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万冰台上过(3)

    乌珠穆沁有些不悦,道:“夫君,你什么意思,真打算放这小子一马?”

    萨都剌道:“若不给他一个保证,他怎会甘心,就算答应,也会带我们走到禁地去,还有可能使用诡计。”他背着吴非,朝乌珠穆沁眨了一下眼,乌珠穆沁哼了声道:“好吧,那你做主,反正吃亏的是你!”

    萨都剌取出一颗丹药递给吴非,道:“这是一颗五毒丹,你服下去,若七天之内,能带我们找到酉冥石和玄女峰的入山口,我给你解药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萨都剌又道:“这五种毒药是哪五种,你不要去猜,也不要自己试着去解,万一配错了,连我都无法解毒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丹药,道:“好,那冰猿呢?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道:“你太过分了吧,不要得寸进尺,这冰猿本来也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在下现在就只有这个恳求,两位用过冰猿血之后,可以将它放生,不要带出去,因为一旦出了玄女山,它的命运必然很悲惨,如果你们不答应,请恕在下不能答应你们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冰猿听到这里,吱吱叫了几声,似乎很感动。

    萨都剌一怔,道:“你这么看重这冰猿,原来打算将它放生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个自然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带它出去。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有些奇怪,她上下打量吴非,道:“你是不是修炼的禅学、道学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在下小时候学的是儒学。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摇头道:“什么叫儒学,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儒学的根本思想是仁,仁者无敌。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呸了一声,道:“仁者无敌,那是做梦!”

    萨都剌想了想,道:“好,我答应你,这冰猿我们不带走,到了玄女峰,就放它走!”

    冰猿欢叫一声,朝吴非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    吴非将那颗五毒丹在手中把玩了片刻,才放入口中咽下,心中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背对着我使眼色我瞧不见么,我从乌珠穆沁目中的反光就瞧清楚了,我进小竹林别的没学,解毒却是学得最认真的!”他拿到毒药就已看清,那毒药并非一层一层包裹,他悄悄用指甲刮下一层,只要给他时间,一定可以判断出那是什么毒药,只要七天之内他能逃走的话。

    萨都剌并不知道吴非还修炼过千里眼,他以为吴非只有蓝月光厉害,那把飞刀虽然只是仿品,但其威力之大,并不在真品之下。从吴非一出手开始,萨都剌就一直在注意蓝月光,这把飞刀若是放在乌珠穆沁手里,就算遇到第五层巅峰的修炼者,她也有机会,这才是他不肯放过吴非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解开吴非的封印,吴非走到冰猿身边,替它正了骨,又用树枝扎好,最后给它服下了一枚回复丹,冰猿感激地吱吱直叫,等忙完这一切,他自己才服下一枚丹药,肩上的钩伤才慢慢愈合。

    萨都剌倒是不急,站在一边冷眼看着,乌珠穆沁皱眉道:“喂,我们什么时候走,一只畜生,只要它活着能取血就可以了,你将它治好,说不定会逃走!”

    吴非白了她一眼,道:“你难道不知,冰猿的血要在它正常和健康时取用,它越是生机勃勃,效果就越好,它受伤或生病时,它身上血的效用要减少一半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道:“你又胡说了,当我是三岁小儿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知道在我们天行大陆上,以豢养神兽出名的沈家不,沈家豢养神兽的诀窍就是小心供养,哪像你们这么粗暴地对它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将信将疑,道:“你也知道沈家?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,道:“我师兄林素望就是沈家的女婿,你知道么,他们长老沈宇谦跟我们小竹林很熟,沈家的沈安郡就是素望师兄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吴非虽然信口胡诌,但也不全是乱说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瞪着吴非,一根手指在他下巴上划过,道:“你小子我真不知道是吹牛,还是胡扯,好吧,沈家豢养神兽是真的,沈宇谦我也听说过,算你不是瞎说,那我们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吴非松了一口气,他就是不想让这两个家伙马上取冰猿的血饮用,所以才这么编,想不到这他们居然上当了。

    当下吴非让冰猿骑在自己脖子上,一指前方,道:“我们往那里走!”说完,头也不回朝前走去,萨都剌和乌珠穆沁点点头,一起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三人走了一炷香的时刻,四周空气越来越冷,也越来越看不清,萨都剌暗暗惊异,连自己都有些看不清脚下,那小子居然轻车熟路般走了进来,他最开始抓了高大奇,就是想要他带路,可是一进山,高大奇就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程,地上已不是草地,而是一层一层的冰茬,吴非放缓脚步,道:“前面是万冰台,我们从那里过去最近,如果往右边绕路,可能要多两天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萨都剌向前面望了一会,决定道:“我们这几天耽误了一些行程,就从万冰台过去吧,据我所知,这万冰台乃是一块凶地,并非禁地,虽然有些危险,但是我们应该过得去!”

    冰猿目中露出惧怕之色,吱吱叫了两声,吴非道:“小家伙,你觉得很万冰台很危险么?”冰猿连连点头,又用胳膊比划,做了个打滑的手势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看了半天,奇道:“我怎么没有看见万冰台,万冰台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地图,指着一点道:“就是这里,你不了解玄女山,千万不要乱闯!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揪住吴非耳朵道:“你敢教训我,敢看不起本姑娘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苦笑道:“大嫂,你还自称本姑娘,那萨都剌都把你娶了!”口中道:“姑娘,你看看地图再说!”

    萨都剌拿过地图瞟了一眼,道:“这地图你也有,看来我们买的地图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笑道:“以在下的修为,没有一点保障,怎敢轻易来玄女山?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哼道:“先前连本姑娘都不小心着了你的道,我看,就算是一个第四层的高手,没有提防之下,也未必能战胜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