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一品堂(6)

    琐儿点点头,从宝囊中霍地抓出一根粗壮的黑带摔在桌上,那黑带丈余长,丢在桌上盘成一团,在众人的惊骇间,黑带的一端忽悠悠地矗立起来,这哪里是一根黑带,分明是一条巨蟒!

    裁判老者吓了一跳,连退数步才定下神来。

    吴非也吓了一跳,但随即平复下心情。

    那巨蟒的蟒头并不大,只比一个拳头略大,奇异的是,它的蟒头有一圈白纹,白纹之上是黄褐色的晶石图纹,它似乎从催眠中醒来,蟒头一转,对吴非和清笛长老吐着蛇信,一副马上要攻击的样子。

    琐儿此时手中多出一支长箫,她双手握着长箫,一端放在唇边轻轻一吹,蟒头一转,朝琐儿靠了过去。琐儿并不害怕,一边吹箫一边身子扭动,那巨蟒也跟着她的模样扭动,这情形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骚之味,有人忍不住恶心,急忙用手捂住嘴巴,若不是捂得及时,差点就呕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曲吹罢,那巨蟒盘在桌上微微颤动,似乎进入了催眠状态。

    琐儿放下长箫,对着吴非道:“这条巨蟒是我去年在扎拉海所抓,但我一直不知道它是什么蛇,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变异过,所以想请林非师兄帮我鉴别一下。”

    扎拉海地域广大,位于神道的东边,那里虽然不是禁地,但有些地方比禁地还危险。

    吴非的脸色有些古怪,问道:“只要我鉴别出来就算胜了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双眉紧锁,自从这条怪蛇出现,她还一直没有想出这是一条什么蛇。

    琐儿点头道:“如果林非师兄可以鉴别出来,当然是好了,不过,这条蛇一品堂也没有正确答案,我们想这次开鉴以后,去专门豢养神兽的沈家讨教讨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愕然,她自己都不知道,还怎么考人家?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他此时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,沈安珺给他的那块黑玉上,记载了太多的神兽和妖兽,这一条巨蟒虽然模样平庸,但从一些细节上,他已经判断出这是什么蛇。吴非不知道的是,沈安珺给他的黑玉,已将沈家所知一股脑地传授给他。

    琐儿道:“我要提出的问题不是鉴别这条巨蟒,而是想问你,这条巨蟒的食性,它喜欢吃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醒悟,一品堂这道题目其实非常难,如果这是一条变异的蟒蛇,除非豢养它的主人,别人很难分辨得出,若是不能分辨,那还谈什么食性?

    琐儿见大家都是紧锁眉头,有些得意,道:“这一题是有些难,不过,我提供三种食物请林师兄选择,这三种食物是腐肉、灵兽和尸魂,只要林非师兄猜对,这一场便算小竹林胜!”她说完,将一块玉牌递到裁判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暗暗摇头,说起来她一点头绪也没有,如果乱猜,猜中的可能性只有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有人道:“我猜是腐肉,你闻到那巨蟒口中喷出的味道没有,异常腥臊,若不是吃那种东西,怎么可能如此难闻!”

    不少人点头赞同,也有人反对道:“我觉得是灵兽,扎拉海的地域阴湿,有各种灵兽出没,这巨蟒一定是捕食灵兽为生!”

    慕容庸听着众人的意见,对白璐堂道:“林非果然厉害,他还没出场,就已经猜到一品堂这一场会出灵兽类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白璐堂叹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慕容庸道:“白掌柜的,你刚才做错了一件事!”

    白璐堂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慕容庸道:“你刚才应该把进夏花苑的令牌送给林非药师,让他欠你一个人情,这样下次栄达斋要和人开鉴斗药时,可以请林非师傅来帮忙!”

    白璐堂一拍大腿,后悔道:“慕容大师你怎么不早提醒我!”

    慕容庸呵呵一笑,道:“我也是刚刚想到,这巨蟒在扎拉海捉到的,未必就是生长在扎拉海,越是不可能就越是可能,我觉得是尸魂,如果那么容易就猜中,一品堂就不是一品堂!”

    林兮涵皱眉问道:“蓝野长老,你觉得是哪一种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嘿嘿一笑,道:“如果你打算蒙一题,三个答案就选最后一个,四个就选第一个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尸魂?”

    皮志千凑上来道:“我选第二个灵兽,一品堂也不是傻子,这一点一定已经考虑到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向清笛长老望了一眼,清笛长老摇摇头,示意他自己判断。

    吴非走上几步,对琐儿道:“这一题你们一品堂出得有些偏,因为辨别这条巨蟒吃什么,和开鉴没多大关系吧,要是鉴别这是什么蛇,能做什么药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琐儿眨着大眼,道:“可是,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蟒蛇,你鉴别出来,我们怎么知道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这倒也是。”他揉揉鼻子,走到巨蟒身前三步的位置站定,道:“那我告诉你,这条巨蟒有个名字,它叫赤练龙!”

    琐儿狐疑地道:“赤练龙?那它应该是红色的才是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,赤练龙这个名字他们只在传说中听过,称得上龙的巨蟒并不多,赤练龙是其中之一,据说这种巨蟒的血可以炼制不少难炼的法器,其妖晶更是稀世珍宝,连云精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和心媛大师的眉毛都是一扬,两人各自深深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条赤练龙就要蜕皮了,慢的话可能过几个月,快的话,可能几天。”

    琐儿道:“你胡说,我这条巨蟒十天前才刚刚蜕皮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就对了,赤练龙要蜕皮三次,才会变成红色,它现在头顶是白色,还要蜕皮两次。”

    琐儿道:“那我不管,你就猜它吃什么好了,就算它是赤练龙,也不是这一场的题目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那我告诉你,你喂它吃腐肉、灵兽和尸魂都不对,他应该吃的是灵兽蛋!”

    琐儿摇头道:“如果三个你都不选,那这一场你输了!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道:“我只是告诉你正确答案,你若不信我也没法。”

    琐儿咬咬牙,朝心媛大师望去,心媛大师淡淡道:“你印证一下便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