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巴河城姓谬的(5)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笑,什么一身骚味,那老者一定身上是带了只什么妖兽,这时点头道:“是的,有一位前辈,他从这里传送到舒城去了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冷哼道:“那老家伙仗着资格老,老娘问话他居然爱答不理,被老娘拿来练手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头冷汗,道:“您问什么他爱答不理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掏出一张画像,道:“我问他看见过你这个人没,他居然鼻子出气,我问了他两遍,他居然说,老子见过也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那画像正是自己,这应该是赤霞夫人记住自己样子,画在纸上,不由哭笑不得,道:“哪有夫人这样问人的。”他这才想到那老者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,原来是赤霞夫人拿过自己的画像问过他。

    见到赤霞夫人对吴非拍肩,显然两人十分熟络,这时守传送阵的中年人脸色有些难看,他知道吴非是小竹林的弟子,原以为小竹林派不过是西北道上的小门派,却不知道他同伴修为有这么高,早知道就收两百二十银石放他过去了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还要赶到舒城去,夫人身上带没有带金石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点头道:“有!”说着住吴非朝传送阵走去,一瞥间看见郑奇亮往人群里缩,一伸手就将他拎出来,抬手啪啪就是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吴非忙阻止道:“夫人,这个不怪他们,此地的城主实在可恶,他们都是有怨气才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瞪了郑奇亮一眼,一把将他抛了出去,恶声道:“滚,依老娘在祺关城当城主时的作风,一定将你关起来吊打半个月!”

    郑奇亮捂着脸吓得一个哆嗦,连连道歉,暗道:“这恶女人居然也是个城主,刚才那老者是第五层修为都被她打伤,看来实力决不一般!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传送阵前,赤霞夫人问那中年人道:“我们要去舒城,你想收多少金石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呐呐道:“夫、夫人两块银石,这位林,林少侠,本来要收二十,现在也收两块罢!”

    外面众人听到中年人如此标准,纷纷露出愤恨的表情,赤霞夫人掏出几块金石抛给中年人,一指传送阵外的众人,道:“他们几十个都是老娘的人,每人就算两块银石也便宜你了,想去舒城的现在跟我进来,老娘今天心情好,我请客!”外面围观众人一声欢呼,有一半立刻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朱老三冲在最前,而郑奇亮却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面色微变,道:“夫人,您,您这样做恐怕不妥吧?”那八个护卫也往前靠,挡住打算走进传送阵的众人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冷笑道:“你去告诉那姓缪的,就说是祺关城赤霞夫人放的人,他要是有胆,就来舒城找我,看他这城主还想不想当!”

    八个护卫虽然想去阻拦,但中年人却是没有勇气阻拦,众人呼啦一下涌进传送阵。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夫人认识巴河城的城主缪汶彬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不屑地道:“姓缪的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,说起来,老娘就是从他手里抢的祺关城城主位置,我第四层修为时就打得他满地找牙,想不到他越混越好,跑到巴河城来当城主!”

    朱老三闻言,不由喜道:“那夫人您何不再干一次,将姓缪的打趴下,您来当城主!”

    周围人一起附和,道:“是啊,是啊,夫人您来,我们一定双手双脚拥护!”

    吴非朝赤霞夫人竖起大拇指,道:“夫人到底是当过城主之人,到哪里都这么有人气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对阵外的中年人瞪了一眼,喝道:“还愣着干吗,再不传送,信不信老娘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”

    中年人脸色难看,却不敢违逆,命人打开传送阵,光芒闪烁间,他深深的瞥了一眼吴非,将这少年的样子印在心里,暗道:“小竹林的林非是个什么人物,居然能交到修为如此厉害的朋友!”

    等到那些人都被传送走,中年人狠狠一跺脚,掏出玉牌准备给城主大人报讯,将报未报时,城头一道黄云落下,两个黑衣人拥着一个白衣青年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青年衣着看似朴素,其实却十分讲究,那一身如丝般柔软飘逸的白袍,绝非一般材料所制。

    三人一落下,一个黑衣人立刻上前喝道:“喊你们城主出来拜见我家少爷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怔,这是谁家的少爷,居然这么嚣张?当他看清那两个黑衣人都是第五层的修为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哪里还敢怠慢,立刻捏碎玉牌通知城主缪汶彬。

    片刻后,缪汶彬带着两个侍女匆匆赶到,他一见那青年,立刻扑了过去,跪在地上行礼道:“巴河城城主缪汶彬,参见司马少爷!”

    所有人闻言都大吃一惊,这青年居然是舒城第一少司马亦鸣。

    司马少冷冷扫了缪汶彬一眼,缓缓问道:“你,见过这个少年没有?”他手一挥,出现一张画像,画像中的少年正是吴非,只是他脸上加了浓浓一笔疤痕,显然这张画像早就有了,那疤痕是后来加的。

    缪汶彬吃了一惊,道:“不错,有这少年,他刚才还在这里!”

    司马少自语似的问道:“这么说来,这小子没死,他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缪汶彬磕头道:“这少年要去舒城,因为身上带的金石不够,可能去大巴灵石铺兑换金石去了!”

    守阵的中年人上前跪拜道:“城主大人,不是的,那少年被一位叫赤霞的妇人带着,已经传送去了舒城!”

    缪汶彬听到赤霞夫人的名字,不由微微吃惊。

    司马少玩味似的看了一眼缪汶彬,道:“很好,他只怕是回舒城赶去参加比试了,姓缪的你这次真是做得很好!”说完一挥手,两个黑衣人身子一纵,带着司马少腾空而起,朝着舒城方向飞驰而去,他们并没有使用传送阵,因为五百里的距离,对于第五层的高手来说,也不过就是两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缪汶彬咀嚼着司马少的话,额头禁不住冷汗淌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