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万冰台上过(6)

    正版用户请稍后刷新,正版用户请稍后刷新,正版用户请稍后刷新。

    重要的话说三遍。

    每个作者都写书不易,阿风也一样,双天行这本书写了一百多万字,基本谈不上收入,连去拜访老师、图书馆查资料的资金都远远不够,上个月买了一套古籍,就花费了八百多,所以今天只好对广大用户抱歉一下了,当然正版用户大可放心,因为新的章节还是会更新,只是在技术上要调整一下。

    这本书在中文签约连载,虽然签约,却没有得到一次推荐,相信大家也知道是什么原因,阿风不会埋怨,只会更好地写自己的作品。

    现在网上有一些本书的评价,口碑还相当地好,让阿风很感动,可见好书还是能得到传播的,尤其上个月,某头.条上将这本书做了置顶,吸引到不少读者,订阅也不再是十几个的两位数,而是上百个的三位数,可见推荐对一本书的影响是多么巨大。如果能得到签约网站的推荐,我相信,这个订阅数一定还会增加。

    在网上百~万\小!说很久,一直想要追求一种新鲜的阅读感受,这里有大爱大恨,有真诚美好,还有感动我们自己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做了近二十年的编辑和作者,真心想摈弃一些套路,去写一本很任性,很“为所欲为”的书。

    于是就有了这本双天行,双天行是借了仙侠外壳的一本小说,这里有很多新奇的事物,也有大量传统的精华,随着情节展开会一一呈现。当然,这本书开篇可能有点慢,所以,请稍稍深入,后面是大构架和大世界。

    写这本书的时候,拜访了几位专家和老师,他们也给予了阿风极大的帮助,所以,后面的诗联谜,是长沙谜人骨灰级的老师哦,百度也百度不到,哈哈,这里阿风先卖个关子,等我放上来,就可以百度到啦。

    说说我的上一本书求凤录,那是一本口碑很好的武侠书,曾和英雄志、昆仑一起,被评为最好的三本网络武侠,但是写好书真的很难,它需要铺垫和伏笔,而网络小说是快餐文化,注定三分钟不能吸引目光就是失败,所以,这次我改好吗?

    关于作者名,阿风八千可不是阿风8ooo的马甲,而是货真价实的原装货,因为原来的邮箱网站跨了,无法要回来改密码,所以只好将就,反正都是我,我只写了两部书。

    这本书在写作过程中,阿风会预留五章的进度,原因无他,就是觉得不满意的章节还有删除的余地,这是我的态度,希望大家能接受。

    今天既然是调整,那就放上一千字被删除的未表章节,以后看情形,阿风还会放出些其他被删除的章节。

    1

    冬薇出现在梅城,是半个月之后,此刻她漫步梅林,心情十分低落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晏畅和昊子的居所吧?”

    一间小院前,冬薇停下脚步,隐约可见院内有一栋两层小楼,此时院内一片寂静,了无声息。

    冬薇上前轻叩门环,但叩了几下,院内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奇怪,非哥哥说那两个家伙在这里修炼,一大早的,怎么屋内没人?”

    冬薇神识一扫,感觉到院内明明有人,她伸手一推院门,吱呀一声,门应声而开,只见院里落叶满地,杂物乱丢,显然这小院的主人疏于打理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冬薇叫了两声,皱眉向里走去,一跨进门,看到院墙边上立着几个架子,架上挂着数串的鱼干和肉条,只是现在已过了冬季,那腌制的东西远远传来一股腥臭之味,她皱皱眉头,觉得这味道也太恶心了些。

    走到一棵树下,冬薇叫道:“请问主人在家吗?”忽然脚下踩到什么,一道绳圈刷地将她双脚箍住,呼地一下身子倒吊起来。

    冬薇大怒,她现在可是第三层筑基境的修炼者,居然被这样一个凡人的圈套抓住,实在丢人,她猛地一用力,想要挣断绳索跳开,但绑住她双脚的居然居然是一根牛筋,她一挣之下没有挣断。冬薇怒不可遏,身子一晃,一个盘旋跃到树上,只听噗地一声,头上不知撞到什么东西,一团浓雾将她罩住,冬薇措不及防,吸了一口,只觉脑袋一沉,灵气顿时提不上来,身子一栽又掉下来,挂在树上晃荡不已。

    院里还是悄无声息,冬薇觉得有两双眼睛在注视自己,偏偏她现在连呼叫都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嚓嚓嚓,一阵奇异的脚步声在院外响起,接着三条人影出现在墙头。

    冬薇心中连呼晦气,看来自己是撞上了陷阱,这屋里的人原本不是要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墙上三个都是青年,他们是散修的打扮,冬薇看到他们的修为,差点鼻子气歪,三人中修为最高的是凝气期七级,最低的只有三级,连第一层凝气境都没到。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那青年长了一张苦瓜脸,脸上满是疙瘩,他看见吊在树上的冬薇,吃了一惊,叫道:“有埋伏!”他伸手打出一排爆炎,这爆炎的威力不大,但席地一卷,地上的枯叶纷纷被点燃,那两个架子也被点着,鱼干和肉条眼看要被烧焦。

    看到外面三人放火,屋里有人高叫了一声,骂道:“谭汝你个王八蛋,竟然用火烧我家,我跟你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!”

    苦瓜脸青年冷笑道:“姓晏的,有种你出来,看我不打断你三条腿!”

    两条人影从屋里走了出来,一个长相憨厚,一个尖嘴猴腮,长相憨厚的是个少年,他穿着灰布土衣,另一个尖嘴青年个子不高,穿了一身土黄色的长衫,手上拿了一条皮鞭。

    尖嘴的青年指着墙头的苦瓜脸青年骂道:“谭汝,我告诉你,你敢欺负我,等我大哥回来,将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”

    请允许阿风认真地连载这本小说,如果喜欢,请驻足和评论,如果能得到您的推荐和认可,将是作者最大的欣慰,双天行期待您的到来。

    最后,阿风再次鞠躬,亲们,请支持正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