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石窟陷阱(1)

    那孟沙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我从来不相信实力最强,就能得第一!譬如刚才这一战,你觉得自己无法闪避开铁战心的弦影刀,但人家林非就让开了,那是不是证明林非就比你强?”

    李昊阳气得双拳紧握,道:“那阁下呢,是不是不敢赢我?”

    孟沙不屑地道:“在下修为还不高,没人觉得会有威胁,所以孟某告诫阁下,越是遇到像我这样的对手,越要小心,因为像我这样的人,才会放手一搏!”

    李昊阳冷哼了一声,道:“那我很希望看到你放手一搏的样子!”

    孟沙道:“放心,我们今日获胜,明天就有一战!”

    比试继续进行,吴非刚才其实还是被弦丝伤到,虽然伤得很浅,但也让他心惊不已,现在吴非不想留在这里看别人比试,远远朝钟忠和霍东飞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绊住陈春梅,自己拉了林兮涵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林兮涵脸色还有些苍白,道:“刚才吓死我了,那个铁战心真是卑鄙,我觉得只是废除他的修为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说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林兮涵手指比了个剪刀的手势,恶狠狠地道:“不但应该废除修为,还要断他手足!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故意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有些可笑,叹了一声,道:“算了,对那种人,以后还是提高警惕为上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撅嘴道:“说得轻巧,你再提高警惕也有打盹的时候,那些宵小伎俩和暗算根本防不胜防!”

    司马长老的决断很快,各比试场从第二场以后,每场加派了一名裁判,这并不是要保护参加比试的弟子,而是严防有人再用阴损招术取胜,同时宣布取消可雷国精英弟子比试资格二十年,再处以罚金十万银石,因为铁战心修为被废,不再追加对他本人的处罚,但对其长老,处罚是终生不得涉足精英弟子比试。

    而对昨日汗古国李吉违规使用的紫玉,判罚倒是颇重,李吉终生不得参加精英弟子比试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吉过了年龄,不参加毫无影响,而对汗古国是警告加十万银石的罚金,昨天说的五十年内不得参加精英弟子比试并没宣布,让人觉得判罚存疑。

    这一日的比试倒也精彩,因为判罚和裁判加重,没再出现重大伤亡。

    最让人意外的是,素来不让人看好的西北神道弟子沐紫红,她第一天轮空后,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之力国的大力神公孙钧,整场比试沐紫红没给对手任何机会,那些以为她走狗屎运才进入第二轮的看客,全都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但吴非却并不意外,沐紫红的小如意锤本就是靠力量取胜,那之力国的大力神,既然也是靠力量,那输了也正常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增加了名额的西北神道有两人进入了前十六,剩下的比试即使全输,也是他们近几十年来的最好成绩。

    小组比试的前四名,实际上已经进入精英弟子比试的前十六,所以剩下的比试是争排名,吴非这组的前四名分别是他和李昊阳、燕秋寒、孟沙。

    舒城城内,最有名也是最热闹的一个去处,名叫神王宫,这神王宫纪念的是一位上古大神,据说他突破第九层后成功飞升,其经历和故事被传的神乎其神。在这里,凡人和修炼者都喜欢来转转,是闲逛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吴非和林兮涵转到神王宫的时候,还未到正午,反正下午也没比试,吴非就带着林兮涵在舒城乱转。

    林兮涵手上抓了两串灵果,这灵果有点像糖葫芦,她一边咬着果子一边道:“哇,这里好热闹,什么东西都有的卖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上次在栄城买过林兮涵的春宫画,不由微笑道:“什么东西都有,未必是好!”

    林兮涵见他目光闪烁,猛地想起了什么,俏脸泛红,一拳捶在他背上,道:“不许再去买那种龌龊的东西,你要是再敢去买了偷看,看我怎么处置!”

    吴非忍不住调笑道:“好啊,那你给我看本人,我就不去买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气得鼻子一歪,怒嗔道:“你找打!”

    吴非掉头便跑,笑道:“来打呀!”

    两人在神王宫的店铺街上追追打打,引得路人不时侧目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两人身前,这是一个凡人,长相有些猥琐,一对三角眼朝林涵兮身上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林兮涵虽然易了容,但模样依旧俏丽,她有些不悦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人取出一张请柬在两人眼前一晃,道:“二位爷,这是司马家交易大会今日下午的入场请柬,我看两位郎才女貌一对璧人,这请柬便白送你们了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白送?”

    那人干咳一声,笑道:“那是自然,像二位这样天仙般的玉人,怎么还能问你们要钱呢!”

    林兮涵见他嘴上说是白送,却没把请柬拿出来,皱眉道:“多谢了,但我们不要!”

    那人悄悄靠近过来,低声道:“今天的下午会有一件上品法器会在交易会上拍卖,两位一定不要错过!”

    林兮涵知道这家伙把他们当作普通的散修了,道“你说了白送,要么拿来,要么赶快走!”

    那人一指不远一家拐角处的店铺,道:“两位若是无事,可以去小店逛逛,买不买东西随意,这张请柬一定双手奉上,我们新店开张,只是为了增加点人气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已经有了,多谢好意!”

    林兮涵眼珠一转,问道:“喂,老板,你们是不是开黑店的呀?”

    那人急忙摆手,道:“我可不是老板,我只是个伙计,什么黑店,二位爷若是没有喜欢的,不买便是!”

    林兮涵双手叉腰,哼道:“黑店我也不怕,反正也没事,进去瞧瞧又怎样!”

    那人竖起大拇指夸道:“这位姑娘不但人漂亮,胆气也非同一般,小兄弟你真是有福!”他说着在前面带路,穿过一排店铺,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。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想不到神王宫边上还有这种小巷,你们老板把店铺开在里面,一定生意很不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