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小心疯婆子(4)

    萧长老身后的几位也都是各派的长老,他们奇怪地盯了一眼吴非,向观战台走去。

    舒城的神道大陆精英弟子比试,并不像大围教那次管得严,只要肯出十块银石,便可以来观战,不管是不是修炼者都可。

    观战台分两片,一片是看热闹的区域,大约有五百个座位,另一片是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弟子和各派长老的位置,大约一百个左右。

    在比试场边,矗立着一根黑色的石柱,那是遇到紧急事,用来传讯的召唤柱

    此时,前排座位上一个黄衣老者低低道:“那个少年,就是来这次比试,修为最低的弟子?”他身旁的一个赭衣老妇不屑地道:“应该是吧,这次给西北道多分了几个名额,他们就乱来,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,简直把神道大陆最神圣的精英弟子比试当作儿戏,还不如给我们汗古国多分三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离吴非座位不远,说话顺风飘来,吴非听得真切。他不由心中冷笑,暗道:“又是汗古国,那金家兄弟年轻不知所谓也就罢了,他们的师傅崔东竺、朴兴翟也是那样,现在这老妇人也这么蔑视别人,真是很讨厌!”他回头望了一眼两人,那老妇毫不在乎,提高声音道:“魏老儿,上次李吉的哥哥李望,他要不是八强战碰到青潇派的乌杏儿,进入前四不在话下啊!”

    黄衣的魏老儿呵呵干笑了两声,道:“那是,那是。”

    这魏老二交游颇广,别人都知他是一个修为颇高的散修,在舒城有几间店铺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这婆婆不知是李吉的什么人,应该是他的师傅或长辈。”

    魏老儿道:“这次你们的李吉运气似乎不太好吧,他第一、二轮过了,第三轮怕是要对上青潇派的李昊阳,那李昊阳据说是这次精英弟子比试的第三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那老妇摇头道:“我打听过了,李昊阳是刚刚进入第四层修为,只要不是碰到青潇派的皮志千或倪成,我们李吉的胜算很大!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声音笑道:“李家阿婆,今次汗古国又是婆婆你带队啊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扭头,看见林之羽带着蓝野和清笛长老从远处走来,人未到,声音已到。

    魏老儿见到林之羽三人,忙起身行礼,他边上的李家阿婆只欠了欠身子,并没站起来,她的修为比林之羽还低一层,比蓝野长老更低,但她却一副不买账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之羽朝魏老儿两人点点头,清笛长老看见李家阿婆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三人走过来,在吴非身旁坐下,林之羽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紧张?”

    吴非对林之羽的关怀有些感动,想到他昨天在画舫中的奇怪眼神,心中还是有些忐忑,急忙起身行礼道:“弟子休息很好,今天的比试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拍拍吴非肩膀,示意他坐下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在吴非另一侧坐下,道:“我听涵儿说,昨晚你跟青潇派的肖家浩干了一场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那肖家浩对涵师姐出言不逊,弟子忍无可忍被迫出手,不过,我们没用灵气灵力,就是凡人打架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斜了一眼李家阿婆,笑道:“你胆子不小,敢跟青潇派参加比试的弟子动手!”

    吴非低头道:“是,请掌门大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打成平手了?”

    林之羽貌似不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吴非道:“弟子无用,不敢得罪青潇派。”他言下之意,是自己赢肖家浩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李家阿婆撇撇嘴,暗道:“就吹牛吧,等会才教你们知道厉害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你是参加比试的弟子,不可以轻易跟人动手,此事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是,弟子知错,没有下次了。”心里却偷笑道:“我以前读书时,就是虚心接受,屡教不改。”

    李家阿婆哼了一声,脸上的不屑之意更浓,她对魏老儿道:“有些人,总把自己输给青潇派当作光荣。”

    魏老儿脸上肌肉抽搐两下,暗道:“刚才你不是还可惜李望输给乌杏儿,怎么一转口就讥讽别人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告诉你一个消息,肖家浩因为昨晚突然身子不适,青潇派的客座长老陈仨玉已经宣布他退出比试,今日我们西北道的沐紫红不战而胜,第一个进入前三十二!”

    吴非啊了一声,道:“肖家浩干嘛退出比试,他昨晚和我比试只是点到即止!”

    林之羽看了一眼李家阿婆,故意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对了,掌门大人,您刚才说到的客座长老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之羽捋着胡须道:“那位陈仨玉,修为刚到结丹境,按青潇派的要求,修为未到第六层假元境,是不能成为正式长老的,但据说她带弟子很厉害,这次来参加比试的倪成、皮志千、李昊阳和肖家浩都是她长隽殿的弟子,所以青潇派给她的身份是客座长老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,暗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他心里这么想,口中却问道:“青潇派客座长老多吗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不多,不过一般的门派聘请几位客座长老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李家阿婆讥笑道:“说起来,那位陈仨玉是给我们做客座长老的长脸,谁都知道,青潇派得第一毋庸置疑!”

    这李家阿婆的修为是结丹境高阶,倒也不算太低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是啊,别人家的客座长老要低人一等,但你们汗古国却倒过来,客座长老的修为可比正式的高多了,我听说,第四层修为的长老遍地都是吧?”

    李家阿婆傲然道:“不错,我们汗古国就是这样,哪像其他门派这么虚伪!”

    魏老儿剧烈咳嗽两声,拍着胸口起身行了一礼,道:“婆婆勿怪,我到那边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李家阿婆道:“你去吧,去吧。”

    魏老儿点点头,走到蓝野长老身边坐下,松了口气,道:“我被李家阿婆烦死了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汗古国的客座长老都这么厉害,正式的岂不是更高,实际上是倒过来,老夫还真不知道谁虚伪。”他这话是对着林之羽几人传音,李家阿婆并没有听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