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空间术法者(5)

    那檀汝看见吴非两人呆站着,还有一个女子被倒吊着,哈哈笑道:“你们两个臭小子,仇家还不少!”他一蹦跳下墙头,狞笑道:“你大哥是谁,他要是在老子面前出现,看我不将他打得跪在我面前做小弟!”

    晏畅呸了一声,道:“我都怀疑你有没有小弟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心里已经猜出檀汝的身份,梅城檀家,正是林子泓之家,上次他放过林子泓,檀家家主檀印还欠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檀汝一挥手,另外两个青年也一起跳下。

    吴非皱了皱眉头,道:“不要跳!”

    话音出口,只听扑通扑通两声,那墙下的隐秘处挖了两个大坑,坑里倒了黄白之物,墙上两个青年刚刚落地,便栽入坑中。

    晏畅哈哈大笑,道:“昊子,我说他们会掉进粪坑吧,你看看,果然掉进去了,对付他们,凡人的陷阱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檀汝大怒,骂道:“你们两个龌蹉的家伙,竟敢弄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来害我们,在梅城,还没人敢惹我们檀家的!”

    原来墙边放鱼干和肉条竟是掩饰粪坑的臭味,那两个摔进粪坑的青年踉跄着爬了出来,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却是不敢乱走,谁知道这院里还有什么机关,将他们也倒吊起来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檀家了不起啊,檀家还不是要听小竹林的!”

    檀汝怒极反笑,道:“是啊,难道你们两个是小竹林的高人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我大哥以后必然是小竹林派的掌门,你们统统要给我跪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晏畅如此吹牛,一时气得就想转身走。

    檀汝呸了一声,道:“你大哥是谁,小竹林现在根本还没有掌门弟子,你骗谁啊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我大哥的名字说出来能吓死你,你喊你们檀家的家主来,他叫啥,叫檀印吗?”

    思思看到吴非脸色铁青,知道他十分生气,不由叫道:“快放我下来,不然有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晏畅嘿嘿一笑,道:“我好怕啊,你这女人说话这么凶,生孩子一定没!”

    檀汝伸手一挥,手上出现一把长剑,他长剑一扫,地上的落叶席卷着冲向晏畅和昊子,昊子伸手取出一块木牌挡在身前,那些落叶射在木板上发出啪啪的声音,晏畅则闪到昊子身后。

    昊子道:“畅哥,我们快走吧,梅城檀家可不是能轻易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晏畅不忿地道:“有什么不能得罪的,老子只不过是多看了檀家那个小妖精几眼,就找人来打我!”

    檀汝怒道:“你是多看了几眼么,你明明是出言不逊,开口调戏,还打她!”

    晏畅呸了一声,道:“我就是夸那丫头长得好看而已,什么叫出言不逊,那丫头不识抬举,居然用脚踢、踢我那里,我一生气,就打了她一巴掌,她踢我一脚,我还她一掌,公平之极,你们还想怎样!”晏畅摸着小肚子,显然他被踢的那一脚不轻。

    檀汝恨恨道:“不错,我家家主让我们来,就是想请两位过去,把这个事情说清楚,可是你们不但闭门不见,还设置陷阱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吴非倒是松了口气,看来这个祸惹得还不大,但晏畅这家伙老是生事,倒是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檀印干吗不来,只怕我们上门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!”

    檀汝看着吴非,他的神识太低,到现在才突然发觉站在那里的中年人竟然是第二层淬体境的修为,忙道:“好,那你说出你大哥是谁,给我个信物,我回去也好向家主禀告。”

    晏畅呸了一声,道:“他来了我才说,他不来我是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檀汝道:“好,那你等着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最好把你们檀家的小妖精也带来,老子被她踢伤了,她要赔我子孙后代的伤痛费!”

    檀汝心中有气,姓晏的这小子说话没口德,连子孙后代伤痛费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一转眼,檀汝带着两个家人翻墙而去,昊子不知弄了个什么机关,扑地一声,思思从树上掉了下来,晏畅瞪着吴非道:“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寒气一闪,道:“我们走了,你就好逃走是不是?”

    晏畅手里拿着一张传送符,笑道:“嘿嘿,大叔,你说对了,梅城我们是呆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气呼呼地道:“那你逃走试试。”

    晏畅有些奇怪,道:“喂,你们三个,难道不是檀家的人?”

    这时昊子捅了捅晏畅后腰,道:“这个大叔,好像是淬体境的修炼者,比我们修为高出好多倍啊,我们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晏畅吓了一跳,道:“你看清楚没?”

    吴非气得一跺脚,道:“我让你们在这里好好修炼,不要惹事,居然一转身就给我闯祸!”

    晏畅一怔,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思思一把抹去脸上的伪装,怒道:“你们两个臭小子,今天死定了!”

    吴非拿下假发,去掉胡子,晏畅大喜,道:“非哥,非哥你可来了!”

    昊子叫道:“啊,思思姐,刚才把你吊起来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去掉伪装,昊子又叫道:“兮涵姐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思思刷地抽出一条鞭子,劈头啪啪两鞭将晏畅和昊子抽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晏畅叫道:“思思姑娘,不要打了!”

    思思又是一鞭子抽去,怒道:“你刚才说谁生儿子没?”

    晏畅哀叫道:“是我,是我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吴非恨恨道:“上次我跟你们两个是怎么说的,要你们好好修炼,不要惹事,你们偏偏不听!”

    晏畅终于低头道:“是,是我错了,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昊子忙道:“非哥,您不要全怪畅哥,是我想去买点修炼物品,畅哥不放心我一个人去,结果碰到檀家的那个小丫头,畅哥只说了一句正点,那丫头抬腿就踢,结果畅哥打了她一掌,就是这么点小事,结果,现在逼得我们要挪窝。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道:“晏畅跟她只说了两个字,她怎么知道你姓晏?”

    晏畅低下头去,他打檀家那丫头一掌时,却还说了一句,你家晏大爷打的就是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