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欲加之罪(1)

    神道地域上部落虽然众多,但他们并不热衷于参加精英弟子比试,伊诺是这次比试中唯一一个来自部落的弟子,论实力,斑人部落还在小竹林之上,一些中等门派无法与其抗衡。

    比试很快就开始,吴非走入场中,发现看台上坐了数千观众,但绝大部分都是坐在皮志千和卓星的比试场外,他和屠鸿旗这边只有五六百人。

    吴非在场中站了许久,直到两位裁判长老入场,屠鸿旗才慢悠悠地走进比试场。

    屠鸿旗一入场,场外就有人高声呼喝加油。

    “屠少,三招秒了那小子吧!”

    “嘿,屠少,给那疤脸男身上也留道疤!”

    一人问道:“他身上有疤,是给你看吗?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嘿嘿笑道:“你媳妇想看!”

    “我呸,是你娘想看吧!”

    人群中各种声音都有,坐在长老席位上的林之羽等人一个个面无表情,对这样的场面,他们并不觉得奇怪。一个黑衣裁判打开隔离结界,外界的声音才被屏蔽掉开来。

    念出比试规则的是一位褐衣裁判,他念完规则,让吴非和屠鸿旗各自退后十步,这才宣布比试开始。

    吴非刚刚站定,正要朝屠鸿旗拱手施礼,忽然对面一道凌厉的威压袭来,他双眼一眯,身形急退,就在吴非挪开的瞬间,刚刚站立的地面出现了一道三尺长的裂痕。

    屠鸿旗出手极快,他此刻手中握着一柄开山巨斧,刚才一招突袭没有得手,让他有些意外,不过这一斧逼开吴非,让他没有时间布阵,屠鸿旗也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吴非这次吸取去了上次对铁战心的教训,一入场就打开千里眼,所以屠鸿旗一出手,他就判断出对方的攻击位置,心中不禁冷哼道:“还说让我三招!”

    屠鸿旗手握巨斧朝吴非逼近,口中戏谑地道:“你刚才说不必承让,所以屠某没有客气,林师弟不会见怪吧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岂敢,岂敢!”

    眼见吴非向后闪去,屠鸿旗灵力凝聚,倏地又是一斧追身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再次闪身避开,外面立刻有人叫道:“疤脸男只会躲闪,根本不敢跟屠少正面一击!”他边上一人道:“你让淬体境跟假丹境正面一击,那不是战斗,那是找死!”

    屠鸿旗两次攻击落空,觉得有劲无处使,他力量虽大,不给近身机会,要战胜吴非还真不容易,屠鸿旗原想三招就摆平对方,以显示他小组比试第一的实力,现在却好像有力用不出。

    两人身法交换,屠鸿旗一道光符出现在掌心,他挥手一掌,光符变成一道方形的光栅,朝吴非罩来。

    这光栅有些诡异,吴非用千里眼都看不穿它的变化,当下右手一挥,蓝月光脱手朝光栅射去。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蓝月光化作一道流光穿过光栅,丝毫没有阻隔,屠鸿旗嘿嘿一笑,右手挥动,又是一道方形的光栅打出,一时间,吴非的身侧出现了十数个光栅,他仿佛被囚禁在一个光栅牢笼之中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惊呼道:“光锁阵,屠少厉害啊,居然可以不用符纸,就布下光锁阵,疤脸少年死定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等小竹林的弟子就坐在观战台上,林雨双忍不住回头问道:“光锁阵是屠家的绝杀吗,好像也不是很厉害的阵法吧?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本想调侃几句,见到林雨双俏丽的面庞,顿时改口道:“很厉害的,屠家是布置阵法的大师,就算普通的光锁阵,在屠家弟子手下施展出来,也绝不一般!”

    林雨双问道:“怎么个不一般法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看就是啦!”

    吴非被沐紫红告诫过,屠鸿旗身上的宝贝极多,他原来是预备应付对方的法器变化,现在却是要多应付阵法的变化。

    那些光栅一个一个锁向吴非,他腾挪的余地越来越小,蓦地,一道光栅从吴非身上掠过,林兮涵惊道:“非师弟被锁住了?”

    屠鸿旗嘴角露出冷笑,左手拎着巨斧,右手在空中连抓,那些光栅一个个套到了吴非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吴非脸上不但没有惊慌,反而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,他心中想道:“屠鸿旗的绝杀就要施展,很明显,光锁阵的作用一定是锁住我的身形,然后用巨斧逼迫我全力相击,这样才能显示他在力量上的威能!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为吴非已经成为待宰羔羊,他却忽然向屠鸿旗冲去,蓝月光化作一道流星直射对方面门,屠鸿旗嘿嘿一笑,身子一动,一道光栅挡在身前,他像打开了一扇大门,整个人突然消失,出现在另一道光栅中。

    观战台上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,有人惊道:“这,这是使用了空间法器的光锁阵,屠少可以在这些光栅中任意穿梭!”

    空间法器虽然不如空间术法者,但还是十分罕见,有人惊诧屠鸿旗居然在对付吴非的时候用出来,他应该在对付青潇派弟子时用。

    空间法器在天行大陆上非常少见,屠少使用的其实并非空间法器,而是一张空间的光栅灵符,它可以让他在半炷香的时间内,至少发动四五次力量攻击,这对付那些身形灵活,善于闪避的对手有极强的优势,虽然只是光栅符,其价值依然不菲,甚至可以换取一件有品阶的入门法器。

    吴非一击落空,身形凝滞在当场,屠鸿旗高高举起巨斧,傲然道:“你现在认输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毅然道:“请赐招吧!”

    有人叫道:“疤脸小子找死,屠少不要客气!”

    观战者都明白,吴非不管怎么换位置,都可能出现在屠鸿旗最想要的地方,反正是全力一击,他闪不闪都一样,还不如站在那里全力一搏。

    两个裁判十分紧张,已经靠拢到吴非身后不到十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屠鸿旗脸上露出浓重的杀意,巨斧高高举起,猛地向下一劈,一道气势惊人的黄色光芒直贯前方,他在出招时已经锁定吴非,不管对方身法如何变幻,都会被光栅移到现在的位置,除了奋力一击外别无他法,如果想逃,必然一分为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