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寒云海(4)

    董玉道:“那姓陈的丫头是跟金家兄弟在一起吧,说真的,我是一点都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话,一路小心前行,再遇到水潭、小山包都十分小心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三人刚攀爬上一座小山,就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抬眼望时,前方云遮雾绕,十分壮观。

    董玉戏谑地道:“春梅姑娘他们进了山,我们要不要跟进去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那丫头不知好歹,我救了她三次,好像还欠她的一样!”

    董玉掩嘴笑道:“男人啊,越是得不到的,越嘴馋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别乱说,我心里只有涵儿师姐,其他女子,那是不会动心的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的脸色忽然有些黯然,董玉看在眼里,微微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吴非打开脑中记忆的地图,搜寻一番后,咦了一声,道:“这里是玄女山的中部,叫作寒云海,想不到我们走到这里来了,我知道这里有一条路,穿过去可以直抵七星峰,只是这条路不好走,因为这里云海翻腾,经常有修炼者在这里迷路!”

    七星峰是酉冥石所藏之地,赤炎冰来玄女山就是为了找酉冥石。

    董玉道:“这里就是寒云海啊,我听说寒云海中至少隐藏了四五个禁地,那些迷路的修炼者,只怕是误入了禁地,不然不可能迷路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一眼赤炎冰,赤炎冰望着前方,若有所思道:“我原来的计划,不是从寒云海到七星峰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现在觉得冒不冒险都可以,冒险的话,是因为我们在竹溪湖幻境中耽误了时间,不冒险的话,因为我已经得到了不少东西,尤其是喝了冰猿血之后,我现在觉得体内的躁郁之气一扫而空,就算不能修补好法器施展幻影猛虎技能,以后修为提升了,一样可以用其他办法来弥补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我也得到了不少好东西,要不我们就此止步,等到出山的时间到了,再出去?”其实他是很想进入寒云海看看,毕竟对于天行大陆,吴非还有很重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董玉指着一块湿泥地上的几个脚印,戏谑地道:“春梅姑娘进去不久,你不进去瞧瞧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我不想再管她的闲事,你以后也不要再提这丫头了!”

    赤炎冰忽然道:“玉姐,要不我们进去瞧瞧,反正现在也出不去,至于七星峰么,找得到就找,找不到就拉倒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她们误会自己,以为他对陈春梅还有什么想法,不过这种事情不好解释,当下转身道:“算了,我不想进去,经历过一次生死,应该知道珍惜自己才是!”他话音未落,忽然吱吱一声,山下窜出一团白影,正是三人从竹溪幻境中带出来的那只冰猿。

    那冰猿窜到眼前,朝赤炎冰和董玉一呲牙,又对吴非指手划脚,吴非笑道:“小家伙,你一直跟着我们吧,现在出来干吗,难道要我们进入寒云海?”

    冰猿连连点头,一边又拍着自己胸口,好像很有把握一样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好东西?”

    冰猿不住点头,吴非道:“你要我们跟你走?”冰猿吱了一声,一头钻进了冰冷的云雾中。

    吴非看着赤炎冰和董玉,询问道:“我们进不进去?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当然进去了,有这么好的一个向导,哪个修炼者有这样的待遇?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是啊,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,你看你带我来玄女山,还完全没有挥作用。”吴非带董玉来,是想碰碰运气,像玄女山这种禁地,有不少器冢,如果能找到几个,那就大了。

    吴非翻了个白眼,道:“我回小竹林的时候,玉姐你就不要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董玉打趣道:“小竹林的林兮涵很漂亮是吧,你怕姐姐把她看丢了?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道:“看是看不丢的,我是怕你多嘴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边说着,一边跟着冰猿踏入了冰冷的云海。

    冰猿带着三人行走了半天,吴非感觉这家伙似乎十分熟悉寒云海中的地形,不少有危险气息的地方它都一一避开,令人惊奇的是,寒云海中并不都那么冰冷,不少地方有温泉和瀑布,尤其空气清新,灵气充足,若是在这里修养和修炼,一定比外面要强数倍。

    冰猿带着三人来到一座小山下,这山下泉水淙淙,长了不少青绿的矮松,地上是一个一个的泉眼,里面泉水翻涌,冒着腾腾的热气。冰猿欢呼一声,噗通一下跃入了一个泉眼,泡起澡来。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道:“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吗,要我们洗澡吗?”那冰猿连连点头,一副惬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董玉捧起一捧泉水喝了一口,赞道:“这水真纯净,我看比那什么净水、真水也不差!”又忍不住道:“这里的水太舒服了,我要洗个澡!”吴非用千里眼四周遥望一圈,道:“你们洗好了,挂个帘子,我帮你们守卫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脸上微微泛红,在这云山雾海中宽衣洗澡,实在有些羞人。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取出竹帘,选了两个泉眼围了出来,董玉眨着眼睛道:“非弟,我知道你有落花长老炼制的法镜,可不许偷看我们!”吴非尴尬地道:“怎会,我从不干那种无耻之事。”

    董玉笑道:“不要说得这么严重,看一下也不能说无耻。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想到牛郎和织女的传说,那牛郎明明是个老实人,要是不偷看织女洗澡,将她衣服偷走,织女又怎会爱上他?

    赤炎冰锤了董玉一拳,道:“玉姐,你这么说,分明是教他偷看,不能教坏小孩啊!”

    吴非嘀咕了一句谁是小孩,讪讪走开,他走到冰猿的泉眼旁,冰猿一把拉住他往泉水里拽,吴非道:“你干吗,是要我也洗?”

    冰猿拍着泉水,吱吱直叫。

    吴非这几天在竹溪幻境中身上弄得十分肮脏,能洗个澡换身衣服还是很不错,他给自己搭了个竹帘,找了个泉眼脱下衣服准备跳进去,冰猿却是朝他一直招手。吴非想了想,走过去扑通跳进了冰猿的泉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