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小竹林的不传之秘(6)

    一柄青色的长刀忽然出现在铁战心手上,他陡然一动,一道青光劈向吴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人听到铮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这仿佛是一声弓弦的声音,青光一闪即逝,但在铁战心通向吴非之间,地面赫然出现一道浅浅的白线。

    这一刀太不可思议,林之羽霍地站了起来,他脸色惊变,铁战心昨天用闪电般的刀速一招制胜,他没有看见,但眼前这一刀实在匪夷所思,跟人用极细的弦丝弹射对方一样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已经不是比试,而是杀戮。

    场上的裁判也愣在那里,铁战心这一招完全出乎意料,就算知道也来不及阻止,他向吴非看去,只见吴非从眉心到胸口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线。

    铁战心冷冷做了一个一分为二的动作,吴非身子一晃,似乎就要栽倒,但他左脚一撑,硬生生将身子撑住。

    裁判长老几乎暴怒了,叫道:“不是说了不准出杀手吗,一招将人劈为两半,到底还有没有规矩?”

    铁战心耸耸肩,道:“谁叫他自不量力,在三十步内,我有把握只伤他一只手或一条腿,三十步以上,我就只有取他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十分自负,裁判长老几乎要抓狂,他恨不得一掌击毙铁战心,吼道:“但这是比试,不是生死角斗场!”

    铁战心道:“比试就是生死之争,我早已做了打算,若这招伤不了对手,就算认负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但这时只听一个声音淡淡的道:“那你认负吧!”

    众人朝发声处望去,只见吴非掏出一块绢布,轻轻将鼻尖的血线擦去。

    铁战心面色大变,叫道:“不,不可能,你一共退了十九步,我的弦影刀正好将你劈成两半。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你只数了我后退的脚步,但你没有发现,我从第七步开始,每一步都要比第一步多三寸!”

    铁战心朝地上一望,气得差点吐血,吴非地上的脚印果然在拉长,他只盯着对方的身子,疏忽了地上的距离,这费尽心机的弦影刀居然落空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如你所言,你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铁战心蓦地一震,道:“胡说,你还没有赢!”

    吴非语气冰冷,一字一顿道:“就算刚才你将我一分为二,实际上,也是你输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糊涂了,不明白吴非为什么这么说?

    铁战心身子一抖,左手微动,道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吴非眼中光芒一闪,道:“你的弦影刀根本就是借口,你布置的杀阵才是要命的东西!”

    裁判长老忽然醒悟过来,他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铁战心的左手用力一按,铮铮铮,在通向吴非的三个方向,地面出现三道白线。所谓弦影剑,不过是四个定位点牵动一根灵气触发的乌金丝,铁战心劈向吴非的那一刀,完全是个幌子。

    显然,铁战心上场时已布置了杀阵,他让吴非站在对面,只是逼对手入局。

    裁判长老一张脸愤怒得扭曲变形,单手用力一抓,铁战心身子剧烈抽搐,身上骨节一阵爆响,半晌后,身子瘫软成一滩烂泥,他痛苦地嘶叫道:“布阵和布局有什么区别,为何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裁判长老冷冷道:“不管是布阵还是布局,都应该在我宣布比试开始以后,现在我按精英弟子比试的规矩废了你修为,今后谁再不按规矩比试,这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铁战心撕心裂肺地叫道:“不公平,不公平!为什么汗古国的弟子可以存储一道高修为的灵气,而我不能布局?”

    观战台上有一人脸色铁青,她正是太围门掌门何亦飞,此时她银牙紧咬,如果铁战心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战法赢的上官卿,那上官卿输得太冤,她昨天没在比试现场,看到上官卿惨样,当真心痛不已,所以今日特地来这里想看看铁战心是怎样取胜,结果让她看到如此一幕,何亦飞心里发狠,暗道:“如果长老会不给太围门一个公道,我就算远赴可雷国,也要去荡平雪刀门!”

    刚才这一战,看似简简单单,实则过程凶险万分,吴非只要一步踏错,此刻已经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议论,为何近几年来,精英弟比试上,总有人耍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有人在看台上忍不住道:“其实追根溯源,精英弟子比试上有人用这些伎俩,都是因为得了名次有好处,一些小国也能吸引修炼者,修炼者多了,国力自然加强!”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是啊,昨天那个李吉可能还超过了年龄,长老会若不重处,这种事情还会发生!”

    菊夫人本来想看一场精彩的比试,没想到看了这么一幕,她掩口咳嗽两声,颇为扫兴。

    萧长老道:“我要向司马长老和夕长老禀告,这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菊夫人朝萧长老点点头,道:“这是个严重的问题,确实要想想办法。”说完带着司马少和两个护卫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萧长老和几位长老商议后,一边派人向司马长老禀报,一边安排第二场比试。

    这一场自是吴非获胜,但他并无太多喜悦之情,在西北神道的精英弟子比试上,吴非并未遇到这种企图用诡计取胜的对手,但在舒城,他一连两战都如此。吴非明白,规则一旦被破坏,想要重建便困难得多,困难的并不是规则本身,而是人心。

    这一战让吴非觉得心悸的是,他没有提前打开千里眼,铁战心如果一开始就施展杀着,那他即便不死,也已断手断脚!

    燕秋寒喃喃道:“这个林非,还真是运气好啊,我今天若是能胜,下一场应该能对上他吧?”

    李昊阳白了她一眼,道:“换了你,有把握接下铁战心的这一记绝杀吗?”燕秋寒反问:“你能?”

    李昊阳斩钉截铁道:“不能!”他顿了顿,又傲然道:“但铁战心不敢对我用这招,因为敢对青潇派用诡计,下场一定很惨!”

    站在边上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冷冷讥讽道:“所以说,青潇派每次都得前几名,那是因为别人不敢赢。”

    李昊阳大怒,道:“孟沙,你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