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万冰台上过(1)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萨都剌眉头一皱,他若是能施展元神境的修为,这一掌必然是横扫过去,不过眼下在玄女山中,必须顾忌各种禁制,于是身子一顿改掌为抓,啪地抓住了赤炎冰的枪尖。

    赤炎冰没想到萨都剌毫不给她机会,一招内就将她的法器抓住。

    萨都剌抓住法杖的枪尖,猛地往回一拉,同时飞起一脚向赤炎冰踢去,赤炎冰当日对何泰康几乎是同样的招术,但她却不敢硬解接这一脚,身子一转向后跃出,萨都剌手心一凉,觉满手是水,那法杖居然从他手中抽走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萨都剌怪笑了两声,若非玄女山禁制使用到第五层及以上的修为,他一掌就能拍死赤炎冰。

    吴非和乌珠穆沁对了两招,就知此女不光身法奇快,而且招式凌厉之极,更可怕的是,魔道修炼者的灵力强悍无比,他若不是后来跟思思修炼过体术,又有蓝月光的迟滞加,只怕一二招内就败了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心中生气,她和神道第四层的修炼者过招,只要近了身,没有吃亏过,这次帮萨都剌进玄女山,本来是对付那大魔童,想不到现在遇到一个第二层修为的神道少年,居然一连两记杀招都被他抵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左手一挥,一枝玉色长钩出现在手中,她冷然道:“小子,你信不信今天姑娘我能将你的一对狗眼挖出来?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他抓住乌珠穆沁说话的间歇,蓝月光化作一道流光,向她眉心射去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身子一闪,闪电般转到吴非身侧,长钩朝他肩上抓来。

    吴非自蓝月光对敌以来,这样的对手还没碰到过,因为蓝月光上的迟滞之能还来不及出,乌珠穆沁就已闪开,根本无法捕捉。这也是为何神道修炼者在和魔道对战时,往往会吃亏的一个重要原因,因为度跟不上,所以才被动,而魔道修炼者在力量上并不是真的能抗衡神道的第四层以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吴非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,与此同时,乌珠穆沁的那一钩已钩到他的肩膀,尽管吴非的盘龙盾已经用了最快的度去挡,他还是被钩到,呲地一声,肩头划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冷笑一声,再次转到吴非身侧,玉钩如电,直取吴非双目,吴非此时已经想到了应付的办法,他成竹在胸,左手一挥,一道防护罩隔在身前,乌珠穆沁毫不犹豫地从一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的防护罩对付犀头蜂还可以抵挡一段时间,对付乌珠穆沁这样的修为,比一层纸也厚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嘴角挂了讥讽之色,毫不迟疑地向吴非冲去。

    扑地一声破响,防护罩应声而破,乌珠穆沁撞破防护罩的同时,身子却是猛地一滞。她忽然明白过来,吴非布防护罩的真正意图并不是防御,而是将蓝月光的迟滞之能附加在防护罩上,自己撞破对方的防御,等于送上去挨打。

    乌珠穆沁的真正修为乃是第三层,所以她被蓝月光的限制时间也和胡灵他们差不多,就在这一瞬间,吴非已伸手从侧面抱住撞来的乌珠穆沁,他右手的蓝月光正点在她后心上。乌珠穆沁心中懊悔,自己若是不那么急躁,这样的防护罩用任何暗器都可以击破,自己何必冒进?

    吴非还未来得及松口气,只听赤炎冰啊地叫了一声,一转头,就见赤炎冰的身子被拍飞出去,而董玉正被萨都剌抓在手中,他随时都可以一掌将她拍死。

    赤炎冰和萨都剌毕竟不在一个层次上,不光是对战经验还是修为,所以萨都剌只是用出第四层的修为,就将她打败。

    吴非猛地叫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萨都剌一怔,瞧见自己的同伴被控制住,有些意外。吴非见赤炎冰支撑着爬了起来,她嘴角虽然挂着一道血痕,但受伤似乎并不致命,他略微松了口气,道:“前辈,请您留在原地,您若是前进一步,在下修为低,万一紧张失手就不好了,我们来谈个条件,如何?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叫道:“杀了他,不要谈条件!”

    吴非伸手一点,将乌珠穆沁封印住,道:“大家进山都是来求宝,没必要杀得你死我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萨都剌点点头,脸色阴沉得可怕,吴非道:“前辈放过我们,在下就放过您这位同伴,如何?”

    萨都剌想了想,摇摇头道:“放过她们两个可以,你得留下!”

    董玉叫道:“不行,非弟你不要答应他!”

    萨都剌一掌抽在董玉脸上,将她打得满嘴是血,再也说不出话来,然后才阴冷地道:“两个换你一个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想着办法,咬牙道:“好,那我留下,您先放她们走,还有我们的冰猿!”

    萨都剌一怔,道:“这冰猿也是你们的?”

    吴非伸出一只手朝冰猿招手道:“不错,你放了它试试。”

    萨都剌凌空抓过冰猿,问道:“你是他们一边的么?”冰猿吱了一声,连连点头,萨都剌有些惊异,他朝冰猿额头点了一下,随手抛下,道:“那你爬过去给我瞧瞧!”

    冰猿断了双足,上身却是可以动,它挣扎着朝吴非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萨都剌嘿嘿一声,道:“你何以保证,不伤害我的小妻?”

    原来乌珠穆沁竟是此人的妻子,吴非暗道:“他说是小妻,看来还有大妻,二妻,不知这家伙有多少老婆?”心里这么想,他手里掏出一块咒玉,道:“我可以立下誓约,只要你放了她们两个和冰猿,在下保证不伤害尊夫人!”

    萨都剌道:“不行,你和冰猿都得留下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冰猿跟着赤炎冰她们走也不是办法,自己带着,至少可以帮它治伤,于是道:“好,我们留下,你放她们两个走!”

    赤炎冰站了起来,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迹,道:“那请前辈也要立下誓约,不能伤害我非师弟!”

    萨都剌冷冷道:“你们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?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虚空一点,嗤地一声,吴非身后一棵矮松上立刻多了一个细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