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寒云海(1)

    赤炎冰和董玉疑惑地对望一眼,只见吴非身子一纵,已经跃上了峭壁,她们两人依旧被禁锢,跟普通人一样,不能施展法力。

    那峭壁之中藤蔓缠绕,吴非一攀援上来就暗暗吃惊,想不到外面看就是几片藤叶,里面还有这么大的缝隙,你藤蔓粗的有手臂粗,细的也有拇指粗,藤蔓之上结着一串硕大的葫芦,正是迷仙葫!

    据记载,迷仙葫并非一串一串生长,而是一株藤蔓只长一个,想不到这缝隙中竟长了一串。

    吴非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,迷仙葫并不是只能长一个,而是守护它的守护兽只让它长一个,这片禁地之中,有龟魔这位魔神的存在,妖兽哪里还敢来,所以它才长了一串。吴非数了一下,这串迷仙葫足有九个,他拍拍冰猿的脑袋,赞了一声,然后选了最大的五个迷仙葫摘下,剩下四个不大,摘下有些可惜,他有五个迷仙葫,可以炼制出二十份左右的丹药。他此时没有宝囊用,只好将迷仙葫用藤蔓缠在腰间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吴非正要离开,冰猿吱地又叫了一声,吴非转头一瞧,只见冰猿手臂指着迷仙葫藤蔓边凸起的一块黑色石头,他心中一惊,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这不是自己心中渴望得到的目鱼石吗,难怪龟魔肯告诉他此地两样东西都有,原来竟是长在一起!要么都找不到,要么都找到。

    吴非小心地敲下目鱼石,这块目鱼石有七八斤重,吴非掂量了一下,估计可以分成数十份,昊子如果真的能修炼空间术法,完全可以拿它来用,他收起目鱼石回到董玉和赤炎冰身旁。

    说到空间术法,就是修炼者用一块宝石虚拟出一个空间,然后靠近目标,像宝囊、储物库等地方,然后悄悄打通一个通道,将别人藏在空间法器里的宝物拿出来,这是吴非想到对付密宗大轮的办法,他的蓝月光如果不找回来,说不定三年之后就会突然死亡。

    修炼空间术法成功的修炼者,凤毛麟角,这和千里眼一样,都是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你的时间不多了,快动手吧,我不会怪你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他举起手里的一块黄色树叶状晶石,道:“我不相信龟魔的话,那个出口必然不在湖心!”他掌心握的是一块蛟云石。

    赤炎冰一惊,道:“你,你是说刚才那位魔神在骗我们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不错,那个出口就在山崖顶上不远处,我感觉得到,我们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董玉惊愕地道:“我怎么没有感觉,我觉得那龟魔不像在骗你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走”说完驾起一片黄云,带着赤炎冰、董玉和冰猿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湖底的一个溶洞中,龟魔喷出一串水泡,它的身旁,游着一条银鳗,那银鳗十分诡异,它身躯庞大,头颅也形似人形,但双眼鼓出,却是一片死灰。它吐出几个水泡,道:“这小子真是人精,居然能猜得不离十!”

    龟魔摇着脑袋,得意地道:“这小子很聪明,比你当年要聪明,他居然猜出现在的湖心并不是出口!”

    银鳗道:“我看未必,他不是一样没有全猜对,但魔神大人您为什么不指出来?”

    龟魔得意地道:“正因为他很聪明,所以我故意让他以为自己全部答对了,再说了,本神不想再要一个戳瞎双眼的手下!”

    银鳗连连点头,道:“是,不过他猜不出来也不能怪他,假如我浮出水面,他或许能猜到我就是第二个人,您刚才提示了他,前四人中,只有一人逃了出去,不过我没有逃出玄女山,是又回到了此地!”

    龟魔朝边上一副巨蛙的骨架努嘴道:“只要他从湖心进来,就可以成为本神的第二个手下。”

    银鳗谄笑道:“是啊,可惜他修为太低了点,要是第四层巅峰就完美了!”

    龟魔道:“他的见识和胆气都少有,判断力更是在你之上,本神如果要破除此地的禁制,少不得要有人出谋划策,他虽然修为低,可是和他身边那只冰猿一起炼化,还是可以弥补一些修为不足的!”

    银鳗有些不悦,道:“说不定那小子是撞上的,我就不信他能真的找到出口,可惜,他没有残杀同伴,要不真的很有意思!”

    忽然龟魔身子一震,身上数千只眼睛一起转动,道:“这小子居然带着同伴向出口去了!”

    银鳗奇道:“魔神大人您刚才给他提示了么?”

    龟魔摇头道:“完全没有,我只是告诉他此地有迷仙葫和目鱼石!”

    银鳗嘿嘿怪笑道:“那要不要将出口换走,让他白跑一趟?”

    龟魔冷冷笑道:“这小子大概不知道,在本神的领域中,无论他走到哪里,都可能会是原地!”

    银鳗道:“是啊,没有人在这里能和您玩心眼,等他炼化了知道真相,一定会万分敬仰您的!”

    龟魔尾巴一划,湖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外面的飞鸟纷纷惊起,出阵阵惊惧的叫声。龟魔道:“现在,我没有骗他了。”

    银鳗道:“是啊,那小子做梦也想不到,现在湖心变成了出口,而他现的出口却是刚才的湖心!”龟魔身上的怪眼翻着,吐出一阵水泡。

    隔了片刻,银鳗忽然奇怪地道:“半个时辰马上就到了,那小子好像没有找到出口的位置,他怎么越走远了?”

    龟魔也有些奇怪,道:“难道这小子觉出口的位置变了,所以改变了方向?”

    银鳗道:“不对,如果他知道变了位置,应该往回走才是!”

    龟魔沉吟道:“这小子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银鳗道:“他能玩什么花样,他的宝囊被封闭了,根本打不开,虽然他手里藏了一块蛟云石,但也只能离开此地而已!”它们不知道的是,吴非不单在手里藏了一块蛟云石,最重要的是,林兮涵给他施展音遁术的那块绿玉,就挂在他脖子上!

    此时山谷之上,吴非三人已经爬上一座山顶,那冰猿就骑在吴非脖子上,董玉忧虑地道:“非弟,你真的确定,那真正的出口不在谷底那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