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逆传送(6)

    其实吴非一天最多只能使用五次传送,刚才已经使用了一次,只剩下四次,但他现在修为有所提高,暗忖拼着受伤也要多用一次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一声雷爆,地下蓦然升起一团绿色光影,从中心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吴非不敢怠慢,再次使用音遁术带着黎影离开。

    音遁术极其消耗体力和灵力灵气,吴非刚才计划时,并没有计算到他先前受伤,胸口被巨骸吸了一大口血,虽然他服用了回复丸,还是没有完全恢复,到最后一次使用音遁术时,身子已经极度虚弱,但吴非依然完成了第六次的遁术,他不知道的是,如果体内没有千年参合参,连第五次音遁术他都可能完不成。

    背后的光影不断扩大追来,两人蓦地出现在一片矮树林中,吴非双唇发白,道:“现,现在轮到你用传送符了!”

    黎影脸上带着一道奇异的笑容,她手中的传送符已经点燃,轻轻拍在吴非胸口,道:“我这一生,最快乐的一刻就是遇到你,只可惜不能和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吴非只觉身子被黎影推得飞了出去,而她自己却是向着那团绿光倒飞而去,他只叫了一声:“黎小姐”身子已在一片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绿光过处,山林树木都成焦土。

    吴非在片刻的恍惚后,出现在一座山顶,绿光就在他眼前如花般绽放。

    “轰一一”

    绿光消散的最后一刻,吴非看到一道炫目的光芒朝他所站的位置推来,所过之处绿地变成沙砾,河流干涸开裂,连天空都染上一层邪异的青紫,吴非再也没有能力后退,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那光芒如海浪般奔涌扑来。

    山顶一层层坍塌,在坍塌到离吴非五十步的距离时,光芒力竭而弱,一堵断崖出现在吴非身前。

    吴非感觉到巨骸在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怒吼之后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一切慢慢静止下来,但那股肃杀之气却变得浓郁,仿佛可以将天地之间的一切烧尽。

    吴非挣扎着站起,走到断崖边,不禁心潮起伏,他来到天行大陆,黎影曾让他负疚和心痛,她临死说的话,是表明心志又是绝决。

    “黎小姐,你又何必一定要死?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知道,黎影早已立下死志,在她答应接受冴叔的侮辱时,就不愿在苟活于世,就算黎俊伯练成神傀。

    这世上,对有些人来说,屈辱比死亡更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一大片的苍茫,吴非灵识有些模糊,他晃了一晃,此时心里已经无所羁绊,身子一软就此栽倒。

    舒城,神王宫。

    天色略微昏暗,此时已近黄昏,往日人来人往的神王宫,现在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在神王宫边上的一条小巷中,站了十余人,他们一个个面色冷峻,一言不发。当先一个老者面色极其难看,正是司马不斋。

    终于,司马不斋缓缓开口,对一个清纯的翠衣女子问道:“你确定那一定是炼制神傀?”

    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被吴非用逆传送先逃出来的林兮涵。

    正如吴非所预料,黎俊伯等人在此地设置的阵法还来不及破坏,林之羽等人便已赶到,所以林兮涵有惊无险地安然回来。

    林兮涵听到司马不斋的问话,肯定地点点头,她脸色有些哀伤,道:“不错,那神傀是一具巨骸,他身上插着五根管子,以吸取供养者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转头问林之羽道:“如此说来,你的弟子林非乃是身具异型血了?”

    林之羽并不知道吴非是什么血液,一时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对司马不斋欠了欠身,传音道:“林非应该是蝾螈血,在小竹林,他血液的秘密,只有我和他师傅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点点头,一指清笛长老身后另一个俏丽女子道:“她就是那个蓝莹血的女子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不错,她刚刚赶来,本来我们想通过交换,找到炼制神傀那帮人的所在,没想到涵儿居然自己逃出来了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出了一口气,道:“很好,这个丫头绝对不能交出去!”又转头问身后的司马少道:“鸣儿,这两天,交易会上有没有紫荆血的成交?”

    司马少神色恭敬,道:“这次交易会上没有成交过紫荆血,但是鸣儿打听过,在三个月前,栄城曾有人用天价成交过一次紫荆血!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道:“你查了购买者的身份么?”

    司马少道:“卖家我查到了,但购买者的身份神秘,拍卖成交后便不知去向!”司马不斋哼了声道:“一定是姓黎的人,他们果然还留了后手!”

    林之羽惊问道:“没有蓝莹血,紫荆血也可以替代?”

    司马不斋点点头,道:“不错,但是用紫荆血炼出来的神傀,战斗力会降低三成,这么看来,我们倒是不用太担心了!”他说得轻巧,林之羽等人却是默默无语,那神傀就算只有第八层的修为,也不是一般修炼者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发言的冰山长老这时开口道:“大家不用太担心,就算那神傀炼制成功,使用起来也有不少禁制,长老会会尽快想法将其诛灭或驱赶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女子啊呀叫了一声,众人转头看去,只见思思一手捂着胸口,身子正软软地跌倒,林兮涵就站在她身旁,一伸手将思思扶住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见思思倒下,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这丫头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咬咬牙,她知道不好隐瞒,道:“这孩子,是林非收的神奴,她和林非有心灵感应,只怕,只怕林非已经出事了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这话一出,林兮涵心中猛地抽搐了一下,跟着思思一起跌倒。

    两人身旁的落花长老和乔婆婆急忙出手,一人一个将她们扶住,落花长老翻开思思的眼皮,发现她还只是晕厥,忙道:“林非还没有死,先不要伤心!”

    司马少见思思和林兮涵同时为吴非担心,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司马不斋双眉紧皱,道:“我们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,他们不出来,我们是找不到人的!”

    林兮涵心里喃喃道:“非儿,你不能死,不能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