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小心疯婆子(5)

    “你和李吉对战,要小心那个疯婆子,能赢的话,出手必须干净利落,不要拖泥带水!”

    吴非耳中忽然传来清笛长老的传音,他不禁一怔,虽然有些不明就里,但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来这块比试场的观战者并不多,除了参加比试的十六名弟子,也就是相关门派的一些弟子,吴非看见林兮涵、林雨双和林雨灵已经来了,她们坐在第一排的位置朝他挥手。吴非知道林向善和林布风也被林之羽带来,但是此刻台下没人,可能是那两人觉得这里没有精彩的比试,去别的比试场看比试了。

    这时一阵锣响,观战台上的萧长老站起来道:“请各位和掌门长老到这里来入座,各位参加比试的弟子也请就位,我们神道大陆精英弟子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吴非抬头看见云崀派掌门冬岳波赫然也在台上,只是他的脸色十分难看,吴非知道,说起来他还是赢了奉三思才来到这里,云崀派这次一个名额也没有得到,地位无形之中受损不小,不过吴非对冬薇的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有人议论道:“这里怎么还不开始,别的地方怕打完了吧?”

    另有人道:“这里还没有宣布开始,听说这次来主持精英弟子比试的,长老会来了两位长老,这里一定是在等长老会的长老来宣布开始!”

    林之羽拍拍吴非的肩膀,道:“不要紧张,好好战斗,那李吉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之羽的手掌似乎在微微发抖,不觉暗自好笑,掌门大人明明自己紧张,还要他别紧张。

    参战区的弟子们已经来了不少,有人开启了结界,吴非看见自己座位旁升起一道半透明的屏障,他在屏障内可以打坐修炼,也可闭目养神,外面喧闹声至少减低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在这里参加比试的十六名弟子来了十五人,吴非分不清哪个是李吉,只知道自己这一区对手还不算最强,在场弟子中,修为最高的是青潇派的李昊阳,李昊阳的修为刚刚进入第四层,吴非昨晚在天芓湖边见过,就是那是个娃娃脸,他左顾右盼,看见吴非还朝他点点头,似乎不像肖家浩等人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吴非点了点人数,奇道:“上官卿怎么这么晚还没到?一转眼,却见太围门的女掌门何亦飞带着上官卿从空中落下,两人来到场边,何亦飞叮嘱了几句,转身御空而去。吴非暗道:“何掌门一定是牵挂儿子何泰康,那何泰康抽中的对手,是来自阿布崖国鸿门的孟沙,听说那小子十分勇武,修为也达到了第三层高阶,是个难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上官卿还是穿着他招牌式的淡蓝色长衫,头发梳得乌光发亮,要说有什么不同,那是他脑后发髻换了一只金色的凤凰簪,他走到吴非隔壁的空位坐下,淡淡地投来一瞥,眼中冷漠之意毕现。不过,现在上官卿脸上的傲气还是收敛了不少,因为坐在小结界中的年轻弟子,修为最低的就是他和吴非,其他人基本是筑基境中阶或高阶。

    此刻两人间有结界相隔,吴非觉得此人内心比外表更冷,本来他想问问丁玉佳的消息,那丁玉佳要送给冬薇的灵兔,现在吴非还交给林依可喂养,说起来,他觉得没有完成托付有些歉意。现在上官卿的冷漠让吴非息了念头,他盘膝而起,闭上眼打坐吐纳。

    上官卿是第二场对战,他的对手是可雷国雪刀派的铁战心,雪刀派吴非也是到了舒城才知道,这一派修炼的法器全部是刀,他们出手犀利,下手绝不容情,而且可雷国又有影子之国的传说,该国最著名的就是出杀手,所以这位铁战心绝对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两道灰影飞到,转瞬间出现在观战台上空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仰头道:“比试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来的两人都是顶级修为,他们一出现,整个比试场仿佛被一层罡气笼罩,所有人都心中一凛,全场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吴非认识其中一人,正是冰山长老夕无言,他身旁是一位中年人,那人身高九尺,穿一身浅灰绸衫,身形不胖不瘦,一张国字脸古井不波,十分从容,但神态中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傲气,他微微一笑,对夕无言道:“夕长老,这边的比试就由你来宣布开始吧!”

    夕无言点点头,朝中年男子欠了欠身,四下环视一圈,开口道:“刚才司马长老已经宣布,我们两年一次的神道精英弟子比试,今日在此地举行,废话老朽也不说了,我说一下比试规则,希望大家点到即止,不要出现死伤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暗道:“那位中年人,就是司马家的家主司马不斋么,他可是长老会排名第三的人物啊!”

    对于比试规则,大家都十分清楚,下面有人开始说话,议论起这次比试的弟子来。

    林兮涵和林雨灵、林雨双姐妹坐在看台的第一排,周围有人指着吴非方向低声嘲笑道:“你们看,西北神道真是丢人,连淬体境的弟子都派上来了,这次神道大陆的精英弟子比试真是没落!”

    林兮涵回头瞪了那人一眼,心道:“非儿修为并不是第二层中阶,他是在玄女山受了伤,修为有所退化,我昨晚和他牵手,感觉他的灵气运行十分有力,比我高多了,他应该是踏上高阶的门槛。”

    那人被林兮涵瞪了一眼,正要撇嘴,忽然看清林兮涵宛若仙子般秀美脱俗,顿时呆了,道:“你,你”你了半天,不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后面一人没有看见林兮涵,依然不屑地道:“我听说这次西北道修为最高的是第三层初阶,他们又是来垫底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猴脸的男子道:“豪哥,你这次可错了,西北道有个沐什么红的丫头,不战而胜,赢了青潇派的弟子肖家浩,怎么也不能说他们又是来垫底的。”

    那豪哥哼道:“青潇派是觉得包揽前六名没意思罢了,故意留几分念想给别人!”

    猴脸男道:“是啊,要不他们可以换个人上,怎么就空缺了?青潇派弟子上千,还缺个把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