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巴河城姓谬的(4)

    吴非正想着巴河城请这么多护卫,一定要花不少钱,这个缪汶彬虽然敛财,但也要开销,他并不见得是那种守财奴,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目的。

    听到缪汶彬的问话,吴非一怔,躬身道:“在下有急事要赶去舒城,可是身上没带金石,刚才那位传送阵的大人要我去兑换些,我怕来回一趟迟到,能不能请城主大人网开一面,让在下支付银石可好?”

    缪汶彬回头看了一眼守阵的中年人,点点头对吴非道:“有急事可以理解,你去兑换吧,下次出门可记得多兑换一些金石在身上!”

    吴非本以为他会破例一回,彰显一下自己的宽容,想不到这厮完全是不给机会,不由心里咒骂一声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周围人群对吴非没有好气,那朱老三虽然不敢当面对缪汶彬发火,却是对吴非背影骂道:“王八羔子,就是有你这种人,我们才老是被宰!”他说完竟然飞起一脚朝吴非屁股踢去。

    吴非听到风声,身子一闪让在一边,回头道:“大叔,我是有急事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朱老三一脚没有踢中,怒道:“老子非将你这小子痛打一顿,出口恶气再说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围拢过来准备看热闹,吴非苦笑着摆手道:“朱大叔少安毋躁,请听我一言!”

    缪汶彬咳嗽一声,道:“巴河城内禁止斗法,你们要在这里打,不许用灵气灵力,谁用灵气灵力,不但要罚两百金石,还要关上七天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叫苦不迭,缪汶彬这不是鼓励朱老三出手吗,哪有这样当城主的!

    朱老三却是知道姓缪的喜欢千方百计弄钱,他并不在乎,卷起袖子道:“小子,就算你求饶也没用,老子今天非打你一顿出出气!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我是跟他动手,还是用音遁术逃走?”

    朱老三的修为是第二层高阶,比吴非略高,但吴非昨天施展了六次音遁术,加上又受了伤,若真是斗法他还未必占便宜,但面对面用体技,这朱老三吴非还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正想着,朱老三已经冲到吴非面前,挥拳朝他脸上砸来。

    吴非见朱老三出手并不完全粗笨,便知此人除了有些蛮力,战斗经验应该比较丰富,当下身子一矮,一记扫堂腿扫出。

    朱老三先前踢吴非屁股被他闪过,知道吴非身法灵活,这一脚他也早有准备,吴非一脚扫出,他便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吴非一脚扫空,身子前窜一步,就势以右掌支地,双腿连环扫出,这是连环扫堂腿的变招,是吴非从武术招术中悟来,并不全是思思教他的体技。

    朱老三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招术,他以为吴非一腿落空一定要站起来变招,谁知道根本不是,被吴非一连串的攻击弄得手忙脚乱,连跳两下后,被吴非扫个正着,扑通一声扫倒在地。

    围观人群哈哈大笑,有人道:“朱老三,你活回去了,还教训人家呢,被一个后生晚辈教训了!”

    朱老三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,身子一窜,再次扑向吴非,这次他拼着受一脚一拳也要抓住吴非,就算体技不如对方,自己身高体重的优势摆着呢,就不信近身搏斗还是吃瘪。

    吴非见朱老三身上空门大开,不由哑然失笑,近身战更适合擒拿,他虽然擒拿手法并不高明,但抓住朱老三的手掌向边上拗一把还是轻易做得到,朱老三只觉得一条胳膊好像被人操控一样,身子跟着转了出去。吴非反扭住朱老三的胳膊,将他一张脸按得贴近地面,问道:“认不认输?”

    朱老三一张脸痛得通红,叫道:“认输,朱某认输!”

    缪汶彬见这一架打得无趣,哼了一声,带着两个侍女转身而去,那八个护卫倒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松手将朱老三推开,抱拳道: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朱老三退开几步,脸上有愤愤之色,道:“用体技我打不过你,但是斗法,你小子一定不是老朱的对手!”

    周围人群发出一片嘲讽之声,朱老三怒道:“你们这帮龟孙子,我帮你们出气,你们看老子笑话,有本事自己下场试试,这小子的体技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吴非不想惹是非,既然缪汶彬已经走了,他还不如去兑换银石早点离开,身子一转想要走出去,先前那叫郑奇亮的壮汉一步挡住去路,他冷冷地道:“第三层修为以下的,今天上午,谁也不许传送走!”吴非眉头微皱,道:“在下身上有事,恕不能在此奉陪!”

    郑奇亮朝周围一声呼喝,道:“我们不是朱老三,一个人打不过你,一起动手的话,你是不是还这么厉害?”周围的修炼者一起卷起袖子,有人叫道:“是啊,小子,你要是敢动半步,我们让你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吴非朝传送阵的中年人望了一眼,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没有半分阻止的意思,不由叹了口气,暗道:“李昊阳啊李昊阳,不是我不跟你打,是今天我实在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听一个女子粗豪的声音叫道:“你们是吃饱了撑的么,为难一个小孩,老娘看谁敢动他一根汗毛!”

    吴非一抬头,看见一片红云从天而降,这女人只听声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,吴非喜道:“赤霞夫人,我以为你没有收到我的讯息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赤霞夫人,她一身红衣,落在传送阵门口十分耀眼,她嘿嘿一笑,传音道:“我拿了你的迷仙葫,立刻找地方闭关炼制成迷仙丹,练完丹后马上修炼,今天早上出关一看,你小子遇难了,所以才来晚一步,幸亏你没事!”

    吴非扫视了一眼赤霞夫人,惊异地道:“恭喜夫人,您就突破到第五层了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落在吴非身旁,拍拍他肩膀笑道:“说起来,这要多谢你啊!”她四下扫视一圈,刚才嚷着要对吴非下手的人都装聋作哑地退开,不禁哼了一声,问道:“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额头上点着红色的一横,一身骚味的白发白胡子老头从这里离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