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万冰台上过(5)

    吴非度略慢,但他有蓝月光加,跟在第三的位置也不算很吃力。

    三人冲出去十余丈,崖壁上惊飞的翼鸟越来越多,它们似乎觉得来者不善,竟一起朝三人迎头冲来。

    此时萨都剌离悬崖边不过七八十丈的距离,他一声清啸,身子蓦地加,同时双掌一挥,将身前数十只翼鸟扫飞,那些翼鸟坠落下来撞在两边冰柱上,出一连串喀喀声,吴非听到身后的巨响觉得不对,回头一瞧,不由倒吸口凉气。

    萨都剌扫落的那些翼鸟,撞在身后两侧冰柱、冰台的下面,将一些细小的冰柱、冰台撞塌,这一下引起连锁反应,那些冰柱、冰台纷纷东倒西歪,吴非身后、身侧塌方般的一连串冰柱崩塌,他只要稍有迟疑,就会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吴非猛吸一口气,加快了度,三四个起落间,他追上了乌珠穆沁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的身法虽快,却并不灵活,她没有修炼过体技,闪避翼鸟反而不如吴非,几次被翼鸟撞到,身子一再停滞,而萨都剌冲在最前,要抵挡大部分翼鸟,根本无法顾及到身后。

    萨都剌眼看还差一个跨越就能踏上对面悬崖,猛地听见身后一声惊呼,可是迎面数百只翼鸟撞到,他一咬牙,此时回头,不但救不了身后的人,反而可能会一起坠落,所以他只能继续前冲。

    出惊叫的是乌珠穆沁,她被两只翼鸟同时撞中胸口,本来要踏在左边一根冰柱借力跃到右边冰台上,可是她被那两只翼鸟一撞,身子偏向另一侧,那一侧一根冰柱刚被撞断,她一脚踏虚顺着那冰柱朝下栽去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已经赶上乌珠穆沁,正要从她右边越,瞧见乌珠穆沁一脚踏空,立刻抛出自己的云石,刷的一声,一张白帆出现在乌珠穆沁脚下,吴非身子一顿,伸手去拉乌珠穆沁,叫道:“抓住我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觉得脚下有东西垫着没有掉下去,这才惊魂稍定,她伸出手去,一回头,现身后的冰柱、冰台竟排山倒海般坍塌过来,其中一根巨大的冰柱正冲着两人砸下,一时不由呆了。

    吴非抓住乌珠穆沁奋力一跃,堪堪让过那根大冰柱,此时他们脚下已无立足之处,都是正在倒塌的冰柱、冰台,两人就仿佛漂在一片波浪之上,随时可能陷落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离对面悬崖还差十余丈,只听嗖、嗖两声,又是两只翼鸟朝他们冲到,吴非顾不得被翼鸟撞到,拉着乌珠穆沁身子一转,踩在一段坍塌的冰柱上,奋力向悬崖边冲去,那两只翼鸟撞在他背上,一股撕裂的疼痛立刻传来。

    一跃之后,两人离悬崖已经不到三丈,只需最后一跃就可以跳上悬崖,此时不少断裂的冰柱撞在悬崖壁上,将崖壁撞得一片白雾。

    萨都剌这时已经站在悬崖边上,他叫了声:“快接住!”一伸手,一道白绫笔直地朝两人射来。

    吴非正要奋起最后一跃去抓那白绫,崖壁上却猛地窜出数十只大小翼鸟,它们没头脑般地朝两人一冲,吴非只觉得脚下再找不到借力的支撑,不由叫了一声苦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突然清醒过来,她拉住吴非朝身下一甩,身子借力跃起,同时一脚踩在吴非头上,借着吴非下坠之势朝白绫飞去。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自己救了乌珠穆沁,关键时刻她竟然拿自己当垫脚石,不由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萨都剌的白绫来得十分及时,乌珠穆沁伸手一把抓住,萨都剌用力一拉,将她拉上了悬崖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脸色有些苍白,她一下扑进萨都剌怀中,哭道:“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    萨都剌拍拍她肩膀,道:“没事,这不是上来了么!”

    两人回转身子,只见方圆数百丈之内,冰柱、冰台几乎全部坍塌,只有悬崖下那一片黑森森的空旷。

    一群翼鸟在两人头顶盘旋,出嘎嘎的叫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乌珠穆沁才平复下心情,问道:“林非那小子摔下去了?”

    萨都剌点点头,道:“应该是的。”刚才吴非救乌珠穆沁时他刚刚跃上悬崖,所以没有看见吴非出手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扪着心口,道:“幸亏我急中生智,拿这小子当垫脚石,不然也掉下去了,唉,他是个好向导,还有那把飞刀也掉下去了,真是可惜!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悬崖边向下望去,只见脚下二十余丈的位置,崖壁上贴着一人,一群翼鸟正围着他打转。

    萨都剌咧嘴一笑,道:“那小子还活着,看来他命大福大,不该这么早死!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吴非,他被乌珠穆沁一脚踩下,刚好一根冰柱斜刺落下,他借力一点,扑到崖壁上,这崖壁上有个鸟巢的洞穴,他一只脚踩进去,手上的蓝月光插进冰壁,正好贴在崖壁上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嘿嘿一笑,道:“小子,要不要本姑娘救你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十分鄙夷,刚才出手相救,可什么也没问,现在这女人居然一副施恩的模样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见吴非不做声,道:“本姑娘跟你说话呢,你不回答就自己爬上来吧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无语,虽然有几根冰柱倒下来,贴着万冰台搭着,但他现在是堪堪贴在冰壁上,背上还有闭着眼的冰猿,任何一丝细微的移动都会让他滑落下去,哪里还能顺着冰柱爬上来。

    萨都剌看出一丝端倪,随手将白绫抛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非猛地在冰壁上一撑,伸手抓住白绫,萨都剌一用力,将他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道:“臭小子,你刚才也算救过我一次,现在我们救了你,两相抵消了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声,心道:“好一个两相抵消!”

    萨都剌阴生死时刻,任何能让自己存活下去的行为,都是正确的选择,何况你现在也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吴非走到万冰台边,伸手抱起一根冰柱猛地用力向上一拉,那冰柱有七尺多长,水桶般粗细,吴非在冰柱上摸索几下,念动冰封的咒语,将冰柱收进了宝囊,他一连收了四根冰柱,萨都剌有些奇怪,却没有阻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