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巴河城姓谬的(2)

    虚影伸出一只手,抚摸着林兮涵的脸颊,柔声道:“师姐,希望下辈子,我们还能相见、相遇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身子抽动着,哽咽道:“师弟,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虚影身子渐渐变淡,似乎马上要消失,但他忽然一顿,道:“我的那盆神隐九色菊,现在应该成熟了吧,你别让他看到。”

    吴非洞中有一个蓝色瓷盆,盆子上刻了两排字,那是林子焕和林兮涵一起写的:一定要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盆花曾是林兮涵与林子焕相爱的见证,但林子焕并不知道林兮涵因为伤心,并没有搬回去种植,以至于慢慢枯萎,后来吴非将神隐九色菊移栽到洞外,花盆却已收起。

    林兮涵呜呜痛哭,道:“子焕,子焕,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样好?”

    虚影安慰道:“我今天出来这么久,下次可能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忽然想起什么,道:“可是你一直没有告诉我,该怎样复活,我现在再去帮你找身体,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虚影安慰林兮涵道:“不急,等你找到那个人,再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点点头,她不知道天下之大,要去哪里找一个和吴非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才问你,那盆神隐九色菊成熟没有,你还没告诉我呢。”

    虚影再次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林兮涵知道吴非移栽了那盆蓝花,于是点头道:“是的,它又恢复了生机!”

    虚影若有所思,道:“兮涵师姐,你知道么,那株神隐九色菊,本来我是为我俩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怔,道:“为我们两个准备的?”

    虚影微笑着道:“不错,现在我用不上了,就当给师姐您的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那是你留下的东西,我应该为你保存,等你复活后,你还是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虚影摇摇头,道:“师姐,神隐九色菊的花儿固然珍贵,最珍稀的还是它的根茎,我在这个瓶中藏了两枚冰灵丹,你们到时和神隐九色菊的根茎一起服用,一定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摇了摇手中的黑色瓷瓶,听见里面有轻轻的沙沙声,不由一愣,这个黑色瓷瓶跟了她这么久,居然不知道里面藏了两枚冰灵丹,不禁摇头道:“不,这个要留给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虚影望着林兮涵,生气地道:“师姐,你还放不开吗,我答应了你的要求,你就不能满足我这最后的愿望?”

    林兮涵呜呜哭着,想要扑入虚影的怀中,却是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子焕,子焕,我答应,师姐都答应你,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口中喃喃念着,身子一歪伏在床上,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不能改变,涵儿,你不知道,从我死去的那一刻,一切都已注定!”

    虚影望了一眼林兮涵,摇摇头,留下长长的叹息后,慢慢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清晨,大地苏醒,天空飘着细雨。

    巴河城在天芓山以南六百里,是一座不大的小城,虽然不大,但巴河城的位置十分重要,因为这里有直达舒城的传送阵。

    此刻,巴河城的传送阵门口聚集了不少要去舒城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这些修炼者正吵吵嚷嚷,一个络腮胡的汉子大声道:“你们巴河城简直伤天害理,凭什么今天的传送费涨这么高”

    守护传送阵的是五个修炼者,为首的是一个第三层修为的四十余岁中年人,他举着一块令牌,道:“城主大人有令,昨天晚上巴褐山发生大爆炸,所有要去舒城的修炼者,第三层以下都必须登记,传送费涨价只是暂时的举措,急需传送的只有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络腮胡怒声道:“什么对不起,要登记就登记,要检查就检查,凭什么涨价涨得这么离谱!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眉目清秀,但下巴上有一道疤痕的少年蹒跚地走过来,他衣衫有些凌乱,神情十分疲倦。

    这少年挤到人群前,问道:“涨价涨到多少,我要去舒城!”

    为首的中年人瞥了一眼这少年,道:“先登记,再交二十块金石!”

    少年人点点头,走到一边去登记,人群中有人发出一阵嘘声,有人骂道:“这小子是谁裤裆破了冒出来的乌龟王八蛋,他一交,这价格还就真的涨上去了!”

    那少年充耳不闻,登记完毕,取出两百块银石交给守阵人,中年人哼了一声,道:“只收金石,不收银石!”那少年脸色一变,道:“两百银石到哪里都可以换二十金石,为何这里不行?”

    中年人不屑地道:“你是新来的吧,我们巴河城的规矩,平时是一块金石传送十个人,从不用银石,任何人不得违背!”

    负责登记的悄悄对中年人道:“这个少年登记的是门派中的弟子,要不要放他过去?”

    中年人问道:“他是哪个门派?”

    登记的那人道:“小竹林派!中年人哼了一声,道:“好像听说过,似乎是个西北的小门派,西北神道很多掌门人都只有第三层修为,我们按规矩来!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不屑的道:“谁不知道巴河城的缪剥皮啊,他是想尽办法赚我们的钱,平时要是凑不齐十个人,那一个人一块金石也得过啊!”

    少年人脸色数变,道:“我多加二十银石,可以不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摇头道:“不行,你要兑换银石,可以去巴河城的大巴灵石铺兑换,我们不负责兑换!”

    有人私语道:“那大巴灵石铺就是缪剥皮开的,别的地方一块金石换十块银石,在他那里就只能十二块银石换一块金石!”

    少年人有些无奈,收回银石转身欲走,这时一个人群中一个结实的壮汉拦住少年,道:“不许去,你要是去了,就是和我们这些经常经过的修炼者作对,巴河城太无耻,我们再也不能让他们如此算计,要团结起来不坐他的传送阵!”

    少年人苦笑道:“在下今天有一场重要的比试,必须参加,还请多多体谅!”

    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,他昨晚在山上晕厥,一直到半夜才清醒过来,清醒以后,怕有妖兽侵袭,所以服了枚隐匿丹躲避起来,到了清晨,才从山里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