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欲加之罪(2)

    吴非果然没有逃,他挥出蓝月光的同时,盘龙盾也迎了去。

    屠鸿旗巨斧发出的黄芒被蓝月光微微一滞,在这瞬间,盘龙盾撞碎了巨斧的光影,迎着巨斧而去。

    观看这边战斗的所有人都禁不住啊了一声,吴非这是利用自己法器的优势,用迟滞化解对方的力量。

    屠鸿旗巨斧的气势不能贯穿到底,所凝聚的威能要减少一半,算吴非只有第二层修为,依然可以接下这一招。

    只听啪地一声响,巨斧落在盘龙盾,虽然巨斧的力量因为停滞被化解掉一半,但吴非的身子还是被砸得禁不住一矮。

    屠鸿旗哇呀暴叫一声,举起巨斧又是奋力一击,这次两人相距不过五六尺,吴非知道自己逃不掉,故伎重施,蓝月光划出,盘龙盾去挡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三声闷响,屠鸿旗一连劈下三斧,都被吴非用盘龙盾挡住,但吴非双脚都陷进地面。

    屠鸿旗大怒,抡起巨斧,劈劈啪啪一连砍了十几斧。

    观战之人看得目瞪口呆,要说这不是力量对决,两人分明是蛮力相抗,要说是,如此修为悬殊的撞击,居然没分出强弱来。

    吴非感觉自己的盘龙盾表面已被劈得凹凸不堪,屠鸿旗居然还没有力竭,依然一斧一斧往下劈,他猛地心一动,暗道:“我是傻了不成,要变成树桩!”

    两人相距既近,也是说吴非逃不了,屠鸿旗也一样出不去,想通这点,吴非在蓝月光发出迟滞的同时,忽然拔脚扑进屠鸿旗怀,他身子一矮,抱住屠鸿旗一条大腿将他甩了两圈抛出去。

    论体技,屠鸿旗根本不是吴非对手,两人相距这么近,的已经不是谁力量大,而是谁出手快,眼看屠鸿旗那红色的人影高高抛起,吴非身子一纵,飞起一腿朝屠鸿旗腰间劈去,他这时要是用蓝月光,一定可以直接杀伤对方。

    只见光栅一闪,屠鸿旗身子从另一边摔落在地,而吴非则移到了刚才的位置。

    注视这边试场的观众看得惊心动魄,刚才这两下攻击,完全不像淬体境对假丹境的战斗,反而像两个同级的修炼者之间的激战。

    吴非抓住屠鸿旗身子时,觉得有些怪,他想封印对方的灵穴,却有些滑手。

    屠鸿旗身子落地,怒吼声弹跳而起,人影一闪,忽地出现在吴非身前,但这次他连巨斧都还没举起,吴非靠近身前抓住他胳膊,猛地一个过肩摔将屠鸿旗摔砸在地。屠鸿旗身影再闪,可是一冲到吴非面前,不是被摔出,是被对方的飞腿踢。

    这一下屠鸿旗不要说施展力量,是如何战斗都已经闹不明白,光锁阵不是锁住对方,而是锁住自己,因为他每次移动,都是靠吴非很近,屠鸿旗没有体技,等于自己送去被吴非摔一跤、踢一脚。

    这样的打法实在教人哭笑不得,屠鸿旗猛地怒吼一声,场那些忽隐忽现的光栅忽然噗噗几声,地熄灭。

    这时的屠鸿旗要多狼狈又多狼狈,他的红袍已经撕裂得不成样子,头发也乱成一团,在光锁阵破灭的同时,屠鸿旗的身子已经远离吴非,他神情有些痴呆,想不通自己到底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主看台,心媛大师坐在清笛长老边,心媛大师忍不住笑道:“你这弟子真是机灵,对付力量型的修炼者,居然完全占了风,我之前还不相信他真的能进入精英弟子试的前十六,以为必然是运气,现在来看,他是脑子好使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谦虚地道:“他是小聪明而已,论实力,屠家的弟子还是要差得远!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道:“判断力和聪明都是实力,我现在真的很嫉妒小竹林,可以收到这么好的弟子!”

    此时另一场试也已经开始,皮志千一来,用一柄金刚枪压制住卓星,满场都是金刚枪的枪芒,卓星的法器是一套银刀金盾,以他的修为,居然龟缩在一角勉强抵挡。

    舒宗道:“青潇派毕竟是青潇派,你看气势这么惊人!”蓝野长老嘿嘿一笑,道:“极客门的弟子章法未乱,我看他是在蓄力一击,那一场,还不好说谁必胜!”

    这边,屠鸿旗站在场发呆,一时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办法进攻,他不是没查过吴非,吴非怎么战胜李吉和铁战心,用的什么法器他都了解得清清楚楚,他唯一要提防的是那柄蓝月光,可是这一场打下来,对方的渔之类根本没有使用。

    殊不知刚才吴非心也是暗暗吃惊,他抓住屠鸿旗的胳膊和大腿,按理完全可以封住对方的灵穴,可是这家伙身好像涂了一层异的护体灵气,让他感觉滑不留手,虽然抓到,可是却控制不住对方。

    吴非心闪念,忽然微微一笑道:“屠师兄,请恕师弟无礼了!”他身子一闪,朝屠鸿旗猛地冲去,屠鸿旗嘴角抽搐一下,自己和一个淬体境修炼者战斗,竟然打得这么狼狈,他咬咬牙,手猛地多出一柄巨锤,这巨锤手柄七尺长,锤头吴非的身子还大,眼看吴非冲来,屠鸿旗巨锤朝前一挡,算对方有暗器,也全部挡在身外!

    这柄巨锤一出现,一股澎湃的威能立刻四下扩散,吴非蓝月光划过,那巨锤的气势顿时被划开一道裂缝,他身子一跳,跳到锤头,屠鸿旗大锤一翻,朝地砸去,但他动作还是一滞,吴非竟然翻身跃过巨锤,膝盖一点撞到屠鸿旗脸。

    只听咚的一声闷响,说是闷响其实又十分清脆,因为关注之人听得十分分明,

    像这样的试,被修炼者一膝盖顶在脸,算头不爆裂,也一定会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但闷响之后,吴非整个人像只断线的风筝,一下被弹到了十数步外,脚步趔趄,最后还一屁股坐倒在地,反而屠鸿旗只退开两三步,他摇摇脑袋,鼻留下两道鼻血。

    心媛大师轻叹一声,道:“这是修为的差距,两人若都是第四层,林非那孩子便已赢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