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幻境中的幻境(5)

    笑声中,四周陡然变幻,先前还阳光明媚的山涧,现在变成了阴森黑暗的谷底,刚才还翩翩振翅的飞鸟,现在变成了一群黑色的蝙蝠,它们张着血盆大口到处乱飞,那美好的竹林瀑布都已不见,变成了五条阴冷的通天冰柱。眼前的大湖,也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水潭。

    冰猿吓得一下窜到了吴非身旁,这三人中,它就觉得吴非最可靠。

    董玉和赤炎冰又是一惊,想不到四周的变幻如此之大,刚才赤炎冰还亲手折断过竹子,以为并不是幻境,想不到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龟魔身上的怪眼乱翻,它一条长舌在口中吞吐,道:“你们三人能来到这里,很不错,作为奖励,本神照例给你们一个机会,谁能说出本神的来历,本神就指点他出口在哪里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看来这位龟魔并没三脸蛇魔邪恶,至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,于是抱拳道:“多谢魔神大人,只要我们回答上来,你就可以放我们三个走?”

    龟魔摇头道:“不行,本神在心中立下誓愿,我的竹溪幻境,每次最多只放一人离开!”

    吴非眼珠一转,心中有了主意,道:“好,魔神大人,您说只要我们有人答对,就可以放一人离开,这可是您说的,不可以反悔!”

    龟魔哼了声,道:“本神绝不反悔!”

    董玉拉着吴非的袖子道:“非弟,这样的条件实在难以接受,你干吗要答应?”

    赤炎冰此时已镇定下来,道:“能有一人出去,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,如果不答应,我们一个都出不去!”

    董玉黯然道:“是啊,不过,我们都在魔神的领域中,它要是反悔,我们也没有办法!”

    龟魔闻言,不屑地哼了一声,吴非道:“要猜出魔神大人的来历确实有点难,不知有没有提醒?”

    龟魔摇头道:“没有,而且,答错第一处,自己要戳瞎眼睛,答错第二处,则不用再答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看来那个唯一逃出去之人,也是有一处答错了?”

    龟魔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吴非回头问赤炎冰和董玉:“你们谁有把握回答魔神大人的问题,猜测它的来历?”

    董玉和赤炎冰毫无头绪,一齐摇头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们信任我,就让我来回答,如果猜对了,我保证和大家一起进出!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非弟,你最有希望,如果你能出去,请跟我家那口子说一声,让他不用等我了!”

    赤炎冰道:“不错,你如果出去了,跟我师傅说一声,就说炎冰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栽培!”

    吴非和她们手一握,道:“不用这么绝望,我们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龟魔冷笑道:“好像你已经猜出了本神的来历一样!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不错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龟魔瞪着双眼道:“那你说说,说错一个地方,就戳瞎双眼吧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在下说了,就怕魔神大人不敢承认!”龟魔阴笑道:“不错,我可以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冰猿吱地一声,露出了鄙夷的神色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缓缓开口道:“作为魔神,您在炼化成现在这个样子前,应该是第四层巅峰的修为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光是龟魔,连赤炎冰和董玉都是惊得身子一震,谁都知道修炼魔神的是那些顶级的高手,他们无法突破自己,才不得已和妖兽一起炼化,以期待三百年后能破除禁制飞升。

    龟魔干笑一声,道:“本神现在不告诉你对错,你接着往下猜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当然,您最后一次夺舍的时候,还是第九层的修为,但是,也许是运气不好,也许是看错了人,结果选了一具最高也只能修炼到第五层的身体。”龟魔不置可否,道: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所以您后来进入了玄女山,玄女山的禁制是第五层以下,这对您自然没有限制,只可惜您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先前您说,第一个进来的留在了这里,那么在下斗胆推断,您就是第一个进来的修炼者!”

    董玉和赤炎冰听得脊梁上直冒冷气,要她们来猜,死活不会这么猜,而吴非好像亲眼所见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龟魔奇道:“你认为本神是第一个进来的修炼者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您就是进入此地的那位修炼者,据我所知,在三百年前这里应该还不是禁地,您到了这里以后,触碰到这里原始的幻境之因,因为绝望和害怕,所以戳瞎自己的双眼!”

    赤炎冰和董玉听到这里忍不住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暗感激蓝野长老,没有他的地图和资料,吴非根本不知竹溪湖禁地形成的时间,刚才龟魔自己说三百年来,他是第五个出现在此地的修炼者,自然就可以推算出,龟魔是第一个来此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龟魔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道:“你说本神是自己戳瞎自己双眼的那人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您当时要找的东西或许是不存在,或许是没找到,而幻境之地的这只神龟身有千眼,在下大胆推测一下,假如您不戳瞎自己的双眼,您就无法和这神龟共同炼化!”

    龟魔有些动容,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有后来,后来就是我们现在见到您的样子,在下甚至还可以斗胆再猜测一下,那位您放走的修炼者,他唯一答错的地方,就是没有猜到您就是自己戳瞎双眼的那修炼者!”

    龟魔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只是将您讲的几个点,用一根线索串起来。”

    龟魔怪笑起来,笑得十分难听,空中的血蝙蝠一阵盘旋,几乎贴着三人身子飞过,冰猿吓得刺溜钻进了吴非的怀中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在下再猜测一次,竹溪湖禁地的名字,也是您自己起的,是您告诉第二位戳瞎眼睛的修炼者,因为他经历的是您营造出来的幻境,根本不能起出这样的名字,竹溪湖这个名字,应该是在魔神大人的印象深处。”

    黑水潭泛起波浪。