道:“胡说八道,根本没有这样的事!”他朝伊诺使了个眼色,伊诺上前数步,向台下一鞠躬,道:“有没有人怀疑在下是魔修?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有些怀疑,一时没人出声,伊诺取出一块石头,道:“这是在下自己准备的一块道法石,若在下是魔修,就一头撞死在这里!”说完,他用银针扎破手指,数滴鲜血滴入道法石中,众人瞪大眼睛看着那块石头,片刻后,伊诺手上的道法石渐渐变红,显然他不可能是魔道修炼者。

    台下议论纷纷,吴非冷笑道:“只有你能当场验血么!”他也取出一块道法石,迅速用银针扎破手指,数滴鲜血滴在石头上。钮长老想要阻止,却被司马不斋冷冷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吴非手上的道法石也慢慢变红,变得和其他七名弟子一样。

    钮长老冷笑道:“你这块道法石是假的,是早就准备好的!”

    吴非一拍额头,道:“很好,我现在想到第三个证据了!”

    钮长老依旧强硬道:“你这些证据,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从开始的窃窃私语到现在已经议论纷纷,因为吴非提出的两个证据大家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他被陷害,但谁都看出这里面有猫腻,最主要的是,刚才吴非自己用道法石验血,那石头是确确实实变红的,除了道法石,没有别的石头会有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吴非看向司马不斋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问道:“第三个证据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玉盘中那块变绿的道法石,道:“钮长老说,我刚才用的道法石是早就准备好的,所以我才醒悟过来,这块道法石之所以变绿,是滴进去那位魔修的血,早就准备好了,刚才伊诺师兄刺破自己的手指,却滴进去准备好的血!”

    钮长老大笑道:“可笑,可笑之极,这也算证据?一派胡言,斑人部落跟你什么仇,要这样害你!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理他,接着道:“大家请看,魔修的血若是新鲜,滴入道法石应该是变成浅绿或鲜绿,为何我这块这么快就变成深绿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心生怀疑,此时其他几名弟子面前的道法石颜色已经变得鲜红,而吴非盘中的道法石已经绿得发黑,显然滴入其中的血已经采集良久。

    钮长老一时哑口无言,林之羽对穆狼怒道:“阁下与小竹林究竟何怨何仇,要这样陷害我们?”

    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愤怒,忽然有人站起来叫道:“彻查此事,我们要真相!”吴非看见叫喊的正是钟忠和霍东飞,不由有些宽心,转头看向钮长老,暗道:“只有你才能雇人吆喝么?”

    穆狼面色数变,回头瞪着伊诺道:“怎么回事,你是不是参与了此事?”

    伊诺脸色有些苍白,道:“族长大人,我,我没有!”

    穆狼伸手道:“给我?”

    伊诺犹豫地道:“什么,什么给您?”穆狼道:“你现在拿出来,本族长还可以饶你一命,若是查出真相后再拿出来,可别怪我不念族人之情!”

    钮长老有些气急败坏,叫道:“你们都被这小子骗了么,他一个第二层修为的小子,凭什么进入我们精英弟子比试的前八?”

    伊诺在穆狼族长的逼视下,心惊胆战,他颤颤巍巍掏出一个瓷瓶递给穆狼,穆狼拔开瓶塞闻了一下,取出一块黑色的道法石,将瓷瓶中的液体滴在上面,片刻之后,那块石头开始变绿,和吴非那块开始时一样。

    下面有人嘀咕道:“什么时候到道法石变得这么不值钱了?”

    穆狼气得脸色发白,啪的一声,狠狠一掌抽在伊诺脸上,骂道:“浑蛋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说,刚才天上那两道黑云是不是你弄的鬼?”

    伊诺噗通一下跪在地上,不住磕头道:“弟子是受人要挟,不得以为之,这,这个瓷瓶是钮长老给我的,他,他还给我一块瞬间换物的晶石,说天上闪过霹雳,大家的注意力一定会分散,我只要照着做,一定让我在精英弟子比试上进入前四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下面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原来精英弟子的比试,竟然有人操控,操控的人竟然是裁判监管长老!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传来愤怒之声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双目一凝,望向钮长老,然而和上午一样,倏地一道白光闪过,这次钮大汝衣服留在原地,人却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怒哼一声,道:“脱壳术,还想在我面前用两次不成!”说话间,他身子一动已在半空,他伸手在虚空一抓,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在空中,那巨掌拍处,远处咔地一朵光亮闪过,所有人都觉得心底一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