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千山外

    那少女叫檀子宁,她忽然醒悟过来,手指道:“哦,你就是那个林非,子泓哥哥说起过你!”

    檀印忙将檀子宁的手按下,道:“宁儿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子宁姑娘请多多恕罪,我这两个小弟没有管教好,他们怎么得罪你的,你今天在这里打回来就是,他们要是敢还手,我替你出头!”

    檀子宁吐吐舌头,道:“宁儿可不敢,我爹爹都给你行礼了,要是我再有要求,回去非责罚我不可!”

    这时晏畅走过去对檀汝道:“你说,是我大哥要给你做小弟呢,还是你给我大哥做孙子?”

    檀汝额头渗出汗来,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,道:“我是孙子,我是孙子!”

    檀印拉起吴非的手,道:“林兄弟既然来了梅城,今天就老哥我做东,我们不醉不归,就当宁儿向两位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不敢,今天我是陪两位长老经过此地,没打算做停留,说到赔罪,应该这两个小子才是!”

    檀印吓了一跳,道:“是小竹林的哪两位长老,该死,檀某没有前去拜见,真是失礼!”

    吴非摆摆手,道:“是蓝野和清笛两位长老,他们不想被人打扰,所以就不要去拜见啦。”

    檀印道:“既然这样,那林非小兄弟改日一定来檀家做客,让在下一敬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吴非客气了两句,见檀子宁几次瞪着晏畅,便对晏畅和昊子喝道:“你们两个过来,快向宁儿小姐赔罪!”

    晏畅和昊子撅着嘴走过来,向檀子宁一欠身,道:“檀姑娘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檀子宁忽然上前一把揪住晏畅的耳朵,道:“你这家伙,真是无礼,你,你打我一巴掌也就算了,居然还摸了我一把,你说,要不要你大哥评评理!”

    晏畅哎呀叫道:“冤枉啊,我完全没有,我只是拍了一下你屁股,没有摸!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是的,宁儿姐,这个我可以作证,他本来是拍,但是下手轻了。”

    晏畅委屈地道:“那她还踢我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呸了一声,道:“这个你还好意思说!”

    檀印的脸色十分尴尬.

    吴非歉然道:“这事是我小弟不对,一定要让宁儿姑娘出气,这样吧,你将他绑起来用鞭子抽一顿,可好?”

    檀子宁拍手道:“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晏畅无奈地叹了口气,道:“子宁姑娘,我求你个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檀子宁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打我可以,但求你不要打我的脸,我还指望这张脸讨个如花似玉的美妻呢。”

    檀子宁笑得弯下腰来,道:“你这脸,打不打都一样惨啊!”

    檀印瞪了女儿一眼,道:“不许胡闹,有林非兄弟道歉,便够了。”其实他平时特别宠爱这个小女儿,檀子宁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,资质不好,虽然檀家花大价钱买来神根草让她服用,但修炼一直没有精进,连第一层凝气境都没有到。

    檀子宁道:“这样吧,我也不打你,你趴下来给我当马骑,在这院子里走一圈,如何?”

    晏畅连连点头,道:“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吴非双眉微皱,正要说出成何体统,檀印却是哈哈一笑,道:“他们小朋友喜欢玩闹,就让他们去吧!”吴非想到天行大陆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一说,既然檀印认可,自己也不便反对。

    接下来,晏畅便让檀子宁骑着,在院里兜圈,昊子则拿树枝打着晏畅屁股。

    吴非跟檀印闲聊了一会,道:“我等下还要跟师傅和长老去舒城,这里的事便不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檀印知道吴非是逐客,便客气了几句,带着檀子宁和檀汝离开。

    檀子宁临走时对晏畅挥手道:“晏哥哥,你要是修炼无聊了,就来檀府找我玩吧。”

    晏畅依依不舍地道:“一定,一定!”

    看到吴非带着晏畅和昊子送檀印到门口,林兮涵掩嘴对思思笑道:“这两人居然成了朋友,有点意思,我看,以后让非儿做媒,叫晏畅娶了子宁姑娘算啦。”

    思思吓了一跳,道:“檀家会同意吗,晏畅这小子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谁看谁讨厌!”

    林兮涵笑道:“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晏畅是个开心果,我想子宁姑娘会喜欢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吴非回转身来,他看看天色,自己和两位长老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自己马上要传送去栄城,于是板起脸交代道:“你们两个尽给我惹事,这件事我帮你们摆平,下次可没这么好运气!”

    晏畅小声道: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认错,叹了一声,道:“我这次出去,可能很久才会回来,我真的希望你们不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晏畅和昊子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拿出一包银石递过去道:“这里不能住了,你们另外找个地方吧,梅城有很多可以隐居的地方,另外,檀家能不去,就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晏畅一怔,道:“为什么,我跟子宁姑娘约好了去她家玩的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本来你找子宁姑娘,我不会阻拦,但林子泓是她哥哥,林子泓几次三番害我,谁知道现在改变没有,说起来,我对檀家没有恩,就算以后不是仇人,也很难成为朋友,所以,请一定记住,不要跟檀家走得太近!”

    晏畅看到吴非的目光,禁不住心中一凛,道:“是,我知道了,等下你走了,我们就搬家。”

    吴非拉着昊子道:“你是空间术法修炼者这件事,一定要保密,绝不可以在旁人面前炫耀,一旦被人发觉,就要离开此地,因为空间术法修炼者并不以修为高低来论高下,而是以进入不同的空间来区别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不错,为什么外面看不见这样的修炼者,那是因为他们被人控制了,完全没有自由,他们会被人逼迫做各种不愿意做的事!”

    昊子奇道:“那我可以进入什么样的空间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给你的玉片上有详细记载,简单来说,就是你用目鱼石制造一个有通道的空间,然后靠近你想夺取东西的宝囊或神秘空间,从通道进去,再逃回自己的空间,你进入这个空间的时间越长,就越厉害!”

    昊子点点头,道:“我明白了,我需要进入密宗大轮,帮你找到蓝月光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你要先把修为练上去,空间术法还是需要一定的修为来支持,等时机成熟,我会想办法带你们去魔道的魔神殿。”

    昊子兴奋地握紧双拳,道:“我真想现在就去魔道。”

    吴非对晏畅道:“我把昊子交给你了,你要好好保护他,不要带他去胡闹,至于你喜欢的姑娘,我会帮你留意。”

    晏畅点点头,道:“你放心去吧,非哥,这点轻重我还是知道的,我在昊子就在,我不在,昊子还在。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晏畅的肩膀,道:“我走了,你也要好好修炼,不能偷懒,你的修为现在可是比昊子差了一截啊。”

    晏畅脸红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关照完一切,吴非这才带着思思和林兮涵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,远山含黛,春色正浓。

    吴非若有所思,隐隐觉得有人在呼唤自己,他朝玄女山望去,此时玄女山已相隔数千里,眼前除了片片白云,一片蔚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在玄女山忘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在心里问自己,但却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这两天老是像丢了魂?”

    林兮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我觉得,我还要去一次玄女山,我在那里一定丢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非若有所思地道。

    林兮涵依偎在吴非肩头,道:“你要答应我,如果你去,一定要带上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吗,玄女山里有可怕的幻境,有蜇人的犀头蜂,巨大的蜘蛛,还有一只乌龟、一条喷火龙,他们可是非常可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不怕,我就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只要清笛长老同意,我就带你去,我想,我们在一起,一定会找到答案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清笛长老绝对不会同意的,这样吧,你先娶了我,我就可以跟你去任何地方,不用再向清笛长老请示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拥住林兮涵的肩膀,两人依偎着,无限甜蜜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清笛长老像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像,在我心中,清笛长老已经就是我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思思跟在吴非和林兮涵身后,眼中是满满的失落,她心里想道:“主人,思思也想跟您一起进去,你愿意带思思进去吗?”但这句话,思思只能咽在喉咙里,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千山之外,玄女峰。

    一口冰棺冰封在峰顶的冰面上,冰棺中,一个绝世容颜的女子眼角在微微颤抖着,她的心口,一根绿色的藤蔓伸长出来,给玄女峰的冰封世界抹上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冰棺上,六片叶子轻轻舒展,仿佛翩翩起舞,六片叶子之下,一片细小的叶芽又生长出来,它卷青裹绿、娇嫩欲滴。

    “无忧草,无忧草,谁的芳华又去了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少女的歌声轻轻响起。

    唱歌的是冰棺中的少女,那正是小露。

    “无忧草,无忧草,谁的思念忘不了——”

    歌声舒缓,仿佛无声的溪流淌过草地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小露睁开一双迷离的眼睛,玉指轻轻伸出,呓语般地道:“非儿,我现在,又想你了!”

    本卷终,从下午开始舒城会闪亮登场,敬请关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