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万冰台上过(4)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姑娘过奖了,其实我也就是碰运气而已。”说罢,他掏出三双钉了短钉的鞋来,道:“这是我准备过万冰台的冰鞋,大家穿上吧,以防万一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嘿嘿一笑,道:“你叫林非是吧,我有点相信你说的是真的,不错,我现在舍不得挖你眼睛了,你要是能离开玄女山,说不定我会去小竹林找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直摇头道:“找我干吗,您和前辈都是高人,我们小竹林不过是个二三流的门派,哪请得动你们这样的大神。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见到吴非惊骇的样子,心里却是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三人换了鞋,片刻之后走出寒流,展目一望,不禁都吓得一呆,此时他们才明白万冰台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含义。

    吴非脚下是一片万丈冰崖,那冰崖到底有多深,谁也看不清。在冰崖之中,竖着一根一根的冰柱,绵延不绝,不知有多少万根,它们有些折断了,变成一个一个的大小冰台,其他大部分没有折断的,像尖刺刺向天空,这情形,既壮观又恐怖,如果说要从万冰台上到对面,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离三人最近的一根冰柱,冰柱的顶端已被削平,那冰台的台面十分宽阔,足有半间屋子那么大。

    冰猿出叽叽的叫声表示警告,萨都剌一掌挥去,远处一根冰柱被削为两截,其中一截冰柱掉了下来,过了良久还没听到落地声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吐了吐舌头,道:“这万冰台不是闹着玩的,我们要不要绕过去?”

    萨都剌摇头道:“不必,这里看上去危险,实际上也不过如此,我们控制好角度,应该可以节省很多时间!”他一指吴非道:“你,先跳过去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朝最近的那个大冰台望了一眼,退后两步,一跃便跳了过去。萨都剌见吴非跳过去没有滑倒,冰柱也没有异常,于是拉着乌珠穆沁也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寒云在雾气中蔓延,三人转身望了一眼,还好这次身后的悬崖没有消失转换成别的场景,萨都剌道:“这些冰台都不会太受力,大家小心了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看了看前面,又朝第二个冰台跃去,他穿了冰鞋,控制得倒也自如,冰猿在他背上,一直用手捂着脸,好像不敢看。

    三人在冰台上跳跃,开始是一步一停,到后来慢慢加快了度,吴非一口气跳跃了七个冰台,转身一看,萨都剌和乌珠穆沁都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连跳跃了数百个冰台,前面的冰台越来越小,吴非有几次不得不在数根冰柱上借力,跃向更远的冰台。他想着能不能在这里甩掉萨都剌和乌珠穆沁,可是这两人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心生一计,他渐渐向细小的冰柱和冰台上跃去,跃过一根细小的冰柱时,脚下微微力一点,冰柱出喀地一声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是乌珠穆沁,她脚一点,冰柱立刻断裂向一边倒去,吴非向后瞟了一眼,只见萨都剌身形飘飘,从断裂的冰柱旁掠过,伸手一掌将断向一边的半截冰柱拍得粉碎。

    萨都剌好像没有觉察到吴非的小动作,叫道:“大家尽量并排前进,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,若是踩着别人踩过的冰柱,一定要小心!”他的话并不是传音,吴非却每个字听得一清二楚,禁不住心中一凛,暗道:“看来我不能用小聪明,万一被这家伙看出端倪,可没好果子吃!”当下不敢再造次,只捡粗大的冰台和冰柱朝前跃去。

    万冰台景色奇异瑰丽,尤其那一个一个冰台和冰柱,都不知道是如何生长出来,在万冰台的下面,到底是什么,没有记载也没人知道,看来掉下去的人没有生还。

    所幸万冰台中的云海雾气很浅,百步之内还能看清,三人跳跃了大半天,前方陡然出现了黑蒙蒙的一道山崖。

    三人停在一个宽大的冰台上,乌珠穆沁疑惑地道:“这么快就到对岸了,什么波折都没有出现?”

    吴非感觉到蓝月光忽然奇异地跳动了两下,不由皱眉道:“还没上岸,不能说没有波折。”

    萨都剌倾听片刻后道:“那崖边有鸟叫,好像是一群很大的鸟,我们能不能安全地到悬崖对面,还说不准!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这家伙虽然把修为降到第五层之下,但依旧过我现在的极限,千里眼看是看得远,却不能听见声音,那些鸟我竟无法感知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皱眉道:“那是些什么鸟,我们还过不过去?”

    萨都剌道:“当然要过去,不然前面白走了,我们不能半途而废!”

    三人又往前跃去,片刻后前面的断崖逐渐放大,吴非看见渐渐看清,对面悬崖的冰壁上布满坑坑坑坑洼洼的窟窿,那窟窿中有不少黑鸟飞进飞出。

    萨都剌沉声道:“等下接近崖边,我数一二三,你们跟在我身后,一起力冲上去,中间决不能有迟疑和停留!”他话音刚落,一道黑色闪电从三人身旁掠过,出嘎地一声,吴非看清那黑鸟的模样,它身躯不大,只比鸽子略大,但竟然长着蝙蝠一样的双翼,那鸟头依稀是秃鹫的模样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心惊,这翼鸟飞行度极快,这要是撞上去,想不改变方向都难,只是萨都剌的办法并不是最佳办法,因为那些翼鸟并没有主动攻击他们的意思。正想着,一只翼鸟从他头顶掠过,冰猿出吱地一声惊叫,吴非怕它乱动,道:“你趴在我肩上抱紧,要是害怕就不要张开眼睛!”

    三人朝前又跃了数十丈,翼鸟越来越密集,有两次撞到吴非的肩膀和胳膊,撞得他身子一歪,差点滑落到冰台下去,那些翼鸟觉有人闯入,出阵阵的嘎嘎声,一起乱飞。

    萨都剌叫道:“一、二、三,我们冲!”说完,身子一动,率先朝对岸冲去,数只翼鸟撞在他身上,都被弹飞出去,乌珠穆沁跟在其后,她身法很快,借着萨都剌的开路,亦步亦趋跟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