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谁为妖孽?(2)

    钮长老迈步前,道:“好,你们不动手,老夫来动手,这种妖孽,杀一个少一个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还没完全昏迷,他听到钮长老这么说,已经明白司马少为了得到蓝月光,要对自己下杀手,他心愤懑,身却已经没有力气,暗道:“我拖了这么久的时间,怎么掌门大人他们还没来?”

    钮长老右掌举起,一道灵光从指缝闪现,他挥手正要下劈,在此时,只听有人喝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,屋几人一听,顿时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吴非听到这个声音,心一宽,想道:“是冰山长老来了,我有救了!”

    钮长老一咬牙,举起的手掌猛地落下,他竟要在冰山长老进来之前将吴非击毙。

    吴非看得真切,现在冰山长老还在门外,等他破门而入,自己只怕已被劈为两截,当下奋起最后的余力,将自己的救命云帆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钮长老右掌拍在一片白帆之,手的势道一减,仍旧落了下去,但白帆将吴非的身形遮住,钮长老这一掌终于拍歪,拍到地。

    门外之人怒极,轰地一声击破石屋大门,钮长老再次举起手掌,却终于没胆子劈下。

    门外进来的不止冰山长老,还有一个白眉老者,两人身后,跟着小竹林的林之羽和四位长老,连一品堂的心媛大师和舒宗都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白眉老者看见钮长老举着手掌,一步前,怒道:“钮大汝,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钮长老知道自己的图谋已经无法实现,他看见冰山长老出现时,已经知道不好,看来这小子刚才说的是真的,他身后竟然真的有冰山长老做后盾,自己这么做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钮长老退后两步,双腿不禁微微颤抖,他定了定神,先朝冰山长老施了一礼,然后才对白眉老者道:“管,管长老,你怎么才来,本长老发现一名魔修,正要处置!”

    管长老怒道:“谁是魔修?”

    钮长老一指吴非,道:“有人举报,小竹林的这位弟子林非,他一个第二层淬体境的修炼者,不但战胜了筑基境的对手,刚刚还赢了第四层的屠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冷哼一声,身子一动来到吴非身旁,他搭了一下脉,掏出两颗丹药给吴非服下,眼满是怒意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冷眼一扫,道:“有人举报,是谁?”

    钮长老不敢抬头,道:“老夫是收到举报玉片。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冰冷的道:“真的在我们精英弟子试混进了魔修,你一个人可以做主?”

    钮长老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道:“老朽该死,老朽糊涂,老朽只是痛恨魔道之人,想要处之而后快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头也不抬,冷冷道:“是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钮长老心惊胆战,结巴着道:“没,没有,老朽是收到举报,这才赶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道:“汗古国弟子使用紫玉你不知道,可雷国弟子使用杀阵你不知道,现在因为一个区区的无名举报,你便要下杀手,钮大汝,你来说说,在我们精英弟子试,裁判监管长老下手处死的有几人?”

    管长老额头也流下冷汗,他噗通跪倒在一旁,道:“裁、裁判监管长老,还,还没在试弟子处死过人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恨恨道:“算是魔修,也须查实他有为恶之事,再公开处死!”实际神道地域,魔道的修炼者也偶有出现,他们除了打探消息外,也有为了特别目的的,譬如骜登、乌良和帖木等藩主,他们一旦被抓,不会悄悄处死,而是要公布其罪责后,再行处置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道:“处死谁,是谁犯了死罪?”

    那声音苍老带着清亮,每个听见之人都觉得心头一震,说话之人虽然还没到门口,但每个字却清晰地落在每个人耳。

    钮长老身子剧震,额头冷汗森森而下,道:“司,司马长老竟亲自来了!”他向后退了半步,管长老一把将他抓住,道:“司马长老来得正好,这事你要说个清楚,不说清楚别想走!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不斋的声音,冰山长老收起厉芒站在一边,片刻后,司马不斋带着司马少出现在石屋。

    林之羽对司马不斋躬身道:“裁判监管长老钮大汝私抓本门弟子林非,不问青红皂白断定他是魔道修炼者,要将他处死,请司马长老替小竹林做主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双眉一挑,道:“有这样的事?”他目光转向钮长老,钮长老身子好像僵住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哼了一声,忽然双目一闪,一掌挥出,道:“钮大汝,好,你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看见司马不斋手掌的灵力过处,钮大汝身子化成一丛木屑四散飞开。而石屋的一角,一个巨型的石柜忽然裂开,从里面摔出一人,正是钮大汝钮长老。只是他此刻只穿了一袭白色亵衣,双目紧闭,显然被人封印住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脸色微变,身形一动,已消失在石屋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恶狠狠的道:“那个钮大汝是假的,这个才是真的,假的那个刚才用的是榆木傀儡术,竟然被他逃走了!”

    榆木傀儡术是傀儡术的一种,有极强的逃脱能力,即使最强的修炼者,若一时不察,也能从他眼皮底下逃脱。

    三个抓吴非来的黑衣人面面相觑,一时说不出话来,要说那个假钮大汝实在厉害,他给的玉牌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回头问道:“小竹林被抓的弟子如何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回皱眉道:“林非受伤不轻,下一场试,怕是参加不成了!”

    吴非虽然闭着眼,但闻言还是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石屋人影一闪,冰山长老去而复返,但他手只是拎着一套衣服,正是那假钮大汝先前身所穿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将衣服丢在地,朝司马不斋拱手道:“这厮居然在老夫眼皮底下跑了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有些惊异,道:“夕长老都没有抓到他?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脸色十分难看,道:“这厮好本事,留下一身衣服,整个人突然消失了,这一点老夫要好好查查,看看他到底用的什么手段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