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幻境中的幻境(6)

    那巨龟忽然没入水中,在湖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龟神桀桀怪笑的声音传来:“不错,少年人,你猜得很准,一丝都没有错,本神本来可以不承认,不过,你是三百年来唯一一个全部说中的修炼者,本神打算给你一个机会,放你走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道:“这么说来,我们的运气很好了?”

    龟魔浮出水面,冷笑道:“是你,不是你们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拍拍冰猿的脑袋,道:“它不是人,它可以跟我走么?”

    龟魔想了想,哼道:“这畜生怕是从黑弥岭逃出来的,放它走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冰猿吱地一声,眼中露出喜悦之色,白毛在吴非身上来回擦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黑弥岭也是玄女山九大禁地之一,冰猿能出来,说明禁地也是有空隙可钻,于是道:“那在下有一个疑问,不知魔神大人能否指教?”

    龟魔身上的眼珠乱转,忽然道:“你说来听听,三百年来,本神还从未回答过提问,今天给你破例一次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就多谢了,在下要问的是,为什么您布置的这些幻境,我们得到的东西都是真实的,譬如那些竹子和药草?”

    龟魔想了想,忽然叹息一声,道:“本神刚进来的时候,也和你的理解一样,以为是幻境,其实,这些不过是玄女山中存在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吴非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,外面那片梓桑林和犀头蜂,都是您制造幻境时,搬运和调动出去的,难怪地图上没有记载!”

    龟魔有些诧异,道:“难道你去过梓桑林遇到过犀头蜂?那你小子真算厉害了,能活着站在本神面前!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却是摇头道:“猜出来有什么用,在下没有亲眼所见,并不相信魔神大人能随意变幻出一个空间。”

    龟魔哼了一声,道:“本神答应放你走,你还想跟本神打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也不是鬼主意,在下这次进玄女山,为了找两样东西,一样是目鱼石,一样是迷仙葫。”

    目鱼石是吴非愿意来玄女山冒险的真正目的,这是一种具有空间能力的宝石,对一个修炼空间术法的修炼者来说,可以凭借目鱼石探测到别人宝囊中的物事,吴非对昊子有过检测,他觉得昊子可能是修炼空间术法的修炼者,当然,因为没有得到过空间宝石,他还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龟魔冷笑道:“那是你自己的事,本神不会给你解答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以在下所知,迷仙葫可以帮助第五层的修炼者突破到第六层,您当年肯定不是为了迷仙葫而来,因为您的目标是重新修炼到第九层!”

    龟魔道:“不错,但本神不会告诉你,我进来找什么,除非你也愿意留下来,被本神吸收消化!”

    听到龟魔这么说,赤炎冰和董玉脸上都露出一丝苦涩,显然她们知道留在这里必然被那龟魔吞噬吃掉,但是吴非能走,她们也并不嫉妒,只是不知吴非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啰嗦,万一魔神变卦,那就谁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指着山谷上挂下的五根冰柱,道:“在下并没有这个奢望,只是我知道那迷仙葫生长在五条溪流的汇聚之处,刚才那个空间不正是么,怎么我们没有找到迷仙葫?”

    龟魔身上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它淡淡道:“玄女山中,五条小溪汇聚之地不下十处,你慢慢找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失望地道:“那看来竹溪湖禁地中,没有目鱼石和迷仙葫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龟魔饶有兴致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没有?”它龟身猛地又一沉,眼前的场景变幻,天色陡然一亮,先前五道冰柱又化作了潺潺的瀑布。

    三人眼前一花,突然觉又回到刚才的场景,眼前阳光明媚,水鸟飞翔,十分安谧。

    一道白芒落在吴非身上,吴非忽然觉得身子又恢复了神力,只是宝囊似乎被封锁,无法打开。

    龟魔身上乱转的眼睛忽然一停,道:“本神现在告诉你出口在哪,那出口就在湖心,你只要游到那里,就可以出去,至于你的两位同伴,你走了以后,本神会慢慢品味的,希望你福大命大,不要出去后就被人杀了!”

    龟魔身子慢慢下沉,它沉下一半,忽然又道:“迷仙葫、目鱼石那种东西,此地就有,你自己找不到就不要怪我,现在你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和同伴告别,半个时辰内不走,那就永远也别走了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波澜不惊,拱手道:“多谢魔神大人。”

    龟魔闷哼了一声,身子波地一沉,消失在湖面,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数只飞鸟吸了下去。

    董玉道:“我听说魔神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邪恶之辈,第一次听说还有放人一条生路的魔神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我上次遇见的三脸蛇魔,可要凶残得多,不过我想,神魔也和人一样,他们有凶残也有善良,这位龟魔的前生,也许并不是很邪恶!”

    董玉惊道:“你还见过其他魔神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心里却在想,那玄女峰的魔神,是怎样的一个存在,他和这龟魔比,又怎样?

    赤炎冰脸色平静,她走上前,拉开胸口的衣襟,她的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只有雪白的肌肤,赤炎冰淡淡道:“非师弟,你杀了我吧,我不想被吞噬吸收,也不想被炼魂。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还没有反应过来,董玉也上前拉开衣襟,道: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两人酥胸半裸,吴非脸顿时红到耳根,忙摆手道:“不,不行!”

    冰猿吱吱叫了两声,董玉忽然道:“哎呀,我们糊涂了,还有半个时辰,我们应该先帮非弟找到目鱼石和迷仙葫才是!”

    冰猿身子一动,嗖地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非师弟,你还有没有昨天我们喝过的女儿红了?”吴非想到她昨日醉酒的模样,心头一跳,道:“没,没有了!”

    赤炎冰痴呆地道:“你为什么要说谎,我们已经快死了!”

    只听吱吱两声,三人一抬头,就瞧见冰猿挂在一条峭壁的石缝上,朝他们招手,吴非双眼一眯,喜道:“迷仙葫!”他转头对赤炎冰和董玉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我,相信我,你们出不去,我也不会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