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小心疯婆子(6)

    豪哥叹息一声,道:“我觉得没意思,你说青潇派的弟子在精英弟子比试上总包揽前几名,可是他们成年后,为什么就没那么优秀了?”

    猴脸男道:“谁说不优秀的,你没看见而已。”

    豪哥道:“我听说十年前青潇派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第一名,名叫胡壮元,当时他是第四层高阶的修为,现在过了十年,还是四层高阶,一点都没进步。”

    猴脸男哼道:“听说而已,你见过胡壮元本人吗?”

    边上有人立刻反驳道:“我也听说了,听说青潇派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弟子,回去后再也得不到指点,他们已经为青潇派获得荣誉,便不再被重视!”

    豪哥怒道:“你别以讹传讹,你又没有进过青潇派!”

    正说着,第一场比试已经开始,这第一场比试,乃是代表雪国出战的青雪庄仲槐对燕霄国燕秋寒。雪国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,让雪国弟子比第一场,显然是各位长老的用心安排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仲槐的个子不高,脸型方正,神情似乎有些木讷,但他双肩宽阔,走路十分沉稳,显然是修炼防御的修炼者。他的对手燕秋寒,是一位婀娜的女子,一出场,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。

    只见燕秋寒穿了一身赤红的紧身衣,将身材凸显得凹凸有致,她的步伐轻盈,仿佛踩在云上一般,只是脸上贴了张青色面具,教人看不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这两人修为是燕秋寒略高,她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第三层高阶,而仲槐只有第三层中阶,虽然这点差距并不算很大,但看好燕秋寒的人还是占到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场中的比试刚刚开始,林兮涵身后的豪哥忽然道:“那边比试场传来消息了,西北道第一个出场的家伙叫君波,他输得好惨啊!”

    林雨双睁着大眼睛问道:“小毒王君波输了吗,他没有施展出自己功法?”

    豪哥看见林雨双也是一位美女,忙笑道:“是啊,是啊,君波师兄碰到青潇派第一个出场的皮志千,只打了三个回合,就吐血重伤,皮志千轻松获胜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撇撇嘴,道:“我看君波是故意输的,他上次比试的时候就受过伤,修炼毒功的弟子本来就不像药修,不能太张扬,若是大家都认识他,以后在大陆上就不好混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那些男弟子看到林雨双秀美俏丽的脸庞,大都神魂颠倒,一头道:“是的,是的,君波师兄故意输的!”

    豪哥却是盯着林兮涵的背影问道:“三位师妹,请问你们是西北道哪个门派的?”

    林雨双吐了吐舌头,道:“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猴脸男笑道:“不告诉我们也知道,你们是太围门的师妹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边的比试,西北道有两个门派,不是太围门的上官卿就是小竹林的林非,但那猴脸男还是猜错。

    林雨双哼道:“太围门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猴脸男一怔,道:“你们是小,小竹林的?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是啊,我们小竹林就是师姐师妹多。”

    豪哥忽然神情一振,惊道:“那,那这,这位就是你们小竹林的林兮涵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回头朝众人嫣然一笑,道:“师妹林兮涵,请各位师兄多多关照,等下我师弟林非出场,你们一定要为他加油啊!”

    后面那十几个男弟子看到林兮涵的面容,一时神魂颠倒,一头道:“是,林非必胜!”

    林雨灵幽幽道:“师妹,你太牛了,一下拉了这么多为师弟呐喊助威的!”

    豪哥拍着胸脯道:“我们几个是舒城的散修,等下大家都给林非加油,谁也不许跑!”

    这些人坐在林兮涵身后,连场上的比试都没心思看,只希望她能再次回头,好一睹她的绝色姿容。

    吴非仔细地看着场上的比试,只见燕秋寒身形如风,围着仲槐乱转,手中不时银光闪烁。

    仲槐看似有些狼狈,但他身旁慢慢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土丘,每出现一个土丘,燕秋寒的攻击便要减弱一分。吴非点点头,暗道:“如果燕秋寒不变招,这么打下去,等仲槐的防御阵型摆好,那她的胜机就不大了!”

    但结果却出乎吴非的意料,因为燕秋寒很快就结束了战斗,仲槐的土丘阵看似能延缓燕秋寒地进攻,但燕秋寒不止远处攻击,她最犀利的招数反而是近身攻击。

    吴非一拍额头,自责道:“我的判断力怎么下降了,燕秋寒穿的是紧身衣,说明她一定精于体技,刚才她在远处施展攻击,不过是试探对手罢了,以她的修为,一旦找到靠近仲槐的方法,这场战斗自然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非吴非的判断力下降,而是他刚从玄女山出来,那里的每一场战斗,几乎都关系到生死存亡,像这种只为胜负的比试,自然判断不同。

    第一场比试花的时间不短,战斗也并不激烈,吴非有些昏昏欲睡,这和他在玄女山经历的战斗相差太远,反正在结界中,外界的声音被屏蔽掉一大半,他索性掏出两块银石握在手中闭目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让吴非觉得奇异的是,自从玄女山出来,他的身体像被改造过一样,每次修炼所需的灵气比以前需要更多,若是消耗两块银石,修炼的速度会更快。

    也不知修炼了多久,吴非听见有人在啪啪地敲他的结界,不禁一惊,忙收功睁开双眼,只见萧长老正一脸愠怒地望着他,吴非忙走了出来躬身行礼,萧长老嘲讽地道:“轮到你比试了,怎么还在修炼,临时抱佛脚有用么?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抬头看看天色,发现已经已经日落,他是最后一场比试,现在应该到了时间,不禁脸上一红,道:“是,弟子忘记时间了,实在鲁莽。”

    萧长老身后站着林之羽和蓝野长老,两人脸上都带着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挥挥手,道:“不要认错了,赶快下场吧,再不下场可要判你输了!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躬身施了一礼,抬腿往比试场中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