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不会给他们求情(3)

    林之羽有些措手不及,但此时此地他别无他法,只有牺牲吴非,才能保全小竹林。

    只见林之羽上前一步,嘴角微微抽搐几下,道:“小竹林掌门林之羽失察,愿意承担全部责任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道:“好,此事本长老会向长老会禀报,不知林掌门要如何处置偷偷修炼魔道的弟子?”

    林之羽看着吴非,吴非朝他传音了几句,他脸色微变,但却镇定下来,道:“本掌门查实之后,一定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叫道:“还废话什么,赶快杀了这个魔道的妖孽!”

    那人话一出口,忽然啪的一声,被人狠狠抽了一记耳光,他又惊又怒,回身道:“谁,谁打我?”只见一个红衣妇人正对他双眼圆睁。

    钮长老得意地走到吴非面前,狞笑道:“林非,到这个时刻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林之羽死死钉着钮长老道:“刚才的验血有问题,本掌门要求重测,若是有人要暗害我们小竹林,长老会一定要给我们公道!”

    钮长老冷笑道:“还查什么,一切证据都摆在这里!”

    林之羽跨出一步,钮长老被他气势压迫,连退三四步,他回头叫道:“司马长老,小竹林欺人太甚,不但派出修炼魔修的弟子,还威胁裁判监管长老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哼了一声,看向冰山长老,,冰山长老双手拢在袖中,面色有些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大笑几声,朗声道:“好笑,真是好笑!”

    钮长老怒道:“魔道妖孽,到这个时刻,你还有什么好笑的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原以为神道大陆的精英弟子比试,乃是公平、公正的比试,想不到这里处处玄机、步步陷阱!”

    钮长老跳脚道:“什么玄机、陷阱,你满口胡言乱语,司马长老,我建议立刻将这妖孽处死!”

    林之羽怒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钮长老道:“小竹林这是在威胁我们吗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什么威胁,本掌门在跟你讲道理!”

    钮长老身向着台下道:“还有什么道理可讲,发现魔道妖孽,应该杀无赦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附和道:“不错,就是要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们争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林之羽躬身道:“小竹林要求再进行一次道法石验血,刚才的检验完全是有人陷害!”

    司马长老见冰山长老没有发言,他向前走了一步,林之羽立刻觉得一股强大的威压逼来,身子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钮长老胆子立刻壮了,道:“你说存疑就存疑么,这里众目睽睽,大家都看见了,这小子就是魔道的妖孽!”

    吴非面色不改,道:“我可不可以讲两句,只讲两句?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点点头,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第一句,这块道法石不是我的!”

    台下一阵哄笑,有人道:“妖孽,你怎么不说有人要故意陷害你!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理会,接着道:“第二句,我的那块已被人偷偷换走!

    钮长老嘲笑道:“谁换的?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左边的伊诺,道:“就是这位伊师兄,刚才天空中突然响起霹雳,大家抬头朝天上看时,这位伊师兄早有准备,将我和他的道法石互换了。”

    伊诺身后的魁梧汉子大怒,骂道:“妖孽,你竟然血口喷人,诋毁我们斑人部落,如果我们真的出了魔修,老子就在这里击毙他!”

    此时验血台上人影一闪,一个穿黑白条纹服饰的五旬老者出现在蓝野长老身前,这人身高近丈,嘴巴和耳朵上都挂着银环,显得十分凶悍,这人一出现,一掌逼退林之羽,道:“小竹林想干什么,欺负我们斑人部落没人么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见势不对,飞身上台。

    那五旬老者乃是第七层修为,和蓝野长老相当,但身高和气势要高出蓝野长老一截。

    有人低语道:“那是斑人部落的族长,名叫穆狼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气得胸口不住起伏,道:“我们还怕你不成!”他这话一出口,看台上的落花长老和乔婆婆就要跃上验血台。

    林之羽一把拉住蓝野长老,朝落花长老和乔婆婆狠狠瞪了一眼,转头道:“有没有道理,你们应该听我弟子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穆狼哼道:“难道你们无事生非,捏造谣言我们也要听完么!”

    这时钮长老身子一动,站在伊诺的身前,冷哼道:“你说你的道法石被换,证据呢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我当然有证据,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!”

    钮长老道:“有证据就拿出来,不要在这里拖延时间!”

    吴非拱手道:“请司马长老拿起伊诺师兄的道法石一看便可知晓,那块道法石的底部,我之前就悄悄刻上了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惊讶不已,伊诺一呆,伸手拿起自己面前的道法石翻转过来,只见这块石头的底部赫然刻着林非两个字。

    伊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,钮长老就在他身边,他劈手夺过那块道法石,冷笑道:“哪里有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觉得不对,急忙上前去抢,但穆狼的身子挡住去路,一冲之下,蓝野长老仿佛撞在一堵墙上,钮大汝身子一闪,来到司马不斋身旁,将那块道法石向台下展示一圈,道:“你们瞧瞧,哪里有刻字,现在请司马长老定夺!”

    有人看见钮大汝的两根手指变得漆黑,都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钮大汝拿着那块道法石向台下转了一圈,然后才将它交给司马不斋,司马不斋接过那块石头扫了一眼,只见石头底部被人扫去一层,显然刚刚有人动了手脚,而且这块道法石底下漆黑一片,不知涂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冰山长老咳嗽一声,开口道:“林非,你刚才说证据不止一个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非对着钮长老冷笑道: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我们两个再测一次,但是,那样做最多洗刷我的清白,不能将幕后之人抓出来,所以我要找一个证据,现在找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