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欲加之罪(3)

    人群先是愕然,随即有人哈哈大笑道:“疤脸小子修为太低,这一击屠少本能地使用灵气护体,所以那小子被弹飞了!”

    吴非坐在地上,身上气血翻涌,尤其是右膝,仿佛顶在一块钢板上,落地时一条腿用不上力,这才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倒。

    此时吴非胸口有些发闷,刚才那一膝盖顶得十分结实,结果好像受伤重的反而是他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吃惊,修为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,他和第三层修为的修炼者交手,还没有这样的感觉,看来前日和李昊阳一战,对方大部分时间还真没有使用灵气护体,不然自己根本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吴非抓住屠鸿旗,也不是他不想封印对方的灵穴,而实在是修为上的差距,才让他感觉抓住屠红旗时手滑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叹了口气,对蓝野长老传音道:“林非这孩子,虽有千里眼在身,也就提升了一层的战斗力,第三层的对手若是小看他,一定会吃亏,但真正遇到假丹境的对手,还是力有不及。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波澜不惊,他看着屠鸿旗,心中暗道:“刚才我那么用力的一记膝顶,他真的全部承受了?”

    屠鸿旗鼻血流下来也不擦拭,他呆呆望着吴非,好像在出神,吴非心中长舒了一口气,转头朝两个裁判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屠少,愣着干吗,快把那小子砸成烂泥!”

    “屠少,我可是压你赢的!”

    “喂,屠家小子,你在干什么,你还是屠家的人么,丟脸啊!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奇道:“难道这一场已经分出胜负了?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裁判走上前,望了望两人,当众宣布道:“这一场比试,小竹林弟子林非胜!”

    这一下观注这边战斗的人全部惊诧万分,吴非虽然攻势漂亮,毕竟还没有将屠鸿旗打得不能还手,而且论修为,两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,就算耗,吴非也耗不过对方,可现在战斗分明没有结束,但裁判却判屠鸿旗输了!

    另一位裁判走到屠鸿旗身旁,在他后心上拍了一掌,屠鸿旗猛地一怔,双眼精光一闪,伸手抹去鼻血,咧嘴一笑抱拳道:“小竹林的小子,很好,这一场,屠某认输!”说完朝两个裁判一躬身,收起巨锤潇洒的转身向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场上的变故没几人看懂,蓝野长老忽然一拍大腿,道:“我明白了,刚才林非那一记膝顶,并不是一记猛击,而是带着封印的力量,将屠鸿旗封印了!”他眼角余光闪过,看见前面一位白衣人站起身形匆匆离去,他身后跟着两人,其中一人正是剑嗲,蓝野长老一怔,暗暗疑问道:“那白衣人必然是司马少,他也来观战了,却为何不露踪迹,不和别人打招呼?”

    看见司马少离去的并非蓝野长老一人,清笛长老也一直在留意,她看到司马少离开,眼神中仿佛带着不善之色,想起吴非跟她讲过司马少图谋他法器之事,暗道:“司马家总不会为了一件法器就乱来吧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刚才说的只说对一半,因为吴非这一记膝顶还带着隐匿的攻击,他自从喝下冰猿血后,出手变得异常飘忽,这也是屠鸿旗捕捉不到吴非攻击的具体线路,只能硬抗一击。

    先前吴非抓住屠鸿旗的大腿甩出去,就无法封印对方的灵穴,所以这一击他是带了封印之力,虽然屠鸿旗将他弹开,但身子却被封印住,因此无论如何,这一战都是吴非胜了。

    吴非朝屠鸿旗背影拱手道:“多谢屠兄承让!”

    屠鸿旗没有回身,只挥挥手道:“下次有机会,我会去小竹林拜访,和你再切磋一次!”

    吴非只有苦笑,道:“屠师兄过奖,师弟一定恭候大驾。”

    走出比试场,沐紫红就站在出口处,她一见吴非就嚷道:“你小子还真厉害,修为最低,居然还第一个进前八!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心口道:“运气而已,你呢,是第几场比试?”

    沐紫红道:“我第五场对燕秋寒,还要等两场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你还不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沐紫红咧嘴笑道:“不用,我觉得我们两个运气都好,我若是战胜燕秋寒进入前八,下一场可是我们两个碰面,好期待啊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我们两个碰面有什么期待?”

    沐紫红道:“怎么不期待,这代表我们西北神道,这次必然有一个人能进入前四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那下一场要请师姐手下留情了!”

    沐紫红啐了一口,传音道:“得了吧,在我面前就别虚伪了,你刚才的战斗力绝对是在筑基境以上。”

    吴非讪讪笑道:“我最多也就相当于第三层。”

    沐紫红哼道:“你有蓝月光呢,有这么厉害的法器,等于提升一层的修为!”

    这时屠鸿旗换了身衣服走出来,他看见两人,便走到两人身旁,沐紫红对吴非道:“等下不许走,替我观战,看我怎么收拾燕秋寒那丫头!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确实有离开之意,但沐紫红这么说,他便点头道:“好,我等下在外面给师姐加油!”

    屠鸿旗对沐紫红似乎很有好感,他酸溜溜地道:“我本来想着没机会和紫红师妹再打一场,想不到现在又有机会了!”

    沐紫红嘿嘿笑道:“你是说我输给燕秋寒,我们争第九到十六排名的时候,还可以打一场?”屠鸿旗道:“难道不是?”沐紫红道:“放心,我会把这机会让给秋寒妹妹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另一场战斗又已开始,上场的是枂东国的申太西和极客门的另一位四层弟子庄野。

    枂东国在神道大陆的最东部,地域广大,但缺乏灵气浓郁之地,仅有的几块修炼之地,都被几大修炼门派把持着,这位申太西就是枂东国雷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枂东国虽然并不强,但雷门却响当当,他们最厉害的乃是制作暗器和雷符,雷门出品的爆炎弹,品阶远高于一般的爆炎弹,价格也要贵上一倍甚至更多,不过,因为精英弟子比试上不准使用爆炸性法器,所以雷门的战绩并不惹人注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