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天上地下第一蠢丫头(1)

    泽儿目光一凛,道:“你去过寺院么,你知道带我的和尚是个什么东西,还敢教训我!”他手上的金剑一划,一道金芒直射吴非眉心,两人此时相距数十步的距离,吴非盘龙盾挡住,蓝月光顺手射出。

    再次交手,吴非已经想到对策,他和泽儿只要保持距离,蓝月光的飞行攻击才能奏效,就算加和迟滞技能受到那金剑余光的限制,蓝月光本身的犀利还是有相当的威胁。

    泽儿身子一动,整个人又幻化成一条虚影,扑向吴非身侧,吴非虽然身法没有泽儿快,但他凌空跃起,飞快地变换身位,蓝月光捕捉泽儿行进的轨迹,阻挡他靠近身边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办法也没有太大作用,因为吴非并不想真正杀死泽儿,他只想控制住他,好好说明,几次出手都有些许的犹豫,胜机往往一闪即逝,几个回合后,泽儿又紧紧靠住吴非,极上魂之剑几次从吴非身上擦过,将他的衣服划了数道口子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,于是改变方向朝七星峰的山下移去。

    七星峰下掉落了不少岩石碎片,有些地方很容易一脚踏空,泽儿的身法在这里似乎更利于挥,因为他的碎影凝形只需要变幻位置就能出现在吴非身旁。

    眼看险招迭出,吴非忽然身子一跃,落在一片稍大点的碎石上,泽儿紧随其后也落在他身旁,正要出剑,吴非双脚用劲,那大石即时碎裂,两人一起踏空。

    这一下变故有些突兀,但吴非早有心理准备,他身子一晃,在跌倒的同时,猛地拦腰抱住泽儿。

    泽儿刚才失去重心,心中有些着急,正要平衡住身子,忽然觉得身子被吴非抱住,两人在地上滚出去数尺,泽儿手忙脚乱,忽然头脖颈处一凉,被一件冰凉之物抵住。

    泽儿身子一滞,还没有做出反应,便觉得后心一麻,身上的法力瞬间被封印,不由脸如死灰,道:“好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吴非喘了口气,刚才他冒险得逞,实在有些危险,若是换个地方,未必就有胜算,他开口道:“我跟你不一样,我赢了你也不想杀你!”

    泽儿目中露出嘲讽之意,道:“反正你欺师灭祖,残害同门,赢我的手段也是卑鄙之极,若是凭真本事,你是打不过我的!”

    吴非怒极反笑,道: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师灭祖了,说我残害同门,是你一直逼着我动手,我若死了,你就不是残害同门?”说着他拿起泽儿的极上魂之剑看了一眼,有些骇然地道:“你的际遇不错啊,这是极品的法器吧?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是啊,这是一把魂之剑,反正你卑鄙无耻,既然拿了我家祖传的仙字石,再抢我一件极品的法器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心中已经生出许多怀疑,他举起右手掌,道:“为何你对我有这么多误会,我对天誓,绝无欺师灭祖之行,我既不要你的性命,也不要你的法器,只要好好回答我几个问题,我就放了你!”

    泽儿冷哼道:“你有那么好,当我不知道你心里的诡计么,我回不回答,你都会杀了我!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块咒玉,道:“你不信,我可以马上立下誓约!”

    泽儿心中有些惊异,他不相信吴非会放过自己,当下翻着白眼道:“好啊,那你就立下誓约!”

    吴非迟疑了片刻,终于道:“好吧!”他对着咒玉念动咒语,那咒玉出一层淡黄的光芒,吴非立下誓约道:“如果今天泽儿师弟回答了我的问题,并且不再和我为敌,我就放他走,如有违约,教我永远出不了玄女山!”说完,他又将咒玉递到泽儿面前。

    泽儿神情有些古怪,他没想到吴非肯放过自己,难道老师说的真的有误?他想了想,道:“好,我同意这誓约,但我只回答你的三个问题,而且,这誓约出了玄女山便作废,如有违约,我也永远出不了玄女山!”

    吴非正要收回咒玉。

    泽儿又道:“慢点,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们立一个约定,下次你要回大明,一定要带我去,如果可能,我们去面见老师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五味杂陈,如果周重生还活着,他是铣天门的人,那谁怕见谁呢?口中道:“我敢,当然敢!”

    黄芒一闪,咒玉回复原状,吴非将咒玉摆在地上,问出心中最纠结的问题,道:“好,我第一个问题是,你最后一次见到周老师是什么时候,你是不是铣天门的人?”

    泽儿冷笑道:“你这明明是两个问题,想清楚了再问!”

    吴非咬咬牙,道:“好,那你就回答我第二问!”

    泽儿淡淡道:“虽然是两个问题,但我不妨一起回答你,我和老师都是铣天门的人,我是铣天门的传人,他是我的守护人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剧震,此前一直不敢去想的事情终于被证实,他压抑着心中的震撼,问道:“海大人是不是铣天门用来对付我的棋子,你们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,是不是我的家人?”

    泽儿摇头道:“你第二个问题还是两问,但我告诉你,这天下没有一个人能指使海大人,至于你的家人,如果你不归还我的传家宝石,门中的人会不会对付他们,我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泽儿没有撒谎,如果撒谎,咒玉会有反应,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,证明他没有骗自己,此刻吴非心中翻起波澜,他做梦也想不到,周老师可能就是铣天老祖,这教他如何处置?

    泽儿道:“我给你最后一问的机会,快问吧!”

    吴非对周重生的生死还有疑问,但现在也只好方下,道:“好吧泽儿,你真的是佛国的转世小佛主吗,我这最后一个问是,你身边那个琪儿是什么人,她是谁的大魔童?”

    泽儿冷冷道:“你这还是两个问题,不错,我就是佛国的小佛主,现在被篡位的音了大师追杀,琪儿名叫凤娅琪,她是我的红颜知己,雪国鄂雅族的女人,是我来到这片大陆上对我最好的女人,她会一直保护我,我也会一直陪在她身边!”

    吴非呆愣地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泽儿叫道:“好,现在你的问题已问完,请放了我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失神,道:“泰朿公主,她,她真的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泽儿看见吴非的样子,奇道:“你认识六公主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我去过佛国,跟她有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泽儿恨恨道:“那你还跟萨都剌在一起,他就是杀害泰朿公主的凶手,你怎么不杀了他,还给他做跟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