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欲加之罪(5)

    吴非并没听见林之羽他们的对话,要是听见,也只有苦笑,就算他进了精英弟子比试的前八,在一些人眼里,还是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屠鸿旗对沐紫红道:“那个倪成是故意坑皮志千吧,若让斑人部落的伊诺第四,皮志千绝不可能这么早遭遇到卓星,青潇派这场输了,想要独揽前三可就做梦啦!”

    沐紫红白了屠鸿旗一眼,摇头道:“你是傻呀,我若是青潇派的长老,也会这样做,直接将极客门的弟子挡在前八之外,想和青潇派分庭抗礼,还早呢!”

    屠鸿旗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,道:“啊,原来是这个意思,反正迟早要与极客门一战,那还不如让自己的弟子早点遭遇,若极客门不能进入前八,他们在精英弟子比试上的地位就还追不上青潇派!”

    吴非看着场中的战斗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屠鸿旗望着沐紫红,又道:“紫红师妹,看不出你的心机很深啊,这么玄奥的道理,都能一眼看破!”

    沐紫红哼了一声,道:“你还真是傻,这关我的心机什么事,你只要动脑子想一想,别人这么做有什么好处,就能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屠鸿旗摸摸后脑,讪讪笑道:“好像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好笑,这个屠鸿旗一看就是对沐紫红有好感。说起来沐紫红长相秀美,又是一个力量型的修炼者,两人倒也有点般配,只是不知沐紫红看不看得上。

    此时场中卓星手上已经不是刚开场时用的银刀金盾,而是换成钢鞭金盾,他对皮志千的战斗早有准备,钢鞭挥出一道道灵气漩涡,将皮志千缠绕其中,皮志千拖着金刚长枪左右抵挡,似乎随时都可能失去防御之力,若不是他身上偶尔发出数道奇异的光芒,逼得卓星不敢全力紧逼,这一场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沐紫红看着场中的激斗,问道:“你们看这一场,谁会获胜?”

    屠鸿旗道:“我觉得青潇派这一场会输,因为场面上实在太难看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既然屠师兄认为极客门会赢,那我就猜青潇派赢吧。”

    屠鸿旗瞪了吴非一眼,道:“不,我改变主意了,我觉得还是青潇派会赢!”

    沐紫红道:“你别变来变去的,我最讨厌这种没有立场的人!”

    屠鸿旗讪讪道:“那好吧,我还是猜极客门会赢吧。”

    沐紫红道:“我看他们还有得打,只怕申太西和庄野这一场打完,他们还没分出胜负来!”

    屠鸿旗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次你们两个是给西北道的长脸了,我记忆中好像这几十年来,西北道上还没有在精英弟子比试上进入前十六的!”

    沐紫红笑道:“是啊,我们西北神道一直以大围教、云崀派马首是瞻,这次我们北岭派和小竹林必有一人杀入前四,不知道大围教他们的脸往哪里搁!”

    屠鸿旗摇头道:“我看未必,林师弟修为也太低了,就算战胜了我,大家也都认为是运气,不会信服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不但是运气,而且还是狗屎运!”

    屠鸿旗呵呵一笑,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,刚才我要是和你斗修为,你那些攻击都不够看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点头,道:“是啊,屠师兄只消原地防守,我是一点辙都没有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第三场比试已经结束,极客门的庄野不出意料战胜了枂东国的申太西,虽然申太西在比试中用出了新奇的暗器,但庄野的防御极强,他破去申太西的暗器,申太西自知实力差距太大,便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屠鸿旗道:“再下一场便是紫红师妹上了,燕家那丫头呢,怎么缩在里面不敢出来,我看她一早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沐紫红道:“这样的比试,她看得太重,现在我的胜率又提高了一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紫红师姐,我劝你小心,燕家是燕宵国的正统,燕宵国又是我们神道最强修炼国,极客门和青潇派都来自燕宵国,我觉得你要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沐紫红微微一笑道:“我知道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屠鸿旗道:“燕秋寒的身份来历我打听过,可是没有结果,听说她是燕宵国的一位公主,要不然以燕家的实力,不会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来参加这么重大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沐紫红点头道:“燕秋寒是一位公主么,难得她还能进入前十六,果然燕宵国出来的,都不是泛泛之辈!”

    屠鸿旗看着沐紫红,脸色有些古怪,他迟疑地道:“紫红师妹,咱们打个赌如何?”

    沐紫红见到屠鸿旗奇异的眼光,道:“我最不喜欢的,就是和人赌,下一场就轮到我了,我去准备一下!”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休息区。

    屠鸿旗摇摇脑袋,自语似的道:“你总要听我说完吧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屠师兄想赌什么?”

    屠鸿旗脸色有些尴尬,道:“我,我跟你说也没用。”说完,转过身,朝自己的休息区踱去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想不到屠鸿旗这么大的个子,脸皮这么薄,他一定是想找借口跟紫红师姐套近乎,至于赌什么,反而是借口。”这么想着,吴非觉得有些无聊,他往看台上扫去,想看看林兮涵坐在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忽然背后脚步声响起,一转头看见两个黑衣人朝他走来,这两人都是第四层修为,其中一人掏出一块令牌在吴非眼前一晃,问道:“小竹林弟子林非么?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两人脸上都没有表情,禁不住心中咯噔一下,想到刚才在休息室得到的警告,暗道:“出了什么事,难道春梅姑娘留下的警告是真的,这么快就有人要害我了?”他暗暗责备自己刚才收到陈春梅的警告没有在意,脸上却不动声色道:“不错,正是晚辈。”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冷冷道:“我们是裁判监管钮长老派来的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他知道裁判监管长老有些类似大明的东厂西厂,专门监督裁判的判罚以及参加比试弟子的资质审核,那裁判监管长老身份特殊,吴非只闻其人,未见其面,连钮长老这个名字他都是第一次听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