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冰魄神龙(1)

    一进入比试场,吴非就看见看台上的观众比早上少了一半不止,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十人,林兮涵三女的身边多了沐紫红、林向善和林布风,他们正朝吴非挥手。也不知谁带头叫了一声,剩下的那几十人一起高呼道:“林非必胜,林非必胜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怎么剩下的都是来给他助威的?正想着,只听观战台另一边有个男子叫道:“你们都眼睛瞎了,应该是汗古国必胜,李吉必胜!”

    吴非一扭头,看见了他的老熟人金家兄弟和阿毛、阿睿,只见金太羊三人和阿毛、阿睿虽然坐得不远,但他们彼此仇视,眼睛瞪得通红。吴非暗道:“既然这么大的仇怨,还坐这么近干吗?”

    后排坐的一个女子忽然站起来叫道:“林非,你在玄女山里喜欢我,我已经明白了,你要娶我,不许反悔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有些愕然,吴非看清那女子面貌,不禁嘀咕道:“陈春梅,这丫头也来了,她又发什么神经?”

    被陈春梅这么一叫,有两人走到她身边坐下,一个面目有些凶恶的青年道:“姑娘是林非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春梅吓了一跳,小声道:“我,我是林非的女人,他,要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板着脸道:“胡说八道,林非喜欢的是林兮涵,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!”

    陈春梅有些害怕地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是,是我喜欢林非不成吗?”

    那青年咧嘴一笑,道:“我叫霍东飞,这是我二哥钟忠,我们是林非的兄弟,你喜欢他可以,他却不能喜欢你这种女人!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林雨双哼了声,道:“那丫头谁呀,真不要脸,非师弟都不认识她,还要娶她!”

    林兮涵皱眉道:“她说非师弟在玄女山里喜欢她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雨灵笑道:“非师弟就是个多情种子,到处惹得女孩喜欢,涵儿,你可要看紧了!”

    沐紫红笑道:“说的是,他现在除了脸上的疤痕难看点,别的还真没啥讨厌的。”

    金太羊和金太康看见陈春梅,恨得牙根都痒,陈春梅瞪着金家兄弟,骂道:“无耻的骗子,说话不算数,汗古国没一个好人!”金太羊气得把头一扭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场上的李吉是一个十分成熟的青年,他个子高挑,相貌颇为英俊,修为是第三层中阶,陈春梅此刻心里已经对汗古国的男子生出厌恶,暗道:“这家伙必然是用地龙骨修炼出来的,只要服下归元草,一定会显出原形!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金家兄弟、霍东飞和钟忠几人,却没看见王良飞,暗道:“他们应该比试完了吧,不知道输赢如何,我们西北道的修炼者,除了沐紫红还有谁过了第一轮?”

    金太岁忽然站起来,叫道:“李吉,我金太岁看好你,这小子是个无赖,你帮我们废了他!”

    陈春梅一声冷笑,道:“只有自己被废了的人,才希望别人都被废!”

    金太岁大怒,伸手就要去腰间摸他的大弓,金太羊瞥见陈春梅身旁坐着的霍东飞和钟忠,一把将他按下,怒道:“给我坐下!”

    场中的裁判是个第六层修为的高个老者,他冷冷道:“小竹林的弟子林非,你上来是走过场还是打算认输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对不起,弟子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开始比试。”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,对着吴非又念了一遍规则,最后对李吉道:“好了,现在比试开始,你们记住,点到即止,不要再出伤亡。”

    李吉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印长老放心,只要林师弟不支,弟子不会下杀手的!”那印长老点点头,退到了场边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问道:“不要再出伤亡是什么意思,难道今天比试出了伤亡了?”

    李吉眼神有些古怪,他瞥了一眼观战台,对那些喊林非必胜的观战者嗤之以鼻,冷冷道:“现在比试已经开始,请退后几步,不然,不要怪李某偷袭了!”他说完,刷地取出一把银剑,这银剑一出,上面的寒芒就一道一道犹如波浪推来。

    吴非立刻感到周身都是寒意,犹如靠近了一块巨大的冰块。他摇摇头,自己不过是随口一问,李吉既然不答,也就懒得追问,反正等下比试完了,再问其他人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金太羊在场外惊诧地道:“这是冰魂寒魄剑,李家的传承难道没有传给李望,而是给了李吉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太羊哥,你没听说么,李望不听家族的安排,执意娶了何家的何凡,族长已将他排除在李家的接班人之外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一怔,神色有些落寞,道:“何凡,她,她被李望娶了?”

    金太岁道:“大哥你才知道么,你也喜欢何凡吧?可惜,以你现在的身家,即使配得上何凡也晚了!”

    金太羊怅然若失,道:“难怪上次李家邀请我们汗古国的青年才俊齐聚阆城,却没有看到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金太康看着场内道:“不过说起来,我觉得李吉还是不如李望,李吉出手太狠,以后给李家得罪的仇家怕是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金太岁不屑地道:“我喜欢李吉,刀剑无眼,没必要刻意手下容情!”

    场上吴非刚刚退出五六步,李吉便闪电般发出一剑,这一剑实在犀利,让吴非如坠冰窟,他本以为双方要互相鞠躬行礼之后再开打,想不到他还没有取出法器,对方就出手。

    好在吴非身法也快,一觉不对,身子便已闪了开去。

    在一边裁判的印长老身子一闪,差点冲上来接了李吉这一剑,虽然他宣布比试开始两人便可以动手,但李吉的冰魂寒魄剑非同小可,刚才这里受伤两人,其中一人还是重伤,吴非修为这么低,他可不想再有死伤。

    吴非避开一剑,心中暗暗吃惊,这把冰魂寒魄剑上附带的冰寒之力,将他的动作都冻得有些迟缓,虽然比不上蓝月光的迟滞,依然是一件犀利的法器。

    李吉一剑落空,丝毫没有给吴非喘息机会,他身子前冲,银剑匹练似的一划,一道白光扩散开来,将吴非的退路圈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