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一品堂(5)

    这时蓝野长老开口道:“这位青潇派的小友说的是那位慕容大师吧,他是跟老夫讲你们在外面,但落花已经出去接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那这件事多谢皮师兄了!”

    皮志千道:“不用谢,有适意丹卖我两颗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只听场的心媛大师悠悠道:“这枚适意丹的材料和一般并无二致,但我不知它是如何炼制的,若是丹炉炼制,不可能没有一丝杂色,若是烧炙术缓缓炼成,闭关数月才可能完成,我不相信清笛长老会花那么长时间炼制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收起适意丹,淡淡道:“非丹炉,非烧炙术。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愕然道:“那是什么,难道是地炉还是火山的溶洞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微笑道:“非炉火炼成,这是一枚极低温炼成的适意丹!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啊了一声,惊道:“这,这竟是低温炼成,难怪,难怪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万分震惊,即使有最寒冷的冰窟,将这适意丹放进去都是一个疑问,而且冰凝的丹药时间要求更长,在冰冻过程,丹药随时可能冻裂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没有说明炼制方法,显然并不想让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心媛大师点头道:“那样的话,这枚适意丹的功效,应该是普通适意丹的两倍还不止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淡淡点头,显得有些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裁判这时才打开玉牌,他看完记载,连连点头,一副赞许敬佩的神情,宣布道:“第四场,小竹林派胜,现在小竹林和一品堂战成二二,第五场由一品堂出题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那些药修有的在心里惋惜,心媛大师如果不是第三场女儿摔下来时出了意外,此刻已是三一,不过,一品堂这次是挑战方,握有出题的先机,只要心媛大师出的题目足够难,取胜还是很有把握,所以这一场试非常关键,如果心媛大师输了,有可能失去先机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局,清笛长老和心媛大师各胜一局,将总战成三三,剩下三场,每一场都非常关键。

    林兮涵心有些纠结,道:“你说,到这个时候,心媛大师会出什么题?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如果我这次没猜错,心媛大师这一题应该是鉴别神兽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慕容庸闻言,回头一笑,插话道:“你以为是次在索长贵那里,由素望大师出题呀?”

    次在栄城开鉴,袁素望是从沈家拿了一只变异的山猫来出题,慕容庸以为吴非这么说,纯粹是瞎猜。

    只见场的心媛大师向身后点点头,琐儿前一步道:“这一题,由一品堂晚辈舒晓琐向小竹林清笛长老讨教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一品堂葫芦里又卖什么药,居然让一个末学晚辈向清笛长老讨教,这分明是故意羞辱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微微一怔,她没有像众人一样的想法,要知道心媛大师作为挑起这场开鉴试的药修,她原来级别与清笛长老一样,都是宗师,以心媛大师的骄傲,自然不想多占一场先机,所以才派爱女出题。

    实际算是琐儿出题,也是心媛大师幕后指点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节,清笛长老微笑道:“很好,我们小竹林和一品堂这么多年交流切磋,也该是晚辈们出场亮相的时候了!”她说完朝二楼的看台招招手。

    林兮涵身子一挺要飘身下楼,忽然想到什么,一推吴非道:“师弟,你去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林兮涵朝他眨眨眼道:“你去,给那个丫头点厉害尝尝!”她这么说,另外四个小竹林弟子,只有林布风和林雨灵眼闪过一丝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本来是想喊林兮涵过去,见她竟然推吴非过来,责怪地瞥了林兮涵一眼,朝吴非点点头,示意允许。

    吴非摸摸脑袋,没想到自己要下场,不过他素来胆大,并没迟疑飞身跃入场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让吴非站在自己身旁,对裁判道:“这位是我们小竹林派的弟子林非,这一场,让林非来接一品堂的出题吧。”

    裁判老者点头道:“清笛长老,按照规矩,这一题算是一品堂的弟子出题,那下一题也该由贵派的林非弟子出题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一怔,这才醒悟过来,一品堂这是设了一个简单的圈套,而自己一时不察,竟然当,要知道对方是早有准备,而吴非则是临时拉来,以他的药修修为能有多少难度,等于白送对方一场,但是事已至此,若是反悔则显得小竹林过于小气,当下点头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裁判长老转问道:“心媛大师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面无表情,道:“清笛长老都没有,我还有什么,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琐儿盯着吴非,看到他下巴那道疤痕,露出一缕憾色,她取出一块药修身份牌放在桌,众人看得分明,这玉牌黑红两道分明,红痕正好超过黑痕十道,这丫头居然小小年纪,居然刚刚好是一位初师药修。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取出自己的药修牌放在桌。

    琐儿低头一看,嘴角不由微微一撇,暗道:“这小子参加的药修开鉴显然很少,虽然成绩不错,但还是没级别。”其实她也只吴非多了一道红痕,但级别差了一级。

    吴非次赢素望大师,赢了十二道红痕,但也受慕容庸的连累输了三道,所以还差一局胜利才是药修的初师,他朝对面施了一礼,道:“在下小竹林弟子林非,请一品堂琐儿师妹赐教!”

    琐儿回了一礼,道:“林非师兄,如此有僭了!”

    看台的慕容庸和白璐堂对视一眼,慕容庸微笑道:“一品堂吃亏大了,这林非对付袁素望都游刃有余,我估计让他对付心媛大师都有得一战!”他之前看不起吴非,回去之后仔细琢磨,却是越想越觉得这小子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白璐堂点头道:“不错,林非只要拿出身那个什么五虎丹,估计是心媛大师也得抓瞎!”

    林兮涵听到两人对话,心窃笑,暗道:“非师弟身岂止有五虎丹,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多少,一品堂以为占了便宜,其实却要栽个大跟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