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一品堂(4)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不信的表情,心媛大师也是眉头紧皱清笛长老微微一笑,伸手从宝囊中取出三件药材放在桌上,那三件药材正是玉鳞、苦苔和磺丹,只是这三样东西的品阶比刚才心媛大师的三件要低不少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伸手将三件药材往天上一抛,叫道:“看好了!”她单掌虚空一抓,“啪、啪、啪——”三种药材一起爆裂,化作三团尘雾。

    几乎没人看清清笛长老的身形,就见人影一闪,她已经消失在座位上,再出现时,空中的三团尘雾已经消失不见,空中响起一道干裂的声音,那是空气骤然压缩所发出了的空爆,就在大家的惊骇中,一股冰凉的冷意彻骨而下,接着就是烧炙的感觉,紧接着所有人都觉得身子仿佛要爆裂开一般。

    心媛大师瞳孔猛地一缩,她清晰地感觉到清笛长老使用的这招就是她刚才最后的融合技,只是清笛长老用得更炉火纯青,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。要融合不能相容的药材,唯有快,显然清笛长老已经快到极致。

    人影一闪,清笛长老出现在原位,她的面前多了一颗乌黑光亮的药丸。

    裁判的老者伸手一招,药丸落入他手中,看了片刻,才赞赏地道:“不错,已经凝丹,果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只需再进入丹炉炼制即可!”

    看台上不少药修都露出叹服的表情,刚才心媛大师和清笛长老所展现的炼药术其实并不复杂,就是冰印术和烧炙术,但如此的瞬间完成,即使他们有心仿效,目下都不可能学会。

    虽然心媛长老拿出的材料品阶要高不少,但原理都一样,她点点头,道:“这一场我输得也不算冤,现在请清笛长老出题吧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点点头,取出一枚黑色的丹药放在桌上,道:“这是我炼制的一枚上品适意丹,请心媛大师辨别一下,它和其他的适意丹有何不同?”说完,将丹药推到心媛大师面前,接着将一块玉牌推到裁判老者面前,那玉牌自然是记载了这枚适意丹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狐疑,适意丹虽然珍贵,但对心媛大师来说,只是炼制有些麻烦,并不见得是很难炼制之物,清笛长老出这样的题目,要么是自大狂妄,要么就是看不起对方。

    吴非也有些迷糊,不知道清笛长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林兮涵对吴非传音道:“我师傅的适意丹,是小竹林的代表,那是一绝,这一题心媛必败!”

    心媛大师拿起适意丹仔细端详,这一枚适意丹和普通的没有什么区别,外表上看,并不十分光滑圆润,但是质地细密,炼制得异常完美。

    这枚丹药的品相并不高,既然清笛长老说它是上品,那它一定有上品的理由。

    心媛大师眉宇间露出凝重的表情,她身后站立的琐儿见母亲如此凝重,不禁也紧张起来,要知道心媛大师现在是二比一领先,这一场输了,双方就回到同一起跑线,谁胜谁负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倪成伸了个懒腰,他对这种丹药鉴别毫无兴趣,若是像刚才那种香艳的斗法,倒还能勉强一看,他对皮志千和李昊阳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皮志千刚才那一场看出点味道,觉得再看一场也无所谓,被倪成一说,道:“反正出去也没事做,不如再看一场吧?”

    李昊阳也道:“是啊,现在二比一,我们看完这一场分出胜负再走。”

    倪成撇撇嘴,道:“那你们看吧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吴非回头看了一眼,明显感觉到倪成对他的不屑,吴非有一种感觉,如果自己没有出现在这里,倪成说不定反而会留下来。

    李昊阳立刻改口道:“倪师兄,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皮志千耸耸肩,他改变了主意,道:“我再看看,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倪成哼了声,转身而去,李昊阳犹豫了一下,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皮志千走到吴非身边,朝蓝野长老点头行了一礼,对吴非低声道:“喂,林非,适意丹你弄得到不?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有回答,林兮涵却没好气地道:“你们青潇派是神道第一的门派,自己花钱去买就是了,何必问我们。”

    皮志千毫不在意,嘻嘻一笑,道:“我是花钱,我花钱跟你买成不成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要多少,干吗不去对面的一品堂问问,他们的舒堂主不是也在那里?”

    皮志千伸出三根手指道:“三颗,就三颗,实在不行两颗也成,一品堂我一个人都不认识,至少这里我还认识你呀!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你还真的狮子大开口,我现在身上总共才三颗,给你两颗我就剩一颗,凭什么给你两颗,就算我以后进入青潇派,要和人搞好关系,也不能白送这么大一个人情。”想到这里他摇摇头,道:“对不起,在我们小竹林,能炼制适意丹的只有清笛长老,像我这样的弟子,还没资格去向她老人家讨要丹药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斜了皮志千一眼,道:“你怎么不问我呢?”

    皮志千喜道:“姑娘有吗,太好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你拿三千银石来,我卖你一颗!”

    皮志千苦着脸道:“把我卖了吧,我哪有三千银石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不屑地道:“那你就自己去司马家的交易会上找吧,三千银石的价码是司马家定的,我可不敢乱了行市。”

    皮志千抓着头皮道:“我就是因为交易会的买不起,所以才请你们帮忙,看在我帮过一次忙的份上,你就帮我弄两颗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你帮过一次什么忙?”

    皮志千道:“刚才出去接你们的长老没有说吗,是我告诉她,她才出去接你们的!”

    吴非又奇道:“不是慕容前辈告诉她的?”

    皮志千道:“哪个慕容,你是说那个小老头吗,我进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来呢。”

    吴非正要说什么,只听场中的心媛大师叹息一声,道:“这一场,是我输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瞪了皮志千一眼,刚才跟他说话分神,没有看清场上的变化,不知道心媛大师怎么就认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