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砧板上的鱼(1)

    琐儿从宝囊中取出三样东西,那是一块腐肉、一枚紫黄色的奇蛋和一个白色的瓷瓶,琐儿将这些东西摆在巨蟒面前,对着楼上道:“爹爹,麻烦给我一只灵兽!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奇怪,一是琐儿怎么没有把喂养巨蟒的灵兽带在身上,二是她爹爹也来了,她爹爹是谁?

    只见二楼坐着的一品堂副堂主舒宗站起身子,他一挥手,一只灵兽袋抛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恍然,原来一品堂的舒副堂主就是琐儿的父亲,那今日这场开鉴,确实副堂主亲临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琐儿伸手接住,她先打开瓷瓶的瓶塞,道:“这蛋是灵鸟蛋,这瓶子里装的是一道尸魂,我现在一起放出来,就让你说的这条赤练龙挑选一下!”说完,她最后打开灵兽袋,连退数步后,吹起了长箫。

    灵兽袋一打开,一股难闻的骚味立刻传了出来,众人看见一只大耳的灵鼠先从袋中探出脑袋,四下张望后,从袋中一蹿而出。

    “麝鼠,这是最臭的麝鼠!”

    有人捏着鼻子叫道。

    巨蟒听到箫声,从催眠中惊醒,那麝鼠蹿出的同时,蟒头闪电般一点,将麝鼠咬在口中,众人看见麝鼠吱地一叫,被巨蟒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皮志千呵呵一笑,对林兮涵道:“我猜对了!”

    琐儿掩着鼻嘲弄地对吴非道:“你说错了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这条赤练龙开始是饿得慌了,你们用麝鼠喂养,他是慌不择食!”

    琐儿道:“你瞧,这巨蟒现在对那灵鸟蛋理都不理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从身上摸出三个蛋,这是他在玄女山中捡的翼鸟蛋,道:“这是我捡到的,可以试试么?”

    琐儿道:“请便!”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那巨蟒瞪着吴非,一副马上要扑过来的样子,吴非将三枚蛋放在地下,道:“你是赤练龙,这才是你应该吃的东西!”

    那巨蟒盯着三枚灵蛋,身子动了动,却是没有吞食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按照沈安珺给他黑玉上的记载,赤练龙应该是喜欢灵兽蛋才是,怎么眼前的巨蟒不是赤练龙?

    琐儿哈哈一笑,揶揄地道:“是不是要将这几个蛋打破了,喂到它口中呀?”

    吴非尴尬地笑道: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!”琐儿毫不犹豫地伸手弹出三颗小石子,三枚鸟蛋一起破裂。

    三枚鸟蛋刚打破,一股难闻的臭味立刻传来,琐儿马上又后退了两步,道:“讨厌,你这三个蛋,有一个还是坏的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巨蟒忽然闪电般地蟒头一点,将那个坏蛋连同蛋壳吸食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吴非一拍额头,道:“是了,你们一直用麝鼠喂养,这条赤练龙习惯了腥臭之味,口味已经改变,灵兽蛋它也只吃臭的和坏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巨蟒围着另外两枚打破的蛋闻了半天,摇摇脑袋收回了身子。

    琐儿脸上出现了惊奇之色,自语道:“难,难道它真的是赤练龙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和心媛大师对望一眼,都露出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琐儿望向裁判老者,道:“我觉得林非师兄说的并不确切,还请裁判大人做主!”

    裁判老者捏着鼻子道:“还是先将这里收拾干净,不然我们都被熏臭了!”

    琐儿急忙吹箫将巨蟒催眠,又用灵兽袋将它装进去,有人进入场中打扫,将地上的蛋液等物清理干净,虽然清理之人最后打开画阁四面的窗户,那股难闻的味道还是久久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裁判老者才长出一口气,道:“这一场比试大家都看得分明,小竹林弟子林非的答案虽然未必正确,但巨蟒确实也服下了那灵蛋,应该不能判错,但他所说的是灵蛋,并非臭蛋,所以这一题不能算对,只能算作平局,你们双方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虽然失望,但还是摇摇头,道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那我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裁判老者笑道:“如此甚好,这是今日的第一场平局,现在总比分还是三比三,下面就请小竹林的林非出题吧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松了口气,吴非这一场没输实属万幸,她不知道吴非怎么认识赤练龙,换作她自己,这一题只怕也已输了,因为她心中认定的和蓝野长老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楼上有人轻轻嗯了一声,林兮涵抬头朝画阁的最顶上望去,只见那个白衣人在菊夫人耳边说着什么,菊夫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从宝囊中取出一个盒子推到心媛大师和琐儿面前,道:“这里有一合加味藿香正气丸,就请一品堂判断一下有什么作用吧,琐儿姑娘可以试试,切开磨碎都可以!”

    吴非差不多从嵩江府带来了一个药店,这正是吴非用灵力炼制过的藿香正气丸。

    心媛大师从未听过藿香正气丸的名字,闻言一头雾水,楼上的慕容庸道:“又来了,又来了,藿香正气丸这名字你听过吗?”

    白璐堂摇头道:“这么稀奇古怪的名字,谁知道啊!”

    慕容庸道:“我估计,这些都是小竹林新研制出来的丹药,还没有在外面卖过!”

    吴非将藿香正气丸的功用记在玉牌上递给裁判老者,琐儿双眉紧锁,道:“你这个真的是丹药吗,如果是丹药,不会只有这一盒吧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啊,我这里一共有三盒,需要的可以拿去试试,不过一人只能拿一颗!”说完他又掏出一盒递给裁判老者。

    琐儿打开纸盒,发现盒中装着六枚丹药,丹药的颜色黝黑,形状比大号的珍珠略大,凑近一闻,一股扑鼻的冲味直扑而来,果然是丹药的气味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怀疑,吴非说一人可以拿一颗试,却没有人上前伸手。

    林兮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蓝野长老奇道:“你笑什么,你吃过这种丹药?”林兮涵点头道:“我吃过,我身上还有呢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这么说,你知道功用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嘻嘻一笑,道:“那是,我知道!”她说完掏出一个盒子,皮志千毫不客气抓走一颗,慕容庸和白璐堂眼疾手快一人拿走一颗,边上两个离得近的药修抢走两颗,最后一颗却是楼上伸出一只手,将林兮涵的盒子一起抢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