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空间术法者(3)

    吴非取了一块,道:“司马少这次不会单独见在下了吧?”

    剑嗲笑道:“少爷和非师弟有缘,说不得还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、董玉、赤炎冰各自拿了一块玉符,剑嗲又对蓝野长老鞠躬道:“交易会对第六层修为以上不设门槛,长老可以随时光顾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挥挥手,剑嗲抱拳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陈春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叫道:“金太羊,原来你是个丑八怪,骗子,你们拿了我的迷仙葫,还拿了林非师弟的三蛛妖晶,你们,你们是这世上最不要脸的坏蛋!”

    剑嗲此时已经来到楼边准备离去,听到陈春梅说出三蛛时不禁双眉一挑,问道:“是几级的三蛛?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不知道,至少是第五级以上,它是金黄色的!”掩嘴道:“天哪,是第六级的!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,陈春梅捂着脸,呆傻地望着陈箫,喃喃道:“爹,您,您为何打我?”

    陈箫双眼瞪得通红,骂道: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大笨蛋,我给你地图时是怎么说的,除了赤霞夫人,谁也不能给,你倒好,拿去白白送人,也不立下咒约,更可气的是,居然送给汗古国的人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听到陈春梅的话,问吴非道:“三蛛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那个,不能说是我的,当时太危险,我杀了三蛛来不及取妖晶,金家兄弟捡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点点头,掏出一块传讯的玉符写上讯息,道:“舒城的神道精英弟子比试就要开始了,刚才我通知了掌门大人,他会直接去舒城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心里想着要去见一次晏畅和昊子,他的目鱼石可是这次冒险的目的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摇头,走过去对陈箫道:“你也不用责怪春梅,她进山时就被魔道妖人抓为人质,能侥幸出来,已经万幸。”

    陈箫气道:“我是气她被人骗,看见长得好看的男修就成了花痴!”

    陈春梅眼泪汪汪地道:“我怎么知道他们是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吴非望着天边,喃喃道:“涵儿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天边一道流星闪电而来,片刻之后,清笛长老和林兮涵的身影落在楼上,林兮涵看见吴非,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她飞扑过来,一下投入到吴非怀中。

    吴非张开双臂,搂住林兮涵,林兮涵泪眼婆娑,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,推开吴非看着他的脸,颤声道:“你,你的脸怎么了?”吴非道:“会好的,没什么,被岩浆灼伤了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哭着双拳锤在吴非胸口,道:“你知道么,刚才我以为你出不来,有多伤心,我,我都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吴非和林兮涵身上,有艳羡、有嫉妒、更有感慨,却没人注意到,董玉拉着赤炎冰正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此刻思思泪如雨下,没人知道她是欢喜,还是哀伤。

    陈春梅呆呆地望着吴非和林兮涵拥抱在一起,心中忽然生出无限悔意,她并不是不明白,只是不愿相信,吴非在阴山三阴手里救她两次,又冒着生命危险两进梓桑林,最后还带她渡过岩浆河,从玄女峰出来,这些画面一幅一幅涌上心头,让她心酸心痛。

    陈箫叹息一声,对赤霞夫人抛去一个苦笑,传音过来道:“小女无知,害得夫人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回了一个笑脸,道:“陈老板,三日之后,我们舒城见,妾身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陈箫点点头,道:“好,三日后我们不见不散。”说完,拉着陈春梅驭空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飞在天空,陈春梅掏出一把宝囊在陈箫眼前一晃,道:“爹,您看这些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箫大吃一惊,他随手取过一个打开,只见里面不但有金石、银石,还有各种法器,虽然品阶不高,但数量不少,陈箫接连打开数个,每一个都几乎装得满满,不由狂喜道:“你哪里捡了这么多宝贝?”

    陈春梅不屑地哼了一声,道:“女儿也不是白白进了趟玄女山,这些都给你吧,我还有几十个!”她又掏出两枝花草,道:“爹,您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箫目瞪口呆,身子一晃差点掉下飞剑,他不可置信地道:“火,火幽兰?紫茎神根草!”

    陈春梅得意地道:“不错,火幽兰比金家兄弟得到的三蛛更珍贵,紫茎神根草嘛,也是天价的宝物了。”

    陈箫狂喜道: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你这些东西的价值,绝不比爹爹想要的迷仙葫差,这一趟进玄女山,还是值了!”

    陈春梅道:“是啊,可我还是生气,真希望有人能替我好好教训一下金家那三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陈箫道:“对了,你怎么捡到这么多宝贝?”

    陈春梅叹了口气,又掏出一把梓桑叶和梓桑茧,道:“这些都是跟着非师弟捡的,我现在才想清楚,跟着金家兄弟,我什么都没得到!”

    陈箫眼睛几乎要冒出绿光来,他一把拿到手中,笑道:“谁说你被人骗了,有这些东西,我可以开七八个碧玉阁了!”他转而问道:“你都拿了这么多宝物,那个林非岂不是更多?”

    陈春梅摇头道:“林非师弟好像没拿多少,他也没有火幽兰,不过,他得到一柄无忧剑,这可是冒了极大风险才得到的,一定是神器。”

    陈箫默念了两遍无忧剑,实在想不起什么,便哼了声道:“这小子还是蛮会挑东西的,让你们拿一大堆,最后把最好的留给自己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噘嘴道:“爹,才不是呢,林非师弟是先让我和玉姐滴血认剑,那无忧剑不肯认我们,他才最后拿走。”

    陈箫一怔,道:“不可能吧,他有这么好?”

    陈春梅点点头,道:“是啊,林非师弟一直保护着女儿,现在我才知道,谁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,若是没有林非,我真的死定了。爹,修炼者不是可以有几个双修伴侣吗?”

    陈箫吓了一跳,道:“你要干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